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放置挂机修行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恶行

放置挂机修行录 林医生阁下 2080 2019.06.03 11:22

  “没有那什么先天灵气就注定无法修行?”江遗变换了个姿势,问道,“话说修行入道之后究竟有什么好处?”

  “第一,当然便是增长寿元,延缓衰老。入了炼气境,寿元至少能增加五十年,炼气之后为筑基境,寿元又涨三百年,至于后来的合丹境、分神境,增长的寿元更是以千年记……”

  听到这,江遗不由偷偷问七宗:“我给自己升级能增长寿元吗?”

  七宗回道:“系统只会增强你的身体素质,不会为你延长寿命。”

  “啊?那这样很无趣诶,别人都长命百岁……长命千岁,而我就只能普通的活个百十来年。”

  “如果你想要延年益寿,也不是没有方法,只需找到有这样功能的遗物,进行烙印后即可。”

  “那还好……”

  江遗在心底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种遗物在哪里找,但至少有个盼头不是?

  乐正崇见他对此无动于衷,心里便有些讶异,世人修行无不为长生,但眼前这个年轻人竟似乎不感兴趣。

  江遗哪有不感兴趣,他只是知道了有别的方法长寿,无法修行便也无所谓了。

  打架靠卡牌,长寿靠遗物,升级靠数据。

  这个机体系统还是挺全能的。

  “……第二嘛,便是可以调动天地灵气,做凡人力所不及的事。”乐正崇接着道,“这也是凡人和修士最大的区别,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腾云驾雾……各种玄妙无比,令人眼花缭乱的法门,便是只有修行之人才能做到。

  “修炼方向不同,所拥有的能力也不同,如剑修,只祭养一口本命宝剑,修至高深时,人剑合一,仅凭剑意便能伤人于无形,甚至斩断水流,削平山巅。

  “又如体修,修炼肉身,不借外物便能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移山填海,力重万钧,刚猛无比仿佛金身罗汉。

  “而我走的气修之路,便是锤炼丹田气海,增加容量纳入更多灵气,外放而出隔空御物,境界再高些,甚至能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如此仙家本事,又岂是凡人能想象?”

  “还真是神奇,只是我大概与之无缘了。”江遗也挺向往这种抬手间改天换地的感觉的。

  虽然利用卡牌他也能做到,但这就像乘坐飞机飞行,与单靠自己展翅翱翔,体验区别是很大的。

  江遗有些不死心地问道:“真的就没办法了吗?”

  “倒也不是没有。”乐正崇回道,“十岁之前丹田尚未定型,若是已经没有了那口先天灵气,可由修为高深之人渡气,强行为其开辟灵气漩涡。这也是一些修士让自己无法修行的儿女也能走上这条路的一个方法。”

  “十岁以后呢?”江遗顺着他的话问道。

  “十岁以后丹田定型,单纯的渡气根本不足以破开丹田开拓气海,那便只剩下一条路……抢夺他人的先天灵气,来为自己铺路。”

  “这也能抢?”

  “这是邪道作为,有些人不甘心求仙之路就此断绝,于是另辟蹊径,用特殊的方法从刚出生的婴儿上强取灵气,为自己开拓气海。而被强取灵气的婴儿只有一个下场,便是直接死亡。”

  江遗只觉得邪恶至极:“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小孩子都下得了手。”

  乐正崇凝重地摇了摇头::“更丧心病狂的还在后面,丹田定型之后,冲破桎梏需要更多的先天灵气,一个婴儿所有的先天灵气根本不够……”

  听出乐正崇话语中隐含的意味,江遗不由打了个冷战,连草包虎都忍不住喉骨一动,咽了咽口水。

  作为一头草食系老虎,这样的事对它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若是岁数不大,受害的婴儿还不多,而岁数一大,桎梏越难冲破。”乐正崇眼神多了几分冰冷,“我数年前在南郡甘州游历时,听说当地几天内失踪了四百多个婴儿,追查之后发现,是一个求道已经入了魔的老人所为,他是当地的一个巨富,这才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收集到如此多的婴儿。”

  “我到场时只见到满地死婴,那老人正抓着一个婴儿开膛破肚,吸取先天灵气,我怒极之下一刀斩落头颅……可惜我晚到一步,四百多婴儿却是只救下了二百来个,其余全部夭折,死状惨烈。”

  乐正崇言语中尽是遗憾与自责。

  “真是该死的人渣。”江遗痛骂道。

  乐正崇严肃道:“这条线绝对不能碰!利用这种邪恶的方式入道的人,每个人都背负着累累血债,身上的灵力会夹带着大量怨气,一眼便能看得出来。修行界绝对不会容忍这种恶人的存在,不管哪个门派,遇到这种人都是见一个杀一个。”

  乐正崇说这番话也是在警醒江遗,这种方式想都不要想。

  江遗自然不可能这么做,他只是对人性的丑恶又多了几分认识。

  “放心吧老哥,我有自己修行的方法。”江遗咧嘴笑道。

  乐正崇点点头:“如此,我便不多说了。”

  “我来说说你的情况吧……”

  江遗把关于强化乐正崇灵体的事情简练地说了下,解答了乐正崇的疑惑,也让对方啧啧称奇:

  “玄奇诡妙,怪不得我觉得自己的灵体稳固了不少,当真只有仙人手段才能做到如此。”

  江遗很是歉疚地道:“我总觉得是把你当成了一样工具任意摆布,这让我实在不安。”

  乐正崇莞尔一笑:“我说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何况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没什么不好的。”

  “不过你放心,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你真正地重临人间。”江遗拍着胸膛保证道。

  “好,那我便等着那一刻。”

  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江遗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我有件事要问你。”

  他从腰上解下一个土黄色的袋子,正是乐正崇送给他的那个储物袋。

  江遗把手伸到袋子里,掏出了几块令牌,摆在乐正崇面前,后者疑惑道:“这不是我送给你的用来加入仙门的信物吗?有什么问题?”

  江遗拿起那块暗藏乾坤的“红灯阁”令牌,问道:

  “你知道这个令牌是怎么一回事吗?”

  乐正崇看清了令牌上的文字,当即色变,表情变得极为精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