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末世之梦境重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一章 月光下的撒哈拉

末世之梦境重启 墨荨汐 4065 2019.06.13 14:24

  扶梯的出现改变了这里的平衡系统,脚下的地面开始颤动。随着一阵岩石摩擦的巨响,平台朝着人多的方向开始倾斜。王莽和他的助手好不容易才将捆在手腕的绳索解开,还没等完全起身,就又跌倒了下去。随着角度的增大,越发难以站稳,即使往高处跑得再远,也难免因为重力,朝那底部黑暗的神庙滑去。

  爬不动了,真的爬不动了!失重感,吓得晓晓闭上了眼睛,可突然,一只手搂在她腰间,将她紧紧抱住。睁眼一看,是启明,那是启明!他另一只手抓住了一根绳索,绳索的另一端扣在了祭台上。往周围张望,原来其他三个人也用同样的方法,防止了下坠,大家都伏在台面上。

  但平台的倾斜还未改变,只听见另一侧传来无助的叫喊声:“啊!救我!......”

  启明终究还是念及旧情,即刻喊道:“救人!两个!”

  只见Roy和Martina,分别从空闲的手中迅速穿出一根绳索,先是向上一甩,一头紧紧地拴住了祭台,又是一转,一收,一拉,另一头近乎同步地缠住了王莽的腰和他助手朝上的脚踝。可能是绳索长度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下滑距离的限制,他们刚好悬于平台边缘。这时的恐惧,对王莽来说是双倍的,他逮着机会,就往上爬着,可是光滑的地面,让一切都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你们三个先去那边。”为了使平台不再倾斜,他们能做的就是将四处的重量平衡。随着三人的挪动,平台的倾斜角度慢慢减缓,直到所有人都能站立为止。启明一手抓着绳索,一手抓着晓晓的胳膊,以保证两个人的安全。

  他们或近或远地向祭台移动,相互配合着,先后爬上扶梯。首先离开的,是启明和晓晓,然后是教授。为了保持平衡,Roy和Martina站在了与暗夜组织对立一端的边缘。也正因这短暂的平衡,王莽顺势爬上了平台。时机恰到好处,他们二人同时向前奔跑,先后冲上祭台。就在离开的瞬间,平台又一次倾斜,王莽还没等站稳,就再次跌落了下去。

  启明和晓晓首先逃离了险境,这时他们才发现,扶梯的尽头竟然是一口枯井。放眼望去,没有绿洲,没有溪水,没有瀑布。有的只是这无边的荒漠,和远处起伏的山峦。

  出来的人站在井口周围,焦急地等待着后面的人。看到Roy和Martina从井口爬出,启明关心地问道:“你们两个没事儿吧?”

  他们掸了掸身上的灰,说道:“老大,没事!”

  “嗯,那就好。”

  Roy从井口往下一指,又问:“那......他们怎么办?”

  Martina:“需要找东西把井口堵上么?”

  启明:“不用了,给他们留条出路吧,咱们赶紧离开这里,保证圣器安全就行。”

  在其他人商讨之际,晓晓似乎是发现了井内的异常,“你们看,这是怎么回事?......”她的话,让大家纷纷往井里看去。

  “诶?这井?”扶梯自上往下,随着深井的漆黑,逐渐消失不见,慢慢地仿佛能清楚地看到井底。

  “是啊,这井怎么......?”就连教授也为之惊讶。

  启明看了一眼仍在晓晓手上的永生晷,说道:“难道......是这圣器?”

  教授接着启明的话往下说:“难道是这圣器,打通了两处空间的连接,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我们离开美尼斯金字塔的出口,而这口井也单纯的只是一口井而已?”

  “很有可能!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担心王莽能找到我们了。”启明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朝井里投去,“咚!”在井壁的反射下,混杂着回音,立刻传来一声闷响。

  “好是挺好,可是,这离咱们进来的地方有将近100公里。”Roy看了看GPS上的定位,沮丧地说,“干粮,帐篷都在车上,今晚怎么过夜啊?”

  启明拿出望远镜,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去那里!那里好像有房子,还有头骆驼。”说着,他将望远镜放下。

  “哪里?”教授从启明手中接过望远镜,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没错,确实是有间房子,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人。”

  “咱们还是去看看吧。”启明提议道。

  “嗯,那走吧。”教授对其他人说道。

  “好!”Roy和Martina同时回答道。

  可这时,晓晓却说,“等一下!”所有人都疑惑地看向她,她将拿着永生晷的手伸到启明面前,“这个,还是你们拿着吧。”

  “嗯,也好。”启明从晓晓手中接过圣器,小心地收了起来,又说,“今天,谢谢你了。”

  晓晓暗自窃喜,低着头说道:“都是小事啦!”

  西斜的太阳,将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步地向那间房子走去。终于,在天黑之前,他们走到了那处休憩之所。可走近了才发现,房屋是真的,四周的墙壁由石块堆砌而成,安静地伫立在那里。但骆驼却没有,那恍惚的黄色身影,只是一垛近人高的干草。他们进屋寻找,屋内很黑,没有人,除了地上的火坑和门后的大半缸清水,就剩石屋内侧的一些毛毡。

  Martina举着手电筒,将一个小圆球投入缸中,只见那个圆球状的仪器,先是沉入缸底,然后又慢慢浮上了水面,没多会,圆球上的绿色指示灯亮起,“老大,这水没问题。”她检查了缸中的清水后,又将火坑中剩余的干草点燃。此时,整个房间被照亮。

  大家纷纷关上了手电,启明上下扫视了一圈后说道:“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

  “好,那我收拾一下。”Roy把背包扔在地上,就出门去搬干草。他准备将干草铺在地上当床,毛毡当被,好让大家舒服地渡过这一晚。

  晓晓从包中掏出最后的干粮,摆在火坑的一边,说:“大家将就一下吧,就剩这些了。”

  “没事,有总比没有好,大家都先休息一下吧。”启明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旁边坐下,又转头对抱着一捆干草的Roy说,“你也吃完再弄吧。”

  在进行了简单地进食后,Roy继续为大家准备着干草床,Martina整理着背包,清点着工具,教授坐在火光前,仔细研究着圣器日晷。启明则在水壶里接了一些清水,找了一个角落,清理着伤口,准备重新上药。

  晓晓坐在原处,看着在黑暗中的启明,听着他因为疼痛,时不时发出的轻微呻吟声,她不由得心疼起来。这种感觉比她掌心伤口带来的疼痛,还要剧烈。她多想帮他一点点地拆去纱布,拭去伤口周围的血迹,可是她不敢,她连走过去,跟他说一句,“启明哥,要我帮忙么?”都不敢。这种想帮又帮不上的滋味,让她愈发难受。

  索性,她离开了这间简陋的石屋,在门口不远处的一个小坡上坐下。太阳落下后的沙漠,在股股微风中,飘来阵阵凉意。面对着一轮圆月,她什么都不愿去想,只是呆呆地看着,放空着自己。

  不由得,她哼起了那首童年的歌谣:“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呀……”

  “怎么出来了?”是启明,他换好了药,看到晓晓在屋外,就也走了出来。

  “想看看这夜色下的撒哈拉,有什么不一样。”她不敢告诉启明,自己是因为心疼他,不忍心看着他满身的伤痕和换下来的一堆纱布,才离开了石屋,于是,就找了一个更为浪漫的借口。

  “还疼么?”

  “这个本身伤口就不深,已经没事了。”她将左手上的半块方巾取下,那块方巾,还是白天的时候,启明帮她包扎上的,方巾下伤口处的血液早已凝固。而对于裹着纱布的右手,因为伤口有时会像跳动的脉搏,随着震动,有规律的疼痛,所以,她只能说,“这个,也不疼了。”

  “真的么?”启明拉过晓晓的右手,将绷带上的结扣解开,又一圈一圈地取下。他从口袋中拿出药粉和一小卷干净的纱布,帮她上了一些药后,开始重新包扎。启明看到晓晓忍者痛,不敢说的样子,觉得又心疼又好笑,“傻丫头......以后疼要说。”

  “傻丫头?他叫我傻丫头?好亲切的称呼......他这是在关心我么?难道......”虽然只是心中默想,但还是难以掩盖早已存在的心花怒放。她看着启明认真的侧颜,在月光的映照下,更加的让她心动。

  突然她后悔了,后悔刚才为什么自己没有鼓起勇气,主动去帮启明更换纱布,后悔为什么要压抑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而在嘴上否定对他的关心。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还能陪在启明身边多久。既然如此喜欢,为什么又要否认?

  不行,今天,就在这个月光下,有些话,一定要告诉启明,她鼓起了勇气,说出了那句:“启明哥,我喜欢你。”

  启明的手微微一颤,但很快,他就继续平静地缠绕纱布,“我知道。”

  “你知道?”

  “今天,你说的,我都听见了。”

  “那……”晓晓期待着他能说出她心中的那个答案。

  可启明却没有,“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尽管一股委屈涌上心头,晓晓还是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问为什么,没有任何意义。启明想说的,她不问,也会说,不想说的,问了,也得不到真正的答案。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启明完成包扎,打完结后,将她的手,轻轻地放下。

  启明又继续说道:“我需要执行的任务,比你想象的要危险得多,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不想你因为我,长期处于危险的境地。”

  “可是,这一路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我觉得,我和这圣器好像有某种感应,我想,我可以帮到你。”

  “但你并不知道,我们组织真正的目的,很多事情,没有你看到的,和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这些事情,我也不能告诉你。”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能找到钥匙?为什么钥匙能指引我们找到卷轴?为什么卷轴上出现了这座金字塔?为什么......”

  “这个世界很奇妙,不是么?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越去探索,会发现未知的越多。这就像是一个圆,面积越大,周长就越长,触及的外围空间也就会成倍增长。你想要经历别人没有经历的,了解别人不了解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你与众不同。我希望的,是你能够平安,快乐,而不是需要你帮我找到更多的圣器。答应我不要再好奇更大的圆周外围了,好么?”

  晓晓多想知道,这些梦境出现的意义,还有那个蓝色的太阳,虽然只出现过一次,却是那么的诡异。尽管她倔强的性格不想让她这么快妥协,可启明的话让她无法再追问下去,她沉默了。

  此时,打破尴尬的,竟然是晓晓那部,好久都没有过动静的手机。

  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是徐总。这离职,都过去半个多月了,徐总怎么会突然打来电话?晓晓看着号码,犹豫着,接,还是不接。

  启明说:“快接吧,看看是什么事。”

  晓晓忐忑地按下接听键,还没等开口,就听见徐总那熟悉的声音:“晓晓,你在哪儿呢?”

  “我......”

  “我不管你在哪,这周结束之前必须给我到印尼!客户要求,下周一见面。”

  “我......”

  “机票你先自己买,出国审批我已经给你批了,到了印尼,你直接找Emilia报销!”

  “我......”

  “你的辞职我不同意,这段时间,就当给你放假了。那个项目还是由你跟进,这次你在那儿给我呆到客户签合同为止!”

  “我......”

  “嘟嘟嘟......”

  晓晓一脸茫然地看着手机上,通话已结束的页面,说了句:“这就挂了......”

  “回去吧,回到你原来的生活里去吧。”

  “那以后,我们还会见面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但那都不重要了,不是么?”

  现在的场景,多熟悉啊,那月光,那沙漠,那两个人并肩而坐的背影,和晓晓梦里的,一模一样。

举报

作者感言

墨荨汐

墨荨汐

第一卷终结

2019-06-13 14: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