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单程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 灾后重建

单程末日 华丽233 3080 2019.07.18 16:39

  “听你的讲述,我觉得你不是骨折,而是骨裂了。”

  夜色下,青年的脸被覆盖了一层黑色,但是他的眼睛却格外的亮,很难让人怀疑,这双眼睛的主人会骗人。

  “真的?”白夜有些意外,他本已做好了骨折的心理准备,可是现在听到自己的伤势没有那么重,压在他心底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青年点点头,“我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对你这情况再清楚不过了,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乱动,免得伤势变得更加严重。”他观察着另一边的情况,脸色非常难看,刚要抬起头,便见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自己的头顶飞了过去。涌到嘴边的话一顿,心底的情绪翻涌了上来,他没有想到白夜居然会这么果断,还是说他是真的很强,无需观察情况?

  过了几秒钟,便听到远处传来的一声脆响,一团火焰在【清理者】尾巴上燃烧起来。【清理者】甩动尾巴,一些火焰被甩飞了出去,待在附近的能力者纷纷避退,尖叫声和辱骂声停在两人耳中,像是蚊子的低声细语。

  白夜没有停手,手中正拿着第二个点燃的燃烧瓶,眼睛一眯,【意识微观管控】发动,一瞬间,他的大脑飞速运转,【清理者】的一举一动都倒映在他的眼睛上,在某一时刻,他瞅准时机,将燃烧瓶扔了出去。

  又是精准的命中,刚刚要熄灭的火焰重新燃烧起来,并且更加旺盛。

  青年睁大眼睛,“你居然扔的这么准?!”他没有说让白夜注意伤势,如今的情况,对付那头大蜥蜴才是最最最重要的事情。他本来是想着随便扔到它身上的某个部位,权当是干扰它了,可没想到,如今他们这边居然成了唯一的突破口。

  “收好这些东西,准备走。”

  原本打算坐看好戏的青年,忽然听到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先是一愣,随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地上辛辛苦苦摆放好的燃烧瓶又小心翼翼地装进【空间口袋】。

  “走这边。”

  青年朝着白夜示意的方向跑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莫名对这个陌生人感到信任。就在他刚刚跑出十多米,准备回头看白夜是否跟上来的时候,一尊庞然巨物,裹挟着毁天灭地的风势冲了过来,他直接被余波掀翻,脑袋撞到铁栏杆上,差点昏死过去。

  感觉到地面上出现的巨大阴影,他的心中顿时笼罩起了一层阴霾,“快走!”一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吼,他只是偷瞄了一眼,差点就被看到的景象吓得尿裤子。即便没有白夜的提醒,他也会跑。

  青年从未感觉自己像今天这样跑的这样快过,他仿佛化身刘翔,脚底下是奥运会的赛道,身后是如排山倒海般朝自己压来的对手。

  急!急!急!

  没有任何喘息,青年一口气跑出去了上百米,直到他一拐弯,躲到一座建筑后时才肯朝后张望。

  还好,那个怪物已经在他的眼中缩小成了苹果大小。

  直到这时,他才听到自己喘气的声音——像是某种动物的嚎叫,他甚至能感到自己那已经发干的喉咙,就像是表面被裹了一层塑料薄膜。

  “把东西给我!”

  突然从身侧响起的声音,让青年头皮一炸,他下意识的就蹿了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看着白夜,仿佛对方是从地狱走来的恶魔。

  “燃烧瓶。”白夜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他双腿微微颤抖,刚刚为了躲避【jump】,他又一次体验了那种短暂失忆的感觉,只是一回生二回熟,他倒也不那么排斥了。

  “给你。”青年哆嗦着取出一个玻璃瓶,被白夜一把抢了过去,这次他终于看到白夜的动作了——胳膊在空中画出一道圆弧,那条比自己还瘦的胳膊却给人一种奇特的力感。

  燃烧瓶准确命中【清理者】的左眼,就连身在百米外都能听到它腹腔中传出的奇特叫声。或许那就是属于它的惨叫吧。

  一瓶又一瓶,白夜化身投石器,将所有的燃烧瓶都扔了出去,并且全部命中了【清理者】。

  青年甚至起了怀疑,“难道他的能力就是扔东西?”

  只是,当这个念头刚刚冒出头,便立马被他打消了。他可是亲眼见过白夜是如何与那怪物周旋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拥有两种异能?

  白夜噗通一声坐到地上,脸色煞白,一滴滴冷汗从他的下巴滴到裤腿上,青年疑惑地瞅了他一眼,惊见白夜胳膊上肿起的一圈——仿佛有人故意在他的胳膊里塞了一个苹果。

  “你……没事……吧?”

  白夜没有心思回答对方的问题,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已经几十米外已经烧成一个火炬的【清理者】,原本丧失斗志的一群能力者将它围成一圈,各种手段纷纷砸在它身上,甚至有人拿了汽油桶,实现了真正的火上浇油。

  看到这一幕,白夜放心地垂下眼帘。

  车鹄一瘸一拐地走到这边来,见到白夜的伤势,吩咐人去叫了医生。忙完白夜的事,他目光扫向青年,“那些燃烧瓶是你做的?”

  青年忙点头。心下忐忑,按照电影中的情节,对方应该是要夸奖自己了……?

  “念在你的功劳的份上,我就不责怪你偷汽油了……”车鹄一句话,直接让青年的心凉了半截,“明天你研究一下,怎么最大限度地减少汽油的消耗。”

  “首领,要灭火吗?”一个能力者走到这边来,他的衣领上还残留着未干涸的血迹,正是那位能召唤出黑色长剑的人。

  “不灭,直接烧干净。”

  “是。”

  【清理者】的能力千奇百怪,而且还能在危险中蜕变出新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它体内的魔晶,能够为其提供使用异能所需的能量。

  条件允许的话,当然是将它杀死得越彻底越好。

  忽然,正在为火炬添加燃料的人群发出一阵骚乱,车鹄警惕地看过去,便看到了一个浑身燃着火焰的身影,有人用灭火器将这人身上的火焰扑灭,那道人影却倒在了地上。

  车鹄叹了口气,将第六根线牵引到那人身上,本以为马克早已失去生机,可当线上传来微弱的灵魂波动,他还是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还活着!”

  …………

  茫茫的混沌中,最先出现了一个光点,光点闪烁几下后随即消失。过了不知多久,光点再度出现,可转瞬却又消失不见了……

  直到光点不知多少次出现,这次它维持得久了一点,更多光点出现了,仿佛黑夜中的萤火虫,飘荡在混沌的黑暗中。

  随着光点逐渐增多,它们最终汇聚成一股,连接成白线,白线以惊人的速度和规模扩大,逐渐占据整个混沌。

  白夜睁开眼,虚弱的阳光闯入他的眼睛,竟让他感到一丝刺目。他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他的大脑像是个轰隆启动的机器,在这一刻开始运转。

  熟悉的光线强度,熟悉的帐篷颜色,还有熟悉的……吸入鼻腔中几乎令人窒息的湿润空气。

  “他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熟悉的声线与语调,让白夜想起了医院里的大夫。

  先是身体右侧传来衣服摩擦帐篷的声音,然后是衣服摩擦衣服的声音、靴子哒哒踩在水泥地面上的声音、人的呼吸声,一张脸撞进了白夜的视线。那是一张成熟的孩子的脸。

  这张脸待了片刻,又退了出去,“照顾好他。”

  过了几分钟,那个男人说话了,“你的双臂有七处骨裂,不过不用担心,我们这里的条件足够让你康复了。”

  白夜张了张嘴,却感到喉咙发堵,说不出话来。

  …………

  车鹄坐在轮椅上,被苏苏鲁推着巡视营地,昨天晚上,【清理者】一倒下,便有人开始修补围墙,现在那里已经被刷上了新的水泥。

  被破坏的建筑将被修复,无法修复的会被推到重建,除了受伤的与清理废墟的,剩余的人都在围墙外头准备建立第二道围墙。第二道围墙将比第一道围墙高两米、宽一米,第一道围墙与第二道围墙之间的空地会成为种植地。

  远远的,一队人搬运着什么,朝着这边走来。等到走近之后,苏苏鲁惊奇地发现,那被几人搬运的,居然是一个残破的茧!白茧里面的绿色液体早已干涸,但还是能看出来,曾经有一个比人还大的生物从里面爬了出来。

  “根据汪兴国的能力观察,这个茧是在今天早上破开的。”一个人汇报道。这些人是今天早上被车鹄派去【清理者】巢穴探查的。

  车鹄沉吟片刻,道:“这东西扔了,扔的越远越好,【清理者】的后代很有可能会根据气味找回来……等等,还是烧了吧,把清理者的那堆残骸也烧了,记得,要烧得干干净净,能看到骨灰的那种。”

  一只苍蝇趴在了车鹄的脸上,车鹄伸手去抓,苍蝇灵活地飞走,“嗡嗡”声让人听得心烦。

  车鹄从鼻孔里出了一股气,他抬起一根中指,那只苍蝇立马便僵硬在了半空,手指一勾,苍蝇被牵引着掉在了轮椅的轮子地下,随后被碾压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