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怒掀桌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135 2019.03.30 19:34

  姜成和许管事提着干果点心去到金光门米粮铺时,苗季夫妇正在商议如何应对。

  苗季见他二人这副架势,就知是道歉来的。他本就不想把事情闹大,姜家把台阶送到门前了,一人让一步就当扯平。苗季媳妇梁氏是个得理不然饶人的主儿。从打成亲那天起,苗季就惧她三分。

  苗季两口子,一个想小事化无,另一个琢磨着小事化大。

  许管事与苗季寒暄几句,手一指身后的姜成,笑呵呵的说道:“全怪我没向三郎君禀报明白,所以才闹出今儿个这事,是我疏忽了。苗四哥大人有大量,宽宥小弟这一回,行吗?”

  许管事说着,将点心等物递到苗季眼前。苗季刚想伸手去接,就听梁氏拔高调门儿,阴阳怪气的说:“哎呦,好好的太阳打东边升起来了哈。俺们与许管事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许管事从没给俺们送过仨瓜俩枣的。”

  租约田契等等庶务一般都是许管事经手办理的。金光门米粮铺的租约是一年一续,苗季和许管事打交道的次数不少,俩人也算是老相识了。确如梁氏所说,许管事不曾给苗季送东送西,每次都是办完正事匆匆来匆匆走。

  苗季眼神一瞟,看向梁氏,梁氏朝他努努嘴儿,意思是既然姜家三郎君都来认错了,就不能轻易作罢。苗季低头寻思寻思,朝梁氏点点头。

  许管事偷眼观瞧他二人神色,暗道声不妙。许管事面上不显,多赔了几分笑脸,对梁氏说道:“以前过来,都是给二爷跑腿办差。这次是特意拜望,哪能空手呐。”他双手捧着点心盒子又向前送了送,“还望嫂嫂笑纳。”

  熙熙楼的点心匣子是桐木漆盒,造价不菲,里边盛着十六块点了金箔的米锦。梁氏听说过,可没见过。今儿算是开了眼了。

  梁氏俩眼一瞬不瞬盯着盒盖上描画的富贵牡丹,吞了吞口水,板起脸孔,冷声说道:“许管事要么不送,一送就送这么稀罕的东西。俺们小门小户的,没福气享用。您快拿回去吧!俺们不要!”

  苗季在一旁附和,“对!不要!”

  许管事笑容僵在脸上,捧着点心匣子的手一滞,“苗四哥,您这又是何必呢?”

  梁氏仰脸嘁一声,顺便偷偷瞄了眼姜成。

  苗季也跟着梁氏摆起臭脸,就认准一句,“俺们不要!”

  事情皆因姜成而起,却是许管事在前替他受过。姜成满怀歉疚的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张口。他好歹也是姜家三郎君,除了向长辈低头认错,从没对外人伏低做小。

  可他要再不张口,只怕难听的话儿更多。

  姜成将心一横,抬眼看向苗季,朗声道:“苗四叔,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还请你和婶婶莫气莫恼。”他这番话若细声软语的说,必定十分悦耳。奈何从姜成嘴里吐出来,倒有些些被逼认错的意思。

  梁氏本想拿乔拿够了,再顺杆儿滑下来。姜成话音刚落,梁氏心里一股邪火冲上脑门儿,她竖起眉眼,嘁一声,“你命人卸门板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木已成舟,米已成炊了,反叫俺们莫气莫恼?!”说着说着,梁氏觉得委屈,眼眶一红,有些哽咽,“俺们从外乡来在都城讨生活。为何那么多铺子俺们不赁,专赁你们姜家的?还不是看在咱们乡里乡亲的份上?俺们一家老小都指着这间铺子养活,可你们倒好,说翻脸就翻脸,还不让俺们气,不让俺们恼?!有你们这么不讲理的吗?!”

  一番话说的姜成脸上发烧。他只想显示自己有本事,盖过姜妧的势头,却没考虑苗季一家的处境。

  姜成向苗季深深一揖,“苗四叔,小侄知错了。”不止温声软语,还带着满满的诚意。

  苗季摆摆手,刚想就坡下驴,梁氏又拔高了嗓门儿,“你知错在俺们这儿不顶用,俺们赁的是姜家二爷的铺子,俺们有委屈有冤枉就跟姜家二爷一个人说!”

  许管事唇角坠了坠,沉声道:“这不嘛,二爷去南齐了,归期未定。大爷倒是快回了,就这一两天吧。要不,等大爷回来了,让他登门谢罪?”

  苗季一听,身子顿时矮了半截。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在姜家大爷跟前放肆。

  梁氏咬咬嘴唇,垂下眼皮。

  姜家大爷可没二爷那么好说话。再一个,姜成赔礼道歉理所应当。若换了大爷来给他们赔不是,他们可受不起。

  梁氏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两声,眼波一横,看向苗季,想让苗季出句声儿,打个圆场。尽量不伤和气,将此事完完满满的解决了。

  梁氏打算的挺好,可惜苗季曲解了她的意思。

  “那行!等大爷来了,俺们正好跟他说道说道!”苗季手一挥,脖子一梗,跟许管事杠上了。

  梁氏愣住。

  这是要唱哪出啊?!

  苗季这样梁氏也不能拖他后腿,只得硬着头皮,冷声道:“你们姜家有钱不假,可也不能为富不仁,欺负俺们小本经营的买卖人。”

  霎时间,姜成羞惭难当,他刚想再给梁氏作揖说几句好话,就听梁氏又道:“你们就是欺负人欺负的多了。要不姜家大娘子也不能痴傻那么多年!”

  闻听此言,姜成直起腰杆儿,眸中满是怒意。

  梁氏浑然不觉,自顾自往下说:“姜家昧着良心做坏事,到头来都报应在姜大娘子一个人身上了……”

  这话是坊间长舌妇传出来的。梁氏为此还与那长舌妇吵过一架。他们赁的是姜家的铺子,而且这些年里一直没涨过租子。梁氏嘴上不说,心里念着姜家的好处。有人在背地里传姜家闲话,梁氏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这会儿梁氏正在气头上,口不择言,将听来的那些不堪入耳的难听话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

  类似的闲言碎语,许管事也有耳闻,许是从竞争对手那里散出的妖风儿。姜成头一次听见有人这般议论姜妧。虽说他跟姜妧暗里较劲,可姜成受不得姜妧被外人诋毁。

  梁氏连珠炮似得噼里啪啦说个不停,把姜成气的脸都成了猪肝色。他实在忍无可忍,上前两步一把掀翻木桌,怒气腾腾的喝道:“住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