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马屁马脚

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 哈姆波特 2417 2020.01.24 17:51

  现场一个个张大嘴巴,不明所以。

  曹昂此举,明明办的十分妥当。

  即保全了名声,又得到了利益,还跟各豪族达成了和解,免去刀兵之苦。

  一举数得的事,曹操为什么会发怒?

  刘平仔细琢磨了一下,问题似乎就出在跟各豪族和解上了。

  曹操绝不是一个慈父那么简单,他还是当世枭雄,还是谋略大家,还是杀人如麻的一方诸侯。

  与叛乱豪族和解不和解这种事,只有他本人才能决定。

  而曹昂先一步做出与豪族和解的命令,显然是触动了他的权利。

  想到此处的刘平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当初平完叛军,取全功就得了,干嘛还要多此一举,让曹昂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现在倒好,隐隐有种坑了曹昂的感觉。

  其实刘平此前也不过是个普通大学生,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能立这么多功劳,完全是靠熟知历史走向和后世的知识架构。

  至于如何揣摩人心,他还差的很远。

  更何况像曹昂这种公子角色,干得不好,说明你没能力,干的好了,说明你想抢班夺权,这种度的把握本就很难掌控。

  曹仁曹洪等人却没明白,他们过来拍拍曹昂和刘平的肩膀,安慰道:“你们俩别气馁,这件事情办的本身就极漂亮,等过后你父会理解的。”

  程昱也过来道:“此事二位公子所用乃是万全之策,不过就是时机选的稍稍有点急了,在下这就去面见曹使君,向他陈明此事。

  二位公子不妨先回去,等候消息。”

  程昱是曹操的心腹,无论何时都能去见曹操。

  他虽然也揣摩到了曹操的心思,但想到曹昂和刘平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麻烦却挨了训斥,也颇为两人可惜。

  ……

  刺史府的书房内,曹操冲程昱微笑着道:“那两个小子什么态度?”

  “看上去很失落,”程昱也笑着道:“不过使君是不是对他们严厉了一些,毕竟他们这事办的一举数得,十分妥帖。”

  “要是再不敲打敲打这俩家伙,都不知道该姓什么了,”曹操一边收拾文书,一边漫不经心的道:“连饶恕叛乱豪族这种事都敢替我做主,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其实他也明白,如今各豪族乖乖交出粮食,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种方式乃是万全之策。

  要不是刘平,别人也想不出这种主意,如若他们不是先斩后奏,又是大功一件。

  可是如今他春秋鼎盛,还没到考虑后事的时候,触动他的权利根基,就不免令他生气了。

  无论在何时,谋逆都是无法饶恕的大罪,曹昂虽是他儿子,是他选定的留守,却也不能代他做出宽恕决定。

  “怎么?你也觉得我做的不对?”曹操突然抬起头,凝神看着程昱。

  程昱心里一惊,赶忙摇头道:“不不不,使君这么做当然有道理,在下怎敢妄言。”

  ……

  待众人走后,曹昂冲着刘平苦笑道:“走吧,我们喝酒解闷去。”

  曹昂倒感觉不好意思了,这件事虽然是刘平出的主意,却是他拍的板。

  其实更感觉不好意思的是刘平,要不是他出那馊主意,也不至于闹成今天这样子:“去我府里,边看乐舞边喝酒,岂不快哉?”

  “走!”

  两人愉快的达成共识。

  刘府内,刘平安排下乐舞,摆下酒宴,喝了个天昏地暗。

  这酒可不是普通的酒,是刘平闲来无事,安排人蒸馏提纯过的,比普通酒度数高出许多,正适合曹昂这酒量大的人。

  要不然曹昂也不会一喝酒就想起到刘府了。

  曹昂此时已经习惯了这种烈酒,再喝别的酒就跟喝凉水一样。

  只是苦了那几个舞姬,平常家主也不召她们,没想到今天让她们一跳就是一下午。

  腰都快扭断了都不喊停,为何不能换个地方扭?

  那几个抚琴吹箫的乐姬也好不了哪里去,嘴都快吹肿了。

  不过刘府这舞姬乐姬是兖州城最好的,虽然快累瘫了,却一个个含着泪也要进行下去。

  刘平酒量不大,几杯下去已经面红耳赤,半躺着怡然自得,灵娥带领几个侍妾在旁边给他斟酒,捏肩,捶腿。

  特么这日子过得不香么?

  非要尽心竭力去想着立功,一不小心还拍到马脚上。

  此时他满脑子都是“伴君如伴虎”,“君心难测”这样的词语。

  虽然曹操还不是君,但却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一方诸侯,跟皇帝也也差不多。

  与其这样,还不如做个浪荡闲人。

  反正凭着此前立下的功劳,又能迎娶曹节为妻,这辈子混吃等死也够了?

  一想到这里,不免心灰意懒。

  正在这时候,老管家来报:“韩校尉拜见。”

  此时刘平对韩浩已经没有避讳,直接把他叫了进来。

  韩浩颠颠小跑着进屋,看到满屋子莺莺燕燕,不禁感慨。

  自己这位上官,既立功如麻,又坐享齐人之福,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刘府君,下官是来给您贺喜的。”韩浩弯着腰讪笑道。

  “贺喜?”刘平大着舌头道:“我刚刚碰一鼻子灰,何喜之有?”

  曹昂闻言也满饮一杯,一拍桌子,怒道:“你这家伙,长眼睛是冒气的么?

  贺喜?

  没看见我们俩在闭门思过?”

  韩浩:“???”

  这谁特么能看出来你们俩是在闭门思过?

  这明明是醉生梦死好吧,要是这也算闭门思过,我宁愿在这里醉死。

  “是这样的,”韩浩对刘平这位上官敬佩之至,老老实实的笑道:“这不年末将至,又要开始品评各郡郡守了。

  下官听品评的官员说,今年根本不用评,刘府君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所以全郡百姓委托下官前来为刘府君贺喜,百姓们还要自发为刘府君立生祠呢。”

  刘平不解的看着曹昂,曹昂点点头大声道:“的确如此,贤弟得这品评第一,当是实至名归。”

  按照惯例,每州各郡县主政官员都要接受评比,评出个第一来,说明此人一年政绩卓著,不仅有赏钱,还代表着无上的荣耀,且其治下百姓免除三成税赋。

  曹操主政兖州时间不长,去年评比是荀彧获得第一。

  荀彧与夏侯惇驻守鄄城,即防御兖州北方门户,又屯田得当,所以第一当的毫无争议。

  不过今年不一样了,刘平作为任城郡守,保蔬菜、织绢帛、驱瘟疫,还立下赫赫战功,平定了叛乱,这样的功绩令荀彧也望尘莫及。

  所以今年评比倒也简单了,刘平当选,根本没什么争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