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继承了一个道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灰烬

继承了一个道观 野鹤归云 2026 2020.01.24 07:35

  “慢!”见黄袍人要动张婉儿的肉身,林易觉得不妥,摆手制止,“此事尚未明了,等广真子回来再作决定不迟。”

  黄袍人冷笑,语气陡然变得怪异,“道长,你谨慎过头了吧,刚才她发疯癫狂,想要逃走是事实,且口口声声自称阿兰,不会有错!”

  “员外,你认为呢?”

  张万财脸庞发抖,心疼地望着自己的女儿,道:“我……我刚才确实听见她自称阿兰。”

  “这就对了,”黄袍人面露得意,“婉儿小姐知书达理,是大家闺秀,想想也不可能突然发疯,定是那小鬼害怕,想要逃走。哼,有我在,岂容她放肆,我这就准备施术,给婉儿小姐换魂。”

  说着,要上前抱走张婉儿的肉身。

  “不行!”林易的态度仍很坚决。

  他觉着不对劲。

  如果是阿兰附身于张婉儿,为何先前镇定自若,突然就发疯承认了?

  疑点太大。

  尤其黄袍人的表现惹人怀疑。

  这家伙未免太上心了!

  “道长,这事你说了不算,”广真子不在,黄袍人没那么惧怕林易,当场翻脸,“员外,婉儿小姐是你的女儿,你来决定。”

  说着,将张万财拉到面前。

  “我?”张万财不知所措,完全懵了。

  “没错,”黄袍人厉色道,“员外,不是我危言耸听,如果不尽快把婉儿小姐的魂魄换回,阿兰可能会做出更疯狂的举动,比如……伤害你女儿的肉身!”

  “如果肉身死了,婉儿小姐会永远成为孤魂野鬼!”

  “员外,到底要不要换魂,你可得考虑清楚!”

  黄袍人这一番话,把张万财吓得不轻。

  他急而生乱,哪还能冷静思考,赶紧道:“我……我同意换魂,救……救婉儿要紧!”

  “好!”黄袍人冷冷看了眼林易,阴阳怪气道:“道长,你可有异议?”

  林易皱起眉头,“既然员外决定了,贫道无话可说。”

  说到底,他只是个外人,把自己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

  至于张万财如何选择,他无权干涉。

  何况他虽觉不妥,却没发现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测。

  或许真是自己谨慎过头了吧。

  黄袍人趾高气扬,心想终于压了臭道士一头,暗暗窃喜,“员外,去准备一个法坛,我要开坛施术,为婉儿小姐换魂。”

  “好,我马上办。”

  张万财不敢不从,赶紧按照黄袍人的吩咐,将一切准备妥当。

  还好,因为刚刚举行了法会,所需东西都是现成的,不到半个时辰,一座法坛便架好了。

  张婉儿平躺在法坛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身躯和魂魄都被封住。

  像童话中的睡美人。

  法坛四周插了一圈燃香,有七七四十九根,齐齐飘烟,更添梦幻之感。

  黄袍人手持木剑站在一旁,等一切准备妥当,他让所有人退到三丈之外,而后手指一点,施法作术。

  哒哒!

  黄袍人右手持剑,绕着法坛踏步转圈,步步变幻,像跳舞般绕法坛转了好几圈,步伐相连连,自成规则。

  走动时,黄袍人一手掐诀,一手持剑,看似模样滑稽,走得却是道家正宗的步法,非是骗人把戏。

  这家伙虽不是道士,但师出玄灵道派,此道派乃是道家分支,学的东西,练的法术自然也都源于道家。

  除了黄袍人和张婉儿,法坛上还站着一人,或者说一个阴魂。

  既然是换魂,自然少不了张婉儿的魂魄。

  黄袍人将其带到法坛上施法,等赶走阿兰的魂魄,便可让张婉儿回原肉身,起死回生。

  张婉儿自是欣喜无比,模糊的脸上能明显看出期待的神色。

  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肉身,一动不动。

  张万财站在三丈外,盯着自己的女儿,心中忐忑极了,没一会,他头上已满是冷汗,手脚发虚。

  家丁们赶紧搬来一个椅子,让张万财坐下才好了些。

  林易也站在一旁,看黄袍人“表演”。

  他帮不上什么忙。

  这种换魂之术,他只是在书中见过记载,并未学过。

  可惜广真子不在,眼下只有黄袍人能施展此术。

  唰!

  连续转了三圈,黄袍人陡然止住,挥剑在半空劈了两下。

  燃香冒出的白烟被剑气引动,缓缓凝聚,在张婉儿身上形成一团团雾状。

  黄袍人割破自己的手指,将流出的血涂抹在剑上。

  剑发红光,道道升腾。

  施术后,黄袍人持剑一劈,凝聚的烟雾竟都变成了血红色,十分神奇。

  众人皆看得啧啧称奇,心道大师有如此本事,小姐肯定有救。

  实际上他们哪能看透其中门道。

  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在黄袍人施术时,林易无事可做,一边溜达一边思索,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张婉儿所住的院子。

  几个丫鬟正打扫房间。

  有的扫地,有的搬桌子,有的收拾垃圾。

  刚才张婉儿发疯时撞坏了不少东西,桌椅板凳四分五裂,连墙都被挠开了。

  丫鬟们忙活好一会,才将屋子清理得差不多。

  “道长好。”

  一个丫鬟端着簸箕,从林易身边走过,微微躬身行礼。

  林易点头未言。

  可眼神一瞥,簸箕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

  “等等!”

  林易拦住丫鬟,一把将簸箕夺了过来。

  丫鬟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做错什么得罪了林易,急忙赔礼。

  林易从簸箕中夹出那块黑乎乎的东西,仔细观察。

  这玩意他很熟悉。

  当使用了符后,符纸就会变成这般模样,像被火烧过的灰烬,黑乎乎的一碰就碎,但色泽比灰烬更深。

  有人用过符?

  林易仔细回想,他来到张府后从未使用任何符。

  也没见其他人用过。

  灰烬是怎么来的?

  不对,一定有人用过符!

  林易赶紧询问丫鬟。

  丫鬟不敢隐瞒,老实回答:“道长,是刚刚从小姐房间里扫出来的。”

  林易的脸色瞬息大变。

  有人在张婉儿的房间里用了符!

  是谁?

  林易仔细回想,先前除他之外,还有一人进过小姐的房间,并且和张婉儿面对面说过话。

  “是他!”

  除了黄袍人,还能有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