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实心熊

  • 历史

    类型
  • 2017.04.10上架
  • 493.45

    连载(字)

1.7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的历史之旅

宗师我也想现充 掌门天地Ⅹ有雪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作死的结束,倒霉的开始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实心熊 3600 2017.04.10 00:05

  当玫瑰色夕阳投上二层桥廊,把雕满各种美轮美奂图案在桥面拖出条条倒影时,一个年轻人悠悠然的走上了石桥。

  看着桥上拥挤得有些不像话的人群,再打量一下桥两边那些堵得严严实实,花花绿绿的遮阳帐篷,丁慕觉得有些奇怪。

  不得不承认,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和丁慕之前的想象有很大的差距,或者说差别实在是太大了些。

  至少他无法想象国内那些著名的名胜古迹会允许路边摊贩随意支上桌子就做起生意,可如今他脚下这座整个欧洲都闻名遐迩的石桥两侧,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大集市。

  这里是有着文艺复兴发源地之称的欧洲名城佛罗伦萨,丁慕正站在那座横跨阿尔诺河的著名旧桥上。

  能到欧洲著名的文艺之都转一圈是个难得的机会,更何况还是白吃白玩。

  能有这种好事,全因为丁慕的嘴有名的严实。

  几天前丁慕随老板一起来意大利谈生意,正事办完,老板说要去罗马看足球比赛,让丁慕“自己在佛罗伦萨自由活动两天,费用全算公司的”。

  看着搂着小秘书眉开眼笑的老板,琢磨着他究竟能说出几个意甲球队的名字,再想想老板那出了名的凶悍老婆,丁慕一边心里很是鄙夷了一把,一边同样眉开眼笑,满脸“我懂得”的不住点头。

  然后他就开始了属于自己的那两天“带薪休假”。

  很快,丁慕就被这座城市迷住了。

  不论是百花大教堂的圆形穹顶,还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里璀璨的艺术珍品,都让他觉得这趟真是没有白来。

  只是眼前这座桥上的情景让他盯着桥边的铭牌看了半天,直到确定没找错地方,才略感失望的走上了这座流传着无数传说,被当地人称为“旧桥”的古老石桥。

  在桥上拍了几张照片,丁慕想起了在来意大利之前某人的一再恳求。

  丁慕平时人缘不错,朋友却并不多,谢寻就是这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

  做为资深游戏迷,谢寻大部分时间不是用来泡妞,而是经常参加一些诸如cosplay爱好者之类很宅的活动。

  听说丁慕要跟着老板到意大利谈生意,谢寻立刻求着丁慕一定要把那些游戏里著名景观的照片给他带回来,为了让丁慕了解他应该关注哪些地方,谢寻不顾丁慕要在出差前想和女朋友的亲热一下的强烈需求,硬是拉着他在自己家里泡了整整一天,好好给他普及了一下某款号称神作的游戏巨作中的各个场景,其中重中之重的就提到了这座不但在佛罗伦萨,就是在整个欧洲都大名鼎鼎的“旧桥”。

  其实,丁慕对这座闻名遐迩的历史名桥并不陌生,做为一个大型旅游文化推广公司的员工,丁慕即便对欧洲历史并不热衷,可耳熏目染这几年,也多少对一些著名的人文景观有了个认识。

  更何况,这座号称承载过无数佛罗伦萨美丽传说的旧桥,的确曾经有过太多的传奇。

  只是眼前这座桥的样子,却实在和丁慕想象中的有些出入,看着桥上人来人往肤色各异的游客在桥上随意搭建的摊贩帐篷之间穿来穿去,虽然有种现实太骨感的无奈,可想起临行前谢寻那闪闪发光的眼神,再想想他为演绎游戏中著名的“信仰之跃”,穿着一身刺客行头从宿舍二楼窗口跳下,结果一头扎进沙子堆,翘着的两腿抽筋似的连踹几下的惨象,丁慕还是拿出手机,想着按谢寻的要求拍上几张特写,也算是交差了。

  很凑巧,桥上正有个剧组在拍戏,从衣着上可以看出应该是典型的文艺复兴时代的背景。

  丁慕一边看着拍戏,一边按谢寻之前的千叮咛万嘱咐,在旧桥上找到了一处看上去略显向外凸出的桥廊,按谢寻的说法,这里曾经是某位偶像展现他那有名的“纵身一跃”的地方。

  丁慕拿着手机身子向桥栏外探去,准备把这处“圣地”拍摄下来。

  就在这时,丁慕忽然看到个穿着中世纪服装的女人一边向他大喊,一边着急的跑过来。

  只是丁慕既听不懂意大利语,更来不及等那女人用英语重复那句警告,随着“咔嚓”一声,手机从丁慕手里划着弧线飞了出去,在落地瞬间,摄像头恰好拍下了他脑袋向下栽进河里的情景。

  第二天,国内一些知名网站一则“同胞旅游自拍,不幸落水溺亡,手机拍下最后一幕”的消息立刻成了点击爆棚的热帖。

  在评论区里,除了“可惜”“走好”之类的话,“这是在用生命自拍”和“珍爱生活远离自拍”的帖子也是层出不穷。

  而其中一个特别犀利的回复很快就在网络上流行起来,成了几乎人尽皆知的网络热语:“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

  乔尼尼双腿垂在船梆外,任由冰冷海水拍打他光着的两脚。

  海上的风很冷,从宽大的裤腿灌进去,好像刀子在不停割着肉。

  乔尼尼岁数已经不小,年轻时打仗受的伤一直折磨他那副身子骨,冬天风湿更是让他痛苦难捱,可为了生计乔尼尼不得不每天出海捕鱼。

  早年间乔尼尼跟着家里人当过渔民,但乔尼尼认为打渔太没前途,虽然家里极力反对,可他还是怀揣仅有的几个德涅尔出了门。

  这一走就是二十年,等他回来家里亲人已经剩不下几个,而他这些年用血汗换来的是一条能雇上两个帮手的渔船。

  一阵冷风吹过来,乔尼尼立刻剧烈的咳嗽,他的肺当年险些被一根长矛刺穿,即便是多年之后只要一到冬天都会疼的要命。

  不久前刚刚肆虐的风暴还没有完全过去,远远的还可以看到远处海面上空漆黑翻滚的乌云。

  不过这样的天气对出海的渔民来说却预示着好机会,鱼群会浮到水面换气,这时候一网下去就是个大丰收。

  “再加把力懒货们,”乔尼尼回头对身后的伙计们喊“好运气不会天天有,这个月的什一税还没有缴呢。”

  “老爹,海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用力把渔网往船上拽的一个伙计突然指着远处的海面大声喊了起来。

  伙计的叫声立刻让乔尼尼跳了起来,他顾不上那双疼痛的双腿和火辣辣的肺部,一双眼睛紧张的注视着伙计指着的方向。

  乔尼尼不能不紧张,在如今这种兵荒马乱的年月,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有各种危险出现。

  特别是自从几十年前远在东方的罗马覆亡之后,每每提起那个令人可怕的奥斯曼帝国,都会令人们感到不寒而栗。

  “发现什么了?”

  乔尼尼眯起眼睛仔细看着远处墨绿色的海面,因为风暴刚过去,海面上很不平静,不过他还是很快就看到了伙计说的那个“东西”。

  那是块破碎的木板,看上去像是从某条船上掉下来的,透过不住拍打的波浪,可以隐约看到一个人正趴伏在木板上,随着海水跌宕起伏。

  “是个人,”另一个伙计也抻着脖子打量着“也许是从哪条遇难的船上漂过来的。”

  “把他捞上来,”乔尼尼闷声吩咐,然后嘴里还不忘低声嘀咕“但愿不是个死鬼,要不遇到这种事就是倒霉,也许我该到本堂神父那去求个告祈了。”

  听到乔尼尼吩咐,两个伙计立刻把船向着那个漂来的木板划去,然后两个人费了很大的劲才手忙脚乱的把那个趴在木板上一动不动的人拽了上来。

  “如果这家伙是个海盗我们就把他用缆绳吊死,如果是个异教徒就把他扔到海里喂鱼。”一个伙计一边说一边用力把那人翻过来,然后他意外的对站在后面的乔尼尼说“老爹你看,这是个孩子。”

  乔尼尼推开挡在身前的伙计,蹲下来打量着仰面躺在船板上,双眼紧闭的溺水者。

  这的确是个年龄不大的少年,湿漉漉的暗红色短发搭在因为被冰冷海水泡得苍白的额头上,他的双眼紧闭,嘴唇看上去冻得发青,如果不是挺直的鼻梁两边的鼻翼不住扇动,可能会被认为已经死掉了。

  “老爹,他应该不是个异教徒吧。”看着昏迷的少年,伙计有些犹豫不定的问。

  他会这样问,是因为这个少年虽然有着一副和他们相同的欧洲人的容貌,可衣着多少有些奇怪。

  那衣服既不是日常西西里人常穿的短坎肩和宽腿裤,也不是在北方城市里流行,被称为“卢寇”,长及脚腕的花哨长袍,而是件虽然已经陈旧,却依然透出异族风情的奇怪服饰。

  由亚麻粗布织成的褐色半长无袖外袍,下摆已经破烂不堪,半卷着覆盖到少年的膝盖,里面一件看上去很厚实,却因为肮脏快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抱领月白内裳,搭配着脚上一双毛皮已经翻出包裹脚踝的短靴,这样的打扮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外乡人。

  两个伙计不安的看着乔尼尼,等他拿主意,在他们看来乔尼尼老爹不但是附近,也许还是西西里岛上最有见识的人。

  “这小子看上去就象条搁浅的鱼,”乔尼尼嘟囔着用割鱼的匕首挑开少年内裳的两个袖口看了看他的手臂,在确定没有常见的囚犯才有的刺青后,他蹲在少年身边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对两个伙计说:“别发愣,把这小子弄醒过来。”

  “老爹,他是……”

  “是个希腊人,”乔尼尼抬头向南边的海面上看看,那里依旧乌云密布,不时有闪电照亮云层,似乎在那上面隐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然后他把一条脏兮兮的毯子扔到少年的身边“趁他没被冻死让他热乎过来,从东方过来啊,可怜的小家伙,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吧。”

  听老爹这么一说,两个伙计也不由向着南边看了看。

  他们知道乔尼尼说的是什么意思,地中海对岸的世界,对整个欧洲来说,就是充满恐怖传说的地狱。

  “现在希腊人可是少见了,以前倒是有很多。”

  乔尼尼用力拉着渔网嘴里嘟囔着,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他转过头恰好看到那个醒来的少年睁开眼睛。

  那是双黑色的眼睛,当刚刚看到眼前的三个人时,那双眼睛里透出的是骇然,迷茫,和忐忑不安,可即便这样,乔尼尼从那双眼中却又看到了其他的东西,那是渐渐流露出的难以掩饰的好奇和不安分。

  这样的眼神让乔尼尼很不舒服,因为他太熟悉其中包含着的东西,也太明白那会带来什么。

  看着那双不住闪动着的漆黑眼睛,乔尼尼感觉可能捡回来了个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