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极速赛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比赛前

极速赛道 火洋 2140 2019.12.30 21:47

  沈茹真能活着,应该说是运气好,在她后仰的一刹那,隔壁房间的病友趴在墙上用输液架支撑了一下。不要小看这么短短的一秒钟,因为陈默已经冲了过来,将人使劲拉了回去。

  沈茹真昏了过去,这是难过到极致才会有的表现,不过问题不大,很快就能苏醒过来。

  陈默将人轻轻抱起,慢慢放在床上,他叹了口气浑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沈母的遗体还在医院的太平间里,陈默想了想还是等比赛结束再去处理吧,他一个人精力实在是分不开。

  就这么一天,陈默都待在医院里,他哪里都不敢去,生怕再出点意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茹真才慢慢醒过来,医生检查过,她只是太累了而已。

  明白过来自己还活着的沈茹真泪水直流,痛苦像寄生虫一样攻击着她的大脑,撕裂着那脆弱的心脏。

  缓了缓神,沈茹真赫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怀里,那张帅气的脸蛋正闭着眼睛在呼呼睡觉。

  思绪在跳楼那一段画面徘徊不前,沈茹真起身准备下床,但是刚动自己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你这次是幸运,如果再想不开,谁也帮不了你!”陈默早就醒了,只是不想打扰对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就假意睡觉。

  “谢谢,不过不需要这么关心我,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陈默叹了口气,坐起身来从口袋掏出两本红色的证件,摇头说:“之前也许是萍水相逢,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合法的了,你的事情我会管到底的!”

  “证是真的,但是事情是假的,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明天我们就去离婚!”态度坚决的沈茹真看上去非常的憔悴,也对一天没吃饭,气色能好到哪里去呢。

  “离婚可以,但明天没空,我要参加比赛,你到时候也过来,要不然的话,我不放心。”

  天空繁星点点,看上去非常不错,这个时候如果可以爬到天台,一边吃花生,一边喝啤酒,那感觉应该很恰意。

  “别愣着了,我们去天台,那里风景不错,一起去看看!”想到就去做,陈默明天要比赛不能喝酒,但是身边的这个女孩可以啊!

  去超市买了一堆东西,啤酒矿泉水饮料,花生牛奶火腿肠,总共两百大洋没了。

  本来哪里都不想去的沈茹真,看到啤酒的时候就同意了,然后两个人爬到了医院的天台。

  “我喝矿泉水饮料,这些酒都是你的,醉一场明天又是新的开始!”将东西放在地上,陈默开始分配,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子酒量多么好,没有买多七八瓶足以。

  “你太小看我了,七八瓶白酒都没有事情,还啤酒呢!”沈茹真拿过一瓶啤酒就喝起来,那开瓶盖的动作绝对是老手,一看就不是第一次。

  “减减压就好了,要不然明天吐的厉害,难受的还是自己!”

  “我好想我妈妈,呜呜!”一口啤酒下肚,沈茹真哭到让人心疼,不过这样目的也达到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陈默以水代酒,两个人相视哈哈大笑,一起狂喝起来。

  这个夜是那么的平淡,两个人心里却是苦到深处,陈默还有一个爸爸,但是沈茹真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也许是喝的有点急,也许是太累没有休息好,沈茹真喝完第六瓶的时候,就已经昏昏入睡。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下去吧!”看看时间,晚上十一点十分,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大多数人应该都休息了吧。

  “抱……抱着我!”喝醉的沈茹真直接扑了过来,两眼迷瞪瞪的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了,身体软弱无力如同美女蛇似的。

  熟悉的铃声在这一刻响起来,陈默掏出手机发现是杜依秋打的,不用猜一定是为了明天的比赛。

  “在哪里,我们谈谈!”

  “谁……谁呀,手机给我!”

  刚说了一句,沈茹真就把手机抢了过来,胡说八道了两句,居然直接扔了出去。

  陈默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只希望手机掉下去的时候不要砸到别人,这里毕竟是医院的天台,很高的。

  “我好累,好难过!”

  背着迷迷糊糊的沈茹真,陈默回到了病房将人安顿好,然后就去找手机了。

  自己的手机肯定没法用了,找了半天也是没有找到,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陈默看到前台有个值班的小护士,马上跑了过去,还不错人家看他帅,没有犹豫就把手机借了。

  杜依秋还是挺生气的,刚刚居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不用猜肯定是哪天自己见到的。

  可恶的是电话居然被挂断了,再打过去的时候,就不通了,这一男一女大晚上的在干嘛,想想就来气。

  然后,放在桌边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是我,陈默!”

  想了想,杜依秋还是接通了,只不过开始并没有说话。

  “还不错,知道回电话,明天的比赛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不能取得胜利,你爸爸那笔巨额赔偿金是免不了的,懂不懂?”

  这个男人真的是不让自己省心,杜依秋心烦意乱,爸爸是一个只看中钱财的人,如果比赛最后输了,她想帮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知道,你们今天商量的怎么样,把具体计划说一下吧!”

  陈默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是沈茹真那边又不能不管,谁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想的开了。

  看时间不早了,杜依秋本来想见面谈的话,想想还是算了。

  “我知道你车技可以,但是我还是想问,你对方程式比赛到底了解多少?”

  陈默想了想淡淡的说:“八九十还是知道的,不过每个比赛都是有区别的,但总体应该差不多吧?”

  “那就好!”

  两人电话聊了快一个小时,眼看再不休息一下,天就亮了,杜依秋最后说:“明天的比赛,是团队赛,不管你和李星泽谁得第一,都是胜利的,希望你顾全大局!”

  “我知道,心里有数,放心吧!”陈默刚想挂断电话,那头似乎还有话要说。

  “怎么了?”

  “刚刚那个女孩,你们……?”

  陈默叹了口气,将沈母去世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提醒说:“明天记得早点来接我!”

  挂了电话,陈默才回过神来,貌似自己用的是别人的手机,这话费实在是用的多了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