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极速赛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爱的奇迹

极速赛道 火洋 2100 2020.01.04 20:19

  机会摆在眼前,如果中嘉愿意出手帮他,那么违约金的事情就好办了。

  可是堂堂一个大公司因为那么一场失败的比赛,就注意到自己,然后派总经理前来邀请,这怎么都觉得不靠谱。

  要知道比陈默厉害的车手有的是,他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天下无敌之类的话。

  “孙经理,既然你调查的这么清楚,那么肯定知道一些事情,比如我为什么参加比赛!”

  孙易蓉点头:“我当然知道了,你想说什么?”

  “我参加比赛,纯粹为了我父亲,并没有打算长期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所以加入你们,有点不现实!”

  “可是你需要钱呢,如果没有钱,橙马那部分巨额的违约赔偿金怎么办?陈恩是一个把赛车当自己生命的车手,之前的那些荣誉对他来说想必非常重要,一旦打官司赔钱,这些可都没有了,你作为他唯一的儿子,是不是有义务帮助解决遇到的困难?”

  孙易蓉的话字字戳心,很明显有备而来,看来不加入中嘉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加入你们,签订几年的?有什么安排?”

  孙易蓉觉得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心里自然是开心不已,她面露笑容:“可以先签订三年的合同,以后得话如果双方想要继续合作,到那个时候再聊!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会尽全力把你打造成世界第一的赛车手,你要你的荣誉,我们要的则是利益!”

  无论是橙马还是中嘉,他们都是商人,目的也是一样的,获取最大利益。只不过陈默不知道自己值不值得这个价,为父亲参赛,现在以失败而告终,如果不答应中嘉,那么就得听从橙马的安排去国外。

  “孙总,感谢你的好意,我出来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咱们有缘再见!”陈默起身准备离开,这不是他想要的,他讨厌赛车,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一直痛恨的男人,自己怎么会参加这样的比赛。

  “陈先生,你这是拒绝我了吗?”孙易蓉有些不知所措,貌似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这样的结果始料未及。

  陈默微笑:“我真的很讨厌赛车,如果非要选择的话,那么这一切都和橙马脱不了关系,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加入别人,还不如替橙马获取最大的利益,将这笔钱还清,那样我也不欠谁的。孙总,您听明白了吗?”

  不就是出国嘛,这没有什么,大不了带上沈茹真一起。

  如果橙马不愿意,那么这件事他就不管了,想打官司打官司,想赔钱赔钱,一切都无所谓。

  陈恩作为一个男人,是需要承担起责任的,虽然他是自己的父亲,但父债子还也要分情况。

  “陈先生?”

  不再理会身后的声音,陈默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他要回家,现在在病床躺着的那个,可是自己的妻子啊!

  “一个人可以为了另一个人连命都不要,这难道不是爱吗?呵呵!”

  打开家门的时候,一股异样扑面而来,陈默莫名的心跳加速,他慌了马上向卧室冲去。

  原本躺在那里的沈茹真不见了,房间里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窗户也是关着的。

  “真真!”

  出什么事情了,人好端端的为什么不见了,陈默心里后悔就不应该去外面见什么中嘉的人。

  “谁在叫我?”声音有些疲惫,但是在暗暗偷乐,很明显是沈茹真。

  目标是厨房,陈默马上冲了过去,由于太快没保持平衡,短短的三米距离,撞到了两次墙上去。

  “大哥,你至于嘛,那么激动干嘛?”沈茹真忍俊不禁,她手里拿着切好的水果,正准备往嘴里送。

  “你醒了?”这一刻,陈默觉得是今生最开心的时候了,他激动的一把把对方揽入怀中。

  “额,那个,我。我还没有好利索,大哥你能不能轻点抱我,要晕的节奏啊!”沈茹真好笑。

  “怎么,饿了吗?”松开自己的怀抱,陈默这才注意到沈茹真手里拿着的东西,都是苹果梨啊香蕉之类的。

  “对啊,可是你厨房里似乎没有别的东西,只有这些水果了!”

  一觉醒来的沈茹真看到这陌生的房间,心中充满了困惑,昏迷之前的事情片段版扑面而来。

  “命真大,中了两枪都还活着,我上辈子拯救了地球吗?啊,好饿!”

  起床,看看周围的环境,沈茹真才知道自己在哪里,书桌上有某人的照片。

  “陈默,啧啧,现在看看,他还是挺帅的!”

  再然后,沈茹真去了厨房,可怜兮兮的找了半天,才找到几个水果,算了勉强一下自己吧。

  “走,我带你出去吃,吃好吃的!”陈默也不管对方乐意不乐意,主动伸手牵着对方,然后跑进了卧室。

  沈茹真没有抗拒,反而觉得非常温暖,看到对方把自己带进卧室,疑惑不解:“不是出去吃饭吗,怎么来卧室了?”

  陈默没有说话,而是打开了衣柜,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女孩的衣服,什么颜色的,什么款式的都有,外衣,内衣,一样不缺。

  “这是,我给你买的,怕你醒过来没衣服穿。啊,也不用太感动,钱的事情以后还给我!”陈默看到沈茹真要误会,马上做出解释,而最后这句话意思就是,余生零花钱能不能多给他点。

  沈茹真又不傻,泪水顺着眼角落下,她拼命的忍住不哭,可是最后还是徒劳。

  “别哭,真真,以后,我照顾你,怎么样?”

  沈茹真没有说话,而是哭着主动抱向了陈默,两人就那么相拥在一起。

  两个小时之后,已经吃到撑的沈茹真,摇摇晃晃从饭店出来,这是她这辈子吃的最饱的一次了。

  “刚刚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两个人吃饭,陈默的手机一直在响,但是他却始终没有接听。

  “真真,张医生说你既然醒了,问题就不大,可是我还是想问一句,真的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停下脚步,陈默眼神中满是爱意的看着沈茹真。

  “没事啊,除了吃的有点多,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不良的感觉了,嘿嘿!”

  “那就好!”

  陈默转过身去,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半晌之后才轻轻问:“如果我要出国,你会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