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山文柏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映丽桃花 2113 2018.10.12 08:12

  神京,京畿府。

  头发半白的京畿府少尹山文柏看着底下汇报的衙役,不停地唉声叹气,他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目前柳叶巷那帮将种子弟正在神京的大道上策马狂奔,纷纷聚众赶往一处,已经将整个神京闹的鸡飞狗跳。

  据说镇羽侯的二公子被人直接打晕装入马车带走,山文柏听后就眼皮直跳,知道此事要是处理不好,柳叶巷这帮平日里无法无天的子弟将会吃上大亏,搞不好最后还要他这个冤大头来背这个黑锅。

  整个大夏哪个年轻人敢毫不在意地掳走镇羽侯二公子?

  用后脑勺想也知道是谁,柳叶巷的子弟们心里隐约也清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徐大小姐那般脑袋少根筋,但是依然浩浩荡荡地过去营救,摆明了不将那位殿下放在心上,此事极有可能将会进一步扩大,到头来他这位京畿府少尹才是最冤枉的。

  “来人,备马,我要去一趟道宫。”

  “可是大人,此时已经快要接近傍晚,是不是会有些不妥?”

  “管不了这么多了,这次要是处理不好,咱俩头上的乌纱帽都得掉。”

  回去的路上,马车内的赵御正在一脸奇怪地看着面前扭扭捏捏的徐大小姐,不知道自己何时与道宫宫主文修齐那老头子扯上了关系,两者根本就是八杆子都打不着一块去。

  边上的徐瑾实在看不下去,在姐姐的身边轻声耳语几句,徐大小姐的美眸突然间增大,先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想通之后脸上突然间红云密布,低头从怀里掏出一张画纸,抬眼瞄着赵御比对一番,然后气呼呼地说道:“爷爷骗我,和我画的一点都不像。”

  方才赵御先去了道院一座弟子峰内看看正在修行的两个小侍女过的如何,惹得如月姑娘眼泪汪汪,大眼睛里全是委屈。

  按照她的话就是自己真的太笨了,白姐姐这几天都已经感受到了天地元气,成功迈入了初境,可是如月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少爷,哪来的天地元气呀,让赵御听后哭笑不得,走的时候这妮子说自己太笨不练了,硬是要跟着赵御回来,众人好说歹说才说服她继续修行几日。

  等着一切忙活完,赵御几人抵达位于道宫边上的小院时,已经到了晚饭时分。

  自从知道赵御就是皇太孙殿下之后,徐大小姐就一路魂不守舍,呆呆的不知想些什么,时不时偷偷地瞥一眼赵御,一番小女儿姿态,这和她平日里的作风截然不同,在半路之时,徐大小姐竟然带着弟妹红着脸下了马车,扭扭捏捏,逃儿似的飞奔而去。

  小院门口已经有一人已经等待许久,刺骨的寒风下,那人头发半百,佝偻着身躯,极为可怜凄惨。

  京畿府少尹,山文柏。

  赵御所住的院子其实面积还挺大,只是因为长久未打理,而显得荒凉,赵御入住之后,梁破带着司天监众人彻底地打扫了一遍,还在前院还开辟着一片菜园子,移植了一些蔬菜进去。

  梁破本就是个心思细腻之人,考虑到凛冬将至,还给菜地里的农作物搭了大棚用作保暖之用,喜爱烹饪的梁破对这菜园子是喜爱非常,园子里的蔬菜都极为新鲜,新鲜蔬果在这在西北是极为罕见之物,梁破平日里烹饪之时都不敢多采摘,看着大雪中那抹儿翠绿,实在是不忍心下手。

  马车悠悠地停在园子门口,梁破率先下车,手里还提着昏迷不醒的镇羽侯府的二公子林霄,推开门走进小院子,随后赵御边和剑生姑娘说着什么,边下了马车。

  剑生姑娘一路点着头,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内心却很是感动,赵御非常照顾她,这让她心存感激,她本就是剑心通透之人,自然能感觉到赵御并无其他心思,目的很纯粹。

  至于拥有剑心的她如何被骗了钱,她不说,那就是个迷。

  远远跟在后头的山文柏,在赵御抵达之后就一直在门口等待,直到赵御唤他进去,这才细细地整理好衣裳,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慢慢地走进了院子。

  此时天色已暗,屋内点了一盏灯,赵御三人正围着一张小木桌吃着晚膳,赵御抬头看到轻手轻脚走进屋内的京畿府少尹,轻轻开口说道:“你不用这么拘谨,自己搬个小凳子坐下,没吃晚饭的话,就一起吃吧。”

  然后我们可怜的京畿府少尹大人就搬个小板凳,拿了口碗坐在桌边,连屁股都不敢坐实,只是挨了个边,就如此僵硬地坐着,他哪敢真放开了手脚吃饭,就是装模作样地往嘴里塞了几口,这对人到中年又瘦弱的他实在是辛苦了些,不一会额头就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还不敢拿手去擦。

  赵御看他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也不再折腾他,放下碗筷,转身看着他,淡淡地问道:“说正事吧,找我什么事?”

  山文柏听后如蒙大赦,麻溜地站起来对着赵御一拜而倒:“京畿府少尹山文柏叩见皇太孙殿下。”

  赵御略微沉思了一下,他对大夏类似三省六部制的官职构造其实了解的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京畿府这个职位他还是有所了解的,因为他的父亲,当年就做过京畿府正尹,所以他轻轻开口:

  “起来吧,最近神京一下子热闹无比,所以你们京畿府应该是忙的焦头烂额,你做这少尹多少年了?”

  “回殿下,二十年了。”山文柏恭敬地回答道。

  “那你应该见过我的父亲,对吧?”

  “是的,您与当年的太子殿下长的一模一样,话说回来,我是太子殿下当年一手提拔上来的,能做这么久的少尹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摄政王很敬重太子殿下,所以也一直没有撤换我。”

  赵御点点头,抬手指了指被梁破随意丢在墙脚的镇羽侯二公子。

  “你把他带走吧,我不难为你。”

  山文柏再次拜倒:“多谢殿下,属下就不打扰殿下歇息,先行告退。”

  赵御点点头。

  走出屋门的山文柏想要问些什么,最终还是欲言又止,没有开口。

  他其实是想问,京畿府空缺十多年的府尹之位,什么时候才能填补,这么一来,他也不必活的如此小心翼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