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极速赛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夕阳远去

极速赛道 火洋 2037 2019.12.30 16:00

  站在民政局门口,陈默真的沉默了,结婚是一件大事,如此鲁莽未免有点草率。

  沈茹真半晌才开口:“要不我们回去吧,把事情说清楚,没必要非这样做!”

  沈母听到陈默愿意娶自己的闺女,那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择日不如撞日,趁着今天天气还不错,马上把证领了。

  两人原本想演一出戏的,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真的是出乎了最初的意料。

  “你妈妈说了,今天天黑前就要看到结婚证,时间不早了,一会他们都下班了!”

  “要不,我们去找个办假证的,这样我妈那边也好交代,不用假戏真做的!”看到旁边电线杆上有小广告,沈茹真突发奇想,如此的话岂不是问题就解决了。

  这样做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万一被发现是假的,后果有多严重,两人还是能考虑明白的。

  “好,试试吧!”陈默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几分钟之后确是挂断了,一脸无奈的耸耸肩,“办假证的家伙在派出所呢!”

  “啊?”沈茹真急了,扭头四下寻找,但是这东西就是,如果你用的话,基本上是找不到的。

  “别找了,我们进去吧,要不然他们下班了,那事情就麻烦了!”

  说完,陈默就抬脚往民政局走,至于领证以后怎么办,他不知道也没有说。

  看到这个男人先一步进了民政局,沈茹真重重叹了口气,顿了几秒也迈开脚步跟在后面。

  两人回到医院,沈母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刚刚病情恶化导致晕厥。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看到出来一个医生,沈茹真就跑过去拽着人家胳膊问这问那,但是现在情况不明,也就没有人回答她。

  一旁的陈默不知道怎么安慰,背靠在墙壁上的他只能时刻注意着,不让这个女孩子有什么意外。

  时间到了晚上十点,沈母终于从抢救室推了出来,因为病情太过于严重,直接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妈!”感觉自己要失去母亲的沈茹真痛苦不已,悲伤的情绪导致她再也站不住,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默跑过去将人抱到病房,经过医生检查,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一下很快就能醒过来。

  “那她妈妈呢,什么情况?”虽然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但陈默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看到沈茹真这么伤心,陈默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那个时候,他似乎也是哭着哭着就晕倒了。

  “不好,估计到不了明天上午,病人身上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沈母走了,谁也没有想到会那么快,凌晨两点四十分的时候,病房里只有沈茹真那痛彻心扉的哭喊声。

  陈恩自己坐着轮椅在走廊里,他是刚刚听说的,一个生命的逝去总是让人难过的,更何况是自己认识的人。

  看着儿子手里拿着的结婚证,陈恩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之色,只是淡淡问了一句:“她妈妈知道这件事情吗?”

  陈默轻轻点头:“临走的时候看到了,很开心,让我照顾好她的女儿!”

  “真真朋友好像不多,她妈妈的丧事,你帮忙办理一下吧!”

  自从妈妈走后,沈茹真就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东西也不吃。

  面对这样的情况,不擅长安慰人的陈默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早晨天亮之后他出去买了粥,试着让对方多少吃点。

  “真真,身体是你自己的,如果垮掉了,你妈妈在那边也会难过的。喝点粥吧,刚刚买的,还是热的!”

  “滚,不要管我,出去!”陈默不语的沈茹真突然暴躁起来,似乎看什么都不顺眼,拿起床上的枕头就乱扔。

  陈默看着对方乱发脾气,也不去管任凭枕头被子掉在地上,几分钟后感觉差不多了,就把粥放在旁边的橱柜上。

  “我明天比赛,你如果想去看看的话,就把粥喝了!”

  说完,陈默就离开了病房,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任何人说话都不管用,必须自己想明白。就像之前妈妈离开的时候,陈默心里有多难过,恐怕能感同身受的不多。

  正在走廊里发着呆,手机突然欢快地响起来,那是杜依秋打过来的。

  “在哪里,我让司机过去接你!”

  陈默看了一眼病房,淡淡的说:“今天过不去了,明天直接去比赛吧,我这边有点事情!”

  沈茹真现在的情况,如果没有人照看,恐怕会出意外,他不能冒这个险。

  “什么事情?陈默,如果不商量一下战术的话,明天的比赛赢的希望可不大,那是团队比赛!”杜依秋有些生气,恨不得顺着信号跑过来,当面质问这个没有责任感的家伙。

  “你们商量一下,把最终结果告诉我就行了,今天真的过不去,真的抱歉!”陈默挂断了电话,事情碰巧遇到了一起,那就轻重缓急挨个慢慢解决好了。

  隔壁的房间突然传来惊呼,安静的走廊里一下热闹起来,有个声音扯着嗓子大喊:“救命,有人要跳楼啊!”

  陈默顿时感觉不妙,马上粗暴的将门撞开,然后心里的火就冲了上来。

  只见沈茹真站在窗外,身体摇摇欲坠,双手没有任何的可抓之物,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将从七楼掉落下去。

  “干嘛,这么点事,就把你打到了吗?”

  沈茹真没有说话,甚至是没有回头,她就那么呆呆的看着远方。

  眼看没有回应,陈默试图悄悄过去将人拉回来,但是身体刚动,耳边就传来严厉的警告。

  “不要过来!”

  陈默火急:“沈茹真,这是七楼,我救不了你没关系,但是我不允许一个活人在我面前消失!你跳,我就跟着一起,不信就试试!”

  也许这话起到了一些作用,沈茹真转过头来,双手抓住窗户,微微一鞠躬:“谢谢!”

  然后,她身体后仰,消失在陈默的视线里。

  “混蛋!”陈默跑了过去,五米的距离而已,他却觉得有五百米那么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