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极速赛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要结婚的陈默

极速赛道 火洋 2298 2019.12.29 20:38

  回“橙马”集团的路上,陈默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发呆,想的事情比较多,心里烦躁的很。

  坐在旁边的杜依秋发现了不对劲,忍不住开口安慰说:“后天的比赛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拿个好成绩,李星泽那边不会有问题的,我认识他也有好长时间了,还是比较了解的!”

  陈默回过神来,刚想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就滴滴响个不停。

  掏出手机,是沈茹真打过来的。

  “你女朋友?”偷瞄了一眼,看到是个女孩的名字,杜依秋说话有点酸溜溜的。

  陈默微愣,摇摇头否认:“不是,一个朋友而已!”说完就接起电话。

  那头,沈茹真十分小心的问道:“你在哪里呢?”

  陈默马上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不用说一定是沈母要见自己了,他看了看窗外说:“在街上,怎么,你妈妈要见我?”

  听到女孩的母亲要见面,杜依秋眼神立马暗淡下来,将目光撇向窗外的同时,耳朵确是一直注意这边。

  沈茹真也是无奈:“对,不过你要是忙的话,就算了,我自己跟她说!”

  两人之前算是打成了协议,陈默如果不去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

  “我一会过去!”

  去训练基地的时候,陈默是坐着杜曜栋的车一起来的,自己开着的牧马人还在“橙马”集团那里呢。

  挂了电话,陈默就没有再说话,他在想见了沈母怎么办。他性格虽然不内向,但是见女朋友家长这件事,还是比较紧张的,更何况不是真的。

  “明天,你和星泽出来一下,后天就比赛了,总得商量一下怎么办吧!”汽车行驶了一会,杜依秋才开口说话,然后就是沉默不语。

  之前陈恩在这里,再怎么样,那还是有默契的,至少知道比赛过程中,有意外的话怎么处理。而现在,陈默属于后期替补人员,什么都不懂,就算车技再好,和队友没有默契也是白搭。

  “行,那我们明天再联系,正好我现在还有点事情!”陈默打算先去开车,然后再去医院,估计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

  “你有事情,我可以去送你啊,车子放在那里放心,丢不了的!”原本可以不这样的,但是杜依秋想看看那个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默有点懵,但最后还是同意了,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问心无愧。

  “好吧,不过明天过来接我,我不习惯做公交车!”

  专属座驾在那里,陈默不用的话多么可惜,坐公交还得两元钱呢。

  大奔驰调转方向超医院开去,路上杜依秋给自己父亲打了个电话,委婉的说了一下情况。

  “送我?你爸没有问什么事情吗?”陈默在一旁觉得好笑,明明是自己的爸爸,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老是杜董杜董的叫,不别扭嘛。

  杜依秋叹了口气:“他只关心钱,有些事情知道就行了,不会刨根问底的!”

  大奔驰很快到了医院,沈茹真居然特意在那里等着,表情看上去还是比较着急的。

  陈默打开车门下车,扫视了一下周围,略微奇怪:“你在这里等我吗?你妈妈呢?”

  沈茹真看到陈默从奔驰上下来,不免有些奇怪,听到对方问自己话,立刻回答说:“我妈妈在病房,不过,出了点问题!”

  话刚刚说完,沈茹真就注意到奔驰车的另一侧,下来一个绝世大美女,这眼神立马闪过一丝困惑。

  “你好,我叫杜依秋,今天主要过来送陈默的!”杜依秋很是有礼貌,几步上前,主动伸出自己的手打招呼。

  如此一来,沈茹真如果不回应,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你……你好,我叫沈茹真!”

  两个女人握了一下手,就各自退了一部,话题到此终止。

  “怎么回事,你刚刚说出了什么问题?”

  本来可以直接说的,但是现在又外人在场,沈茹真变得扭扭捏捏起来。

  看到这样的情况,杜依秋何等的聪明,她马上露出暖阳般的微笑:“既然人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先离开了,陈默,明天早晨八点,我过来接你!”

  打完招呼,杜依秋坐上奔驰后座,扬长而去。

  “她……是谁?”沈茹真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问完之后,就觉得自己似乎多嘴了。

  “橙马集团的总经理,董事长的亲闺女,我要参加比赛,没有他们的支持,那可是不行的!”陈默倒是没有怎么在意,说话很随意的样子,你想知道我说就是了。

  “哦!”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沈茹真吞吐了半天,才抬起头来,轻轻说道:“我妈让我和你结婚!”

  沈母的母亲的病真的是到了极限,如果不是这样,她应该可以早出院,然后在家静养了。

  沈母担心自己随时可能会离开,她迫切的希望看到女儿成家,了却心事死而无憾了。

  陈默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两人如果现在把事情说清楚,沈母恐怕是接受不了一命呜呼了。

  在病房门口,陈默迟迟没有进去,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进去吧,大不了我告诉妈妈,这一切都是骗她的!”沈茹真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强人所难,但是她又不想看到自己妈妈失望的样子,一时间伤心的表情在脸上徘徊。

  “不能说的,走吧!”陈默推开房门,右手确是主动拉着沈茹真的手,两人宛如热恋的情侣。

  病房里只有沈母一个人,其他的病友要么出院了,要么就在外面瞎溜达,毕竟多锻炼一下对身体好。

  沈母本来对着窗外发呆,听到动静回过头来,脸上瞬间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小陈,来来来,快过来坐!”

  “阿姨好!”

  被一个男人在母亲面前牵着手,沈茹真还真的有点不适应,微微一用力,将手挣脱掉。

  陈默自然察觉到了,但还是很自然的顺势而坐,脑袋里的细胞已经沸腾了,不停地在想接下来应该说什么。

  “小陈啊,阿姨不会拐弯抹角,有些事情还是直说比较痛快,你可不要生气啊!”

  陈默连连摆手:“不会不会,阿姨您说!”

  沈母看了一眼自己的闺女,半晌才缓缓开口:“小陈,阿姨虽然对你还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相信自己没看错人。阿姨的病,想必真真也告诉你了,可能说没就没了。这都没有什么,生死有命,阿姨看的开。可是,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她如果没有出嫁,我走了也不瞑目啊!”

  到了最后,沈母已经泪如雨下,哽咽的说不出话来。看到母亲泪流不止,母女连心的沈茹真瞬间忍不住,也哭了出来。

  房间里哭声一片,母女俩相拥在一起。

  陈默慢慢站起身来,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做点什么,内心恐怕真的过意不去。

  “阿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现在就娶真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