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我叫贡布雷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实心熊 5000 2017.04.11 17:50

  丁慕承认,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情景的确把他吓到了!

  身下是硬邦邦湿乎乎泛着鱼腥臭味的船板,头顶上方是三张看上去不论长相还是穿着,都很有点古典野兽派和后现代杀马特混搭风格的欧洲人。

  不过真正吓一跳的,是当他试图开口说话时,忽然觉得发出的根本不是平时他自己的声音,而且不论他怎么想要去纠正那听上去稀奇古怪的声调,可都显得徒劳无功。

  而且从那三个“后现代杀马特”一脸困惑的表情也看出来,丁慕固然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这三个人也肯定一点没听懂。

  再次试图让自己的嗓子发出正确发音的努力失败后,丁慕忽然发现个奇怪的事,就是他似乎能够隐约听懂这三个“后现代杀马特”之间那充满疑惑的议论。

  “老爹,他真是个希腊人吗?我从没听到过这种语言,或者他根本就是个异教徒?”一个伙计小声问,他手里攥着根顶端带着倒钩的刺叉,那是用来对付海里大鱼的,不过现在他也不在意在这个古怪的小子身上来那么几下。

  伙计的话让乔尼尼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这让他觉得很严重,甚至比这个古怪小子是不是个异教徒更严重。

  这可不成,乔尼尼心里嘀咕,绝不能让这些土包子老乡认为见多识广的老乔尼尼是个笨蛋,就是有这种念头也不行!

  “他是个希腊人!”乔尼尼大声说,那样子更像赌气,然后他一把推开伙计对丁慕吼着“我说小子,你是从哪来的,快点告诉我,否则我把你再扔回到海里去。”

  丁慕愕然的看着一脸凶相的乔尼尼,他记不起落水之后发生了什么,难道自己是让大名鼎鼎的西西里黑手党给绑票了?

  他想再次开口,可发出的还是那种他自己都听不出来什么意思的声音。

  “嘿,希腊小子,你不懂我说的什么吗,别用那种谁都听不懂的话骗我,我知道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乔尼尼有些发火了,他想伸手拍丁慕的脸,被丁慕本能的抬手挡住。

  然后他看到这个古怪的少年突然像被人施法定住似的,双眼死盯着自己的双手,那样子就好像见了鬼!

  “这是怎么回事?”丁慕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双陌生的手,他可以发誓那绝对不是他自己的,同时他忽然发觉因为惊慌脱口而出的,是一种他以前从来没说过的语言。

  而乔尼尼这次却很清楚的听明白了这个古怪少年的话,正象他猜的那样,虽然腔调还是很怪,但他的确说的是希腊语。

  直到丁慕伸出手抚摸自己的脸颊那一刻,他还抱着幻想,认为一切不过是落水造成幻觉。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眼前的一切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抚摸着明显凹陷的眼窝,高挺的鼻梁,丁慕已经可以肯定绝不是自己的脸,当他的手指摸到一缕头顶垂到额前的红发后,他终于完全确定这绝对不是他的身体。

  丁慕绝望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还在对他品头论足的三个“后现代杀马特”,张了张嘴,可什么都没说,然后脑袋一歪,“咕咚”一声,栽倒在了甲板上。

  看看忽然昏过去的丁慕,乔尼尼三个人不禁有些面面相觑,不过乔尼尼还是吩咐两个伙计把丁慕搬到角落,还给他盖上了条破毯子。

  “真是倒霉,难道这就是我出海前,向上帝许愿得到的回应吗?”乔尼尼气急败坏的嘟囔了一句。

  这么一折腾,趁着暴风雨刚过下头一网的打算落了空,看着缩成一团卷曲在角落里的年轻人,乔尼尼觉得这个“收获”真是个大大的讽刺。

  “快点下网你们这两个懒骨头,我们的什一税还没凑够呢!”乔尼尼回头向两个伙计泄愤似的大声呵斥。

  他没有注意到,在那条泛着鱼腥味的肮脏毯子下,一双黑色的眼睛正悄悄睁开,机警谨慎的观察着他们。

  卡里波是西西里东南一个不起眼的沿海小城,城里大多数人以打渔为生,一座面朝苏勒第支海湾的码头维持着卡里波城大部分人的生计。

  至于其他人,靠给山上的修道院种葡萄打发日子。

  卡里波港不是很大,和沿海其他城市的港口比起来,最多算是中等。

  不过因为有一种叫图图虾的当地著名水产,还有卡里波修道院酿的葡萄酒,卡利波多少是有些名声的。

  图图虾算是卡里波的特产,每年冬天,大群的图图虾会随着洋流,经过卡里波的海域向南方迁移,这个时候就是卡里波人最惬意的好时光了。

  人们会驾着各种大大小小的船只出海,不论是否走运,多少都能有些收获。

  满载而归的好处就是卡里波修道院会收购那些图图虾,虽然价格低得可怜,但却是这个季节很多人家一份不错的收入,特别是修道院特别允许图图虾可以抵其他物品的什一税,这让卡里波人把图图虾看做是上帝赐给他们的恩惠。

  今年也是这样,当一条条的渔船靠近码头时,很多人都看到了站在码头木桥上的一个身影,那是修道院里负责收取什一税的执事。

  对卡里波人来说,这位一身褐色粗布袍子,光秃秃的脑袋晃来晃去的执事,其威严丝毫不逊于远在巴勒莫的主教。

  莫迪洛执事把脖子尽量往麻袍领子里缩了缩,虽然他还年轻,可身体却很糟,特别是最近,睡不着又总是做噩梦,这让莫迪洛执事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

  天气又实在太冷,如果不是为了收什一税,他是绝不会从暖和的小屋里跑到海边来的。

  又是一条看上去装得满满的渔船摇晃着驶进码头,看着深深的水线,莫迪洛胖胖的脸上终于露出点笑容。

  收缴什一税是个很有油水的差事,为了捞上这个肥差,莫迪洛下了大本钱。

  可这很值得,执事相信只要收一季的税,就能连本带利赚回来。

  乔尼尼双脚刚踏上码头木板,就看到了正望着他的莫迪洛,如果不是身后还跟着两个教堂收税员,执事胖乎乎的脸看上去还是很和蔼可亲的。

  “上帝保佑,见到您真是太好了执事老爷,”乔尼尼走过去亲吻莫迪洛手里的木十字架,鞠躬行礼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说“执事老爷,有个事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和您说,您知道如果遇到麻烦我们会去找村长,如果想要祈祷我们就得去教堂,可这件事让我不知道该找谁,所以想请您给拿个主意。”

  “上帝保佑我们每个人,如果有什么困惑你尽管和我说,”莫迪洛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其实他并不喜欢乔尼尼,始终认为这个家伙不安分,有些讨厌。

  乔尼尼小心翼翼的把在海上遇到的那档事讲给执事听,他不知道执事会怎么办,不过那孩子奇怪的样子让他不放心。

  “你把这些说出来是对的,”执事点点头,称赞乔尼尼“你是个虔诚的人乔尼尼,上帝会保佑你的,至于那个孩子,我要亲眼看看,然后再决定该把他怎么办。”

  得到执事称赞,乔尼尼不由用手指捻起了唇边的胡子角,可想起那个孩子的古怪,他又不由担心起来。

  自己可别是带回来个麻烦啊。

  乔尼尼在外面呆的时间太久了,见识的东西也多,他比镇子上的人更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也更清楚莫迪洛这种教士玩的一些把戏。

  所以他恨不得立刻把那个麻烦扔给教堂。

  就让执事们决定那个小子的命运吧,乔尼尼这么想。

  莫迪洛见到那个“奇怪小子”的时候,丁慕正裹着毯子缩在船上的一角,手里抱着个木碗把一勺勺的热汤往嘴里塞。

  莫迪洛注意到,看到自己时,这个希腊少年眼中露出的既不是喜悦也不是惊慌,而是失望,或者说他看四周的一切都透着失望。

  丁慕的确很失望,到了这时他已经完全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事。

  古怪的衣服,破旧的渔船,操着明显不同的语言的人们,和落后的码头城镇,最重要的是自己这个完全陌生的身体。

  这一切都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的灵魂附在一个陌生身体上穿越了时空!

  想通这个时,丁慕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可他最终彻底失望,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个身体已经和他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

  他能感觉到饥饿,寒冷,痛苦甚至是对排泄的需求。

  这让他暂时绝了想要冒险再死一次,换回原来身体的念头。

  一想到那个不知名的小子有可能和他调换了身体,从此花他的钱,住他的房子,睡他的女友,丁慕就暗暗希望那个小子最好已经死得透透的。

  可现在还有更严重的难题摆在他的面前。

  “你叫什么孩子?”虽然看上去年轻人和他年龄差不多,莫洛迪还是老气横秋的问,“如果能听懂,告诉我你是个基督徒吗?”

  我叫什么名字?险些开口说出名字的丁慕及时刹住了差点出口的话。

  不说眼前这个一副码头老大模样的人听不听的懂吧,只从这些人的言谈举止就可以猜到,听了自己那充满异教徒味道的名字,等着他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火堆,绞架,铁处女,想到这些中世纪著名的酷刑,丁慕脑门已经开始出汗,再一想到某种号称变态的刑具,他身上某个关键部位就不由得一紧……

  只是,总是要回答,除非他听不懂对方的话。

  对!我可以装着听不懂!

  丁慕脑子一转悠,就准备装着听不懂对方的话试图蒙混过去。

  可好像老天都故意和他为难,就在这时,一个明明应该陌生,可听上去有种莫名“熟悉”的激动声音忽然从岸上传来:“那个孩子,是从东方来的吗?”

  船上几个人同时向岸上望去,看到的是个皮肤黝黑,一头卷曲棕发和乱糟糟的胡子几乎把整张脸都盖住的男人。

  那个男人个头不高,可肩膀宽大,露在坎肩外的两条手臂上筋肉臌胀,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的结实。

  “怎么你认识他吗,吉拉老弟?”乔尼尼大声问岸上那个人“对了,你也许能和他说得通,要知道我们根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被称为吉拉的男人几步跳下船,他先是向执事微微行礼,然后就认真的打量着丁慕。

  这让丁慕有些紧张起来,他相信在这里是绝不会有人认识他,更不会知道这个身体里有着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但是他又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自己会对这个人的声音有种熟悉的错觉。

  只是当那男人再次开口后,丁慕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有那种莫名的熟悉感觉了。

  虽然腔调多少有些改变,但是丁慕可以肯定,这个人说的那种发音奇特的语言,他不但能完全听懂,甚至他自己这时候的口音也和这个人一样。

  也就是说,他在这里居然遇到了个“老乡”!

  “你是从地中海另一边来的,是哪儿,帕德莫斯还是其他什么地方,”男人虽然尽量想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些,可却显然因为激动有些语无伦次“我是从帕德莫斯来的,你呢?”

  “不,不是帕德莫斯,”丁慕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装傻了,虽然还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就认为他是从东方来的,但是能遇到个“老乡”,就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不过他还是决定小心一些,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究竟离开那个叫帕德莫斯的地方多久了,他还是决定为自己另找个来历,然后他脑子里飞快的想着该说什么地方,最后他决定赌上一把“我是,从克里特来的。”

  “我的上帝,难道克里特岛也已经被异教徒占领了吗?”那个男人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讶,而他的话让旁边的所有人都不由大吃一惊,原本只是安静的听着的执事霎时脸色发白的身子一晃,岸上几个看热闹的人已经开始大声惊叫的喊了起来:“不好了,克里特岛失陷了,异教徒就要打过来了!”

  听到这喊叫的人跟着也就喊了起来,一时间整个码头一片大乱!

  丁慕目瞪口呆的看着四周炸了营似的人们,还不等他开口解释,码头上已经响起了钟声,随着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异教徒进攻了!”的喊叫,恐惧如疾速蔓延的瘟疫般从码头上向卡里波城蔓延了出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混乱,早已经忘了询问丁慕来历的莫迪洛执事也已经叫喊着向城外跑去,他要去向修道院长禀报异教徒入侵的消息,而乔尼尼早已经大声招呼着让人们立刻召集城里的男人,准备“做好最后的抵抗”。

  虽然“带来了异教徒即将进攻的消息”,但这时已经没有人来得及理会被扔在一边的丁慕,更没人顾得上听他的解释。

  于是,丁慕就这么一个人孤单单的被扔在了码头上,直到那个“老乡”想起来,返回码头找到他。

  “我叫吉拉,小伙子你叫什么?”男人依旧有些激动慌张,不过还没忘了招呼丁慕向城里跑去。同时这个叫吉拉的中年人还不住打量丁慕身上那件样式奇特的衣服“真是太久没有见到你这种打扮了,毕竟罗马已经不存在了,原本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不过可惜你带来的是个坏消息,否则作为客人你一定很受欢迎的。”

  吉拉无意中的话让丁慕的心头骤然一动,他尽量让自己的神态显得自然些,可脑子里却因为这个男人透露出的关键消息激动不已。

  虽然还不清楚这里具体是什么时代,但从接触的这些人和这座城市的环境布局,还有吉拉刚刚的话里,丁慕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

  收缴什一税的执事,对异教徒侵掠的恐慌,还有不复存在的罗马和提到克里特岛时导致的误会,这一切都让丁慕已经大致确定了自己所在的这个时代。

  在这个时代,承嗣千年的拜占庭应该刚刚覆亡,初显狰狞的奥斯曼帝国雄心万丈,而经历了漫长黑暗时代的欧罗巴,也正即将在一道属于她的曙光中展现魅力。

  想到这些的丁慕心中激荡,他从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一个世界,更想不到自己会成为这个世界中的一份子。

  “忘了问你,你叫什么?”走出很远之后,吉拉才忽然想起这个一开始就被提出来的问题。

  “我?”丁慕被问的一愣,就在不知怎么回答时,他忽然看到身上袍子衣角几个模糊的字母,接着他心头灵机一动。

  “亚历山大,”丁慕缓缓的说“我的名字,叫亚历山大·朱利安特·贡布雷。”

  亚历山大,是袍子下摆绣着的名字,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身体本人的却可以拿来搪塞,至于后面的姓,则是来自他看过的一本书……

  

举报

作者感言

实心熊

实心熊

新书发布了,几年蹉跎,不知道惭愧二字够不够。

2017-04-11 17: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