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4 赏赏景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00 2019.05.16 22:13

  恰如白捕头所言,杨太医的确医术高明,搭上脉就知由家六娘子不是病,而是中了毒。

  至于何种毒,杨太医不敢妄下断言。

  他给由家六娘子服下解百毒的丸药,暂且抑制毒性,先把小命保住了再说。

  有关中毒一事,杨太医与由尚书交代清楚,并保证会对此事守口如瓶。养在深闺的女孩子,平时接触不到外人,下毒的凶手,还得从自家人查起。由尚书晓得个中厉害,对杨太医自是千恩万谢。

  杨太医从尚书府出来,不骑马不坐轿,背着药匣溜溜达达往熙熙楼去了。

  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遇上难治的病人,必得去熙熙楼吃顿好的。

  蓝府尹原想去尚书府寻他,走到半路想起这茬,便直接去熙熙楼守株待兔。

  杨太医到在熙熙楼,自有博士报与蓝府尹知道。

  杨太医在二楼临窗的位子坐定,茶博士便奉上刚煮好的蒙顶,并两碟小点。

  “这又是哪位贵人送的?”杨太医沉声问道。他活到而今这把年岁,唯一的嗜好就是熙熙楼。都城里的达官显贵都知道。是凡想求他看诊的大都从熙熙楼入手。

  茶博士与杨太医也是老相识,笑呵呵的说:“蓝府尹特特叮嘱的,待会儿还有一桌上等席面。有您爱吃的绯羊首。”

  蓝府尹?!

  杨太医眼睛一眯。

  众所周知蓝府尹有六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就是生不出儿子。他是不是想求子?

  杨太医捋顺捋顺胡须,看在绯羊首的份上给他个生儿子的秘方。能否有个好结果,全看他造化吧。杨太医瞎琢磨呢,蓝府尹笑嘻嘻的来到他近前,“杨太医,好久不见。”

  杨太医也笑,“蓝府尹,能在这里遇见,真巧,真巧。”

  俩人打着哈哈寒暄一番。

  蓝府尹顺势坐下,开门见山的说:“某听闻杨太医去到由尚书府上……”

  话未说完,就被杨太医打断,“身为医者,不好与人议论病患。”

  杨太医敛去笑容,面上隐约露出几分薄怒。

  原还心软想给他个好方子呢。居然是来打听由尚书府中事体的。真是不知所谓。

  蓝府尹知他误会,满脸堆笑,“是是,杨太医所言甚是。然则,某并非想要窥人私隐,而是……”他望望左右,见无人注意到他俩,便放了心,压低声音,又道:“而是人命关天,某不得不来给杨太医提个醒儿,那由家六娘子或许是中毒,而非疾病。”

  闻言,杨太医一惊。

  “蓝府尹从何得知?”

  “事关府衙正在查一桩案子,内情怎样,某不便透露。至于由六娘子是否中毒,也是推测。倘若说错了,还请杨太医莫见怪才是。”

  蓝府尹话说的委婉,且摆出十二分恭敬的姿态。杨太医不但不怪,反而还有些些难为情。

  “蓝府尹客气了。此事关乎由六娘子的清誉,以及由尚书的名声,是以老朽不能轻易对人言。然则,蓝府尹是为了公事,老朽断没有隐瞒的道理。由六娘子确是中毒不假。”

  蓝府尹眼睛一亮。如果是这样,恰恰符合白捕头的猜测。有人意欲对小拙诗社的社员不利。换句话说,小拙诗社的社员人人都可能成为被下毒的目标。

  思及至此,蓝府尹冷汗涔涔。

  暂且不论是哪个心肠如斯阴狠,单说凶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身居内宅的小娘子下毒,就已经非常可怖了。

  “某有一不情之请。”蓝府尹客客气气的对杨太医说道。

  “蓝府尹但讲无妨。”

  “杨太医若能断定毒药的出处,可否提点一二。如此捕快们查案也能少走些弯路。”

  杨太医慎重的点点头,“可以。不过,得等老朽回去翻阅典籍,确认无误。”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蓝府尹舒了口气。知道毒药的出处,追本溯源,找出毒害杜十娘的凶手应该不难。

  他和杨太医吃吃喝喝,相谈甚欢。回到衙署,白捕头正跟甄仵作斟酌案情。蓝府尹甚是得意的将杨太医所言对他二人讲述一番。

  末了,跟上一句,“我查案自是不如白头儿,若论在外酬酢,还是可以的。”

  白捕头忙道:“岂止可以。杨太医出了名的不好打交道,蓝府尹都能与他相谈甚欢,属下实在佩服佩服。”

  蓝府尹哈哈笑了。

  白捕头又道:“或许小拙诗社的社员都有性命之忧,还得蓝府尹去到她们府上知照一声,也好做个应对。”

  蓝府尹神情一肃,“事不宜迟,我这就命人给各个府上送拜帖。”

  *

  八月初九,学子们入了考场。

  偌大的都城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

  姜妧将玉兰斋一应事务交由佟掌柜打理。带上鲜果糕饼等物,去往暮雪山庄看望吕甫。

  她本打算过了八月节再去,顺便小住些日子。可她又唯恐那个魔门娘子生出事端,思前想后,便与姜老夫人商量,去山庄走一遭,亲眼看看究竟是何光景。

  到了八月,正是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的好时候。

  出了城上了官道,姜妧就将车窗打开,赏赏景,吹吹风。道路两旁绿柳殷殷,脆亮的鹿铃好似一首欢歌,悦耳动听。

  香玉清了清喉咙,便唱开了。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1】”

  不等她唱完,香梅便道:“这首不好,调子不如上回那个轻快。”

  香玉从攒盒里拣出一颗香糖果子塞在香梅嘴里,嗔怪道:“吃块糖,粘住你那满口的伶牙俐齿,看你还挑剔不了。”

  车里的姜妧,车外的燕三娘和白小乙都笑出了声。

  快到晌午,燕三娘将车子驶离官道,在路边挑了个平坦干净的地儿热些饭食,吃饱饭稍作休整再赶路。

  柴禾和水都是现成的,白小乙快手快脚的燃起火,架上锅子添饱了水,香玉香梅取出胡麻饭和三五个小菜。

  姜妧也没闲着,她牵着大壮去吃树下的鲜草。主仆几个各有各忙。

作者感言

万莲生香

万莲生香

【1】出自杜牧《山行》

2019-05-16 22: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