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还诗集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799 2019.03.21 19:38

  耳听得脚步声音由门外传来,紧接着便是珠帘脆响,姜妧忙正正颜色,抬眸望去。

  姜泺头戴庄子巾,身穿石青方纹绫直裰,手扶红倚臂弯,缓缓走进屋里。姜泺五官酷似已然故去的姜老太爷,身材亦如他那般魁伟挺拔。且姜泺天生过耳不忘,是凡进了他耳朵里的经史典籍,他能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

  不论样貌或是才学,姜泺都是姜家兄弟里头拔尖的。可惜的是,姜泺天生目盲,纵有满腹经纶,也无用武之地。

  姜老夫人因此对他十分溺爱。

  姜妧款步到在姜泺面前,唤声:“三叔……”屈膝给他行礼。

  姜泺唇角微微扬起,颌首问道:“你外祖身子大好了吗?”

  姜妧蹙起眉头,“劳烦三叔惦记。外祖父并无大碍,就是前些时候多冷风,吹得他头痛。近日好多了。”

  “你去山庄的这段日子,红倚整理出一些医书,我从中挑了几个调理方子,红倚已经誊录下来了。待胡医女看过,我再拿给你。”

  不止吕甫需要调理,姜老夫人同样需要。姜泺生来目盲,姜老夫人在月子里没少为这事着急上火。以至于肝气郁结,情志悒悒,最终落下了病根。逢至生气动怒,过不几天必得大病一场。好在姜老夫人到了这把年岁,活得愈发通透了。心境开朗,身子也较从前硬朗了。

  姜妧屈屈膝头,谢过姜泺。

  红倚扶他坐下。姜泺刚刚坐定,便道明来意,“阿娘,我听说成儿把金光门米粮铺的门板卸了?”

  姜老夫人面沉似水,不悦道:“这些人嚼舌头都嚼到你跟前儿去了?”目光一瞟,肃然看向红倚,“明泊的耳朵是用来听圣贤书的,不是听杂事俗事的!你怎么伺候的?!”

  红倚识文断字,能写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她家原是官宦,后因家道中落,父兄又滥赌,欠下一屁股的赌债。到了最后,只得将红倚卖给姜府做下人。

  红倚被人牙子带来时,已经十三四岁。姜老夫人见她识字,就把她放到朝晖院去了。彼时,姜泺身边正缺个读书人。红倚便顺理成章的每天给他读书,侍奉他的饮食起居。一来二去,两人日久生情。姜泺就把红倚抬做良妾。

  姜泺的妻子吴氏,性情和顺,与红倚相处倒也融洽。

  红倚成了姜泺的心头肉,姜老夫人自然而然的有些吃味。也由此不喜红倚,对她比对旁人严苛许多。

  红倚生怕姜老夫人动气,忙道:“奴家知错,请大人责罚!”

  姜泺眼睛瞎,心却跟明镜儿似得。他面朝向姜老夫人,道:“阿娘,我那朝晖院也不是不透风的铜墙铁壁。家里出了事,我哪能不知道呢?”

  姜老夫人摆摆手,“你读书必得心静才行。这一搅扰,你还怎么能定的下心呐?”

  姜泺唇角微弯,“阿娘,我既不考科举,也不能像大兄那样走南闯北忙碌经营。我就是个闲散人,怕什么搅扰?”

  姜老夫人悠悠叹息。

  姜泺话锋一转,又道:“阿娘,依我看来,此事可大可小,若处置不当怕是会落入口实。”

  “果然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姜老夫人眉梢一挑,含笑夸赞。笑容在她脸上停留不过片刻,眉宇间隐隐透出愁绪,“我就是怕人说三道四,才命许管事去金光门那边好生安抚。不过好在苗季是个贪图小利的人。给他尝些甜头,说不定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过些日子,新闻盖过旧闻,就没人再提起这茬了。”

  姜泺神情严肃的摇摇头,“苗季不止贪图小利,他也足够聪明,懂得察言观色。否则,二兄也不会轻易对他做出承诺。”

  姜老夫人手中龙头拐一顿,闷哼道:“要是换了木卉,苗季哪敢放肆?!他确是看穿了井之不但是个外行,还喜欢听好话。。”

  姜妧掩嘴笑了笑,甜甜的说:“祖母,人善人欺天不欺。二叔自有二叔的福气。”

  一句话哄得姜老夫人眉开眼笑,“还是福儿看的明白,成儿就没你这眼界。”

  姜泺也笑,打趣道:“福儿也是读书人,自然心窍通透。”

  姜妧重新开口说话之后,一边学看账本一边认字。经史子集对她而言,稍觉艰涩。诗词倒是极爱的。她也想学赋诗,若是有那至美风物落进眼里,姜妧就想做首诗揄扬一番。奈何文采不足,到头来只剩空想。

  姜泺难得说句笑话逗大伙儿开心,姜老夫人附和道:“是了,是了。多亏你那满坑满谷的孤本典籍。福儿足不出户就能将天下盛景尽收眼底。比行万里路都管用!”

  姜泺闲暇无事,就是听红倚读书。姜家有钱,姜澈走南闯北哪儿都去过。只要是市面上能淘换来的正儿八经的好书,朝晖院里都有。难得一见的孤本,朝晖院里也有。

  姜老夫人这话,倒是给姜妧提了个醒儿。

  “我向三叔借的诗集还没还呢,等阵我让香梅送朝晖院去。”

  姜泺摇摇头,“不急,你留着细读细品。”姜妧是姜家出生的第一个孩子,再加上姜妧身世甚是可怜,姜泺也就更加疼她。与她说话时,温声软语,脸上带着笑意。

  “福儿才疏学浅,勉强看个热闹罢了。就算细读,也品不出什么。诗集还给三叔,可否将《永年记事》借来瞧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