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在古代开网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朕不要面子的么?

在古代开网店 野狂人 2507 2017.08.03 15:54

  大渊国,冉阳城。

  这是一座当之无愧的雄城,规模之大,比大燕国都澶野也不为过,甚至还有胜之。城内虽穷富分明,但可见差距不大。

  大渊不是大燕那边匠艺超群,因此从房子上,便能看得出一户人家的穷富。有钱的便是木头楼阁,更有钱的是青石小院,更更有钱的,那就和恶人军的房子一样,是青石房子上面还有一层木头二楼甚至三楼。

  没钱的,那就是茅屋泥坯烂草房。

  但总的来说,就算是住烂草房的穷困人家,吃食上也比大燕住小木楼的人好多了。这就是大渊强大的原因。

  在大燕一石要三两白银的精白米,在这里,只要一两银子。糙米在这更是三石一两银子。饿死人的事情就连饥荒年都少有发生,更别说平常时候吃不饱饭。

  李家老爷子走在街上,眯缝着眼睛瞧着两边店铺小贩卖力的吆喝,嘴角不经意间,便露出一抹笑容。回头对那有着犀利目光的护卫首领道:“小贺,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那护卫首领一愣,四下里瞧了瞧,低声道:“好。”

  早已经习惯护卫寡言少语的老爷子顿时咧嘴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叹气道:“你说的对,这里真的很好。我多希望大燕也能有这么好啊……”

  贺姓男子沉默良久,低声道:“会的。”

  老爷子摇了摇头,又眉飞色舞笑了起来:“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哼!今天要让那些老东西见识见识,嘿嘿,你说我要是憋着不说看笑话怎么样?到时候他们发现抢来抢去的东西竟然是我的,会不会气死?”

  护卫没说话,紧紧地跟在老爷子背后,耳听八方,眼观六路,不放过一点动静。任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一流高手,会心甘情愿的给李家当护卫,还是忠心耿耿那种。

  今天的冉阳城非常热闹,本就因处于大渊国西方,是行商的落脚之处而繁华,今天更是因为一场拍卖会而让许多世家商户有钱人蜂拥而来,聚集于此。

  大渊皇家第一宝阁拍卖会!

  这拍卖会乃是大渊开国太祖皇帝所建立,为饥荒年赈灾收集银钱。而今一直沿落下来,成了这每三年一度的特大级拍卖会。

  拍卖会主打皇宫中的宝物,因为皇帝或是妃子太子看腻了或者不喜欢了,便将其拍卖出去,所有得到的钱全都充入国库。

  这之中大多都是罕见的珍宝,更是天家用过的东西,自然有人愿意出大把的银子。这也算是互利互惠。同时,拍卖会也会拍卖其他人的宝贝,虽说会收取百分之一的手续费,但是却也真正打出了名声。

  许多人都拿珍藏宝物来此拍卖,终于立下了这天下第一宝阁的名号。

  李家老爷子来这里,就是为了拍卖铜雕。他相信,这铜雕绝对能够让所有人惊艳!就算压轴之宝,也不过如此。

  皇家有多大的颜面?自太祖设立宝阁以来,历代皇帝修缮,如今的冉阳城第一宝阁,占地面积接近三万平方米,三层阁楼三十六座,二层阁楼七十二座,共合一百零八天罡地煞之数。

  而矗立在中心的那座五层楼,据说地下还有一层,那里就是第一宝阁的主拍卖会场。楼顶是琉璃铺制,阳光直射而下,流光溢彩,极其美丽。

  光是这栋楼,造价就超过一千两白银!那些琉璃的价值极高!

  毕竟是价值十几万白银的拍卖会,所以安保力量的强度也无法忽视。不说明面上那些军队,光是背地里那如锋芒般的目光就让人脑后生寒。虽然有许多人不满,但是却也无话可说。

  毕竟是渊王朝,那是这片土地上最强的国家。毕竟是皇家,那是这个国家最有权的一家。

  该忍着点还是得忍着。

  李家老爷子和护卫走进会场之后,护卫首领目光收敛许多,身上的气势也渐渐弱了下去。他知道暗中隐匿着的是什么人。

  一流高手,不止一个。

  同为一流高手,身为武者,他有战意。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挑衅,若是自己孤身一人,那么死又何妨。现在不行,老爷子还在身边。

  想到这里,他身上的战意又像火遇到了水,慢慢熄灭了。同时,聚集在他身上的几道目光也随之收回去。

  李家的位置是单间。毕竟也是家财过万两白银的大户人家,而且更是拿出了铜雕这等宝贝,所以第一宝阁也给了无微不至的照顾。

  不过李家的单间是在二楼,一楼是大厅,而二楼和三楼则是房间。不过真正的大人物都在三楼。

  又过了一会儿,当要参加拍卖的所有人都入座之后,一个黑袍老头走上了二楼的拍卖台,敲响了木槌。于是会场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那黑袍老者。

  简洁的开场白,黑袍老人不苟言笑,如同面瘫。他冷声道:“都知道规矩,不说了。”

  “第一宝阁拍卖会,开始。”

  李家老爷子的单间内,老头对着侍卫抱怨道:“混球!今年这次怎么让这混球上去了,这人有毒,会让整个拍卖会至少降低三成收益!”

  “第一件拍品,黄金樽。底价三百两白银。”

  李老头从椅子上蹦起来,差点骂爹,他指着门外的黑袍老人,扭头对侍卫说:“瞧见没!瞧见没!这素质比老朱头差远了!连个介绍语都没有,也不知哪来的,张口就敢要三百两!这人绝对有毒……”

  黄金酒樽端上来之后,众人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对于黑袍老头,他们也是很无语。不过补救措施很快就来了。

  一个娇滴滴的女孩站在老人身边,开腔介绍,道:“这件黄金酒鳟乃是纯金打造,重八两八,是当今太子饮酒所用。拍卖底价,三百两银子。”

  李老头对着黑衣老人竖了根手指,冷哼一声,坐下了。

  酒樽是太子用的,所以有不少人愿意去捧臭脚,实际上这玩意儿买回来也没人愿意用,别人用过的还怎么用?不嫌弃埋汰啊!

  成交价是六百三十两银子,黑袍老者连成交都懒得喊一句,面无表情道:“第二件,玉佩。底价一千两。”

  那姑娘赶紧帮忙补充:“这块玉佩用的是昆仑暖玉,名满咸阳城的山峰山大师的作品,雕的是仙凰栖梧桐。是当年皇后娘娘随身所戴,娘娘仁慈,因江北洪灾,遂拿出拍卖银两赈灾之用。”

  不用说,娘娘的臭脚也是要捧的。

  最后被一个大户喊到了四千五百两银子。李老头探头出去看看,顿时笑了。

  “公孙家这些人还是好面子,这钱是回不去了哈哈哈……”

  拍下玉佩之人,正是大渊世家之一的公孙世家家主,公孙白。她妹妹公孙仪,就是当朝皇后。显然,为了体现出娘娘的身价,他们不得不自己砸钱,这钱进了国库,就甭想出来了。

  黑袍老者依旧面无表情,道:“第三件,洗脚盆。”

  姑娘脸一僵,斟酌许久,缓缓开口:“这件拍卖品,是、是、是当今陛下的洗、洗……”

  踌躇许久,姑娘无助的看向黑袍老人。

  老人淡定道:“说。”

  姑娘一咬牙:“洗脸盆!”

  坐在五楼的某人身体一颤,颓然道:“朕的脸面啊!朕难道不要面子的么!?臭丫头!就不会说是洗脚盆么?”

  而某人身边的某人则是嘻嘻笑着问:“陛下,每日用洗脚盆洗脸的感觉怎么样啊?”

  这两人,正是大渊皇帝与当朝皇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