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 救美人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04 2019.04.21 17:43

  辛夷拧紧眉头,暗自腹诽的当儿与马车错身而过。

  难不成眼睁睁看着她落入贼人之手?那她以后别说嫁人了,就是出来见人都成问题。

  更何况那胡人说了不留活口……

  辛夷一想到柔柔弱弱的姜大娘子落入胡人手中,受尽凌辱而死,胸口窝没来由的一阵阵抽痛。

  不行!决不能见死不救!

  辛夷心念百转,与那两个尾随马车的胡人走个对脸。

  辛夷唇角抿成一字,将目光投向梧桐树下红艳艳的小花上头。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辛夷扭头回望,那两胡人依旧缀在姜大娘子的马车后面。

  “阿甲,我得救她。”辛夷一勒缰绳,拨转马头。

  “她?谁呀?”阿甲问罢,立刻反应过来。郎君是要救姜大娘子。

  “郎君,您还得入宫饮宴呢,总不能叫皇帝陛下等您啊?”要是皇帝陛下怪罪,他这个小仆是不是也得跟着掉脑袋?思及此,阿甲后颈嗖嗖的冒凉风。

  “人命关天,我岂能坐视不理?”

  “郎君……姜大娘子她……”阿甲想说姜大娘子邪性的很。辛夷瞪他一眼,“不许说她坏话!”

  至此,阿甲彻底醒过味了。

  郎君该不会是春心萌动,看上姜大娘子了吧?

  郎君要是跟商户女牵扯不清,夫人知道了,非得把他送到庄子上刨地不可!

  这怎么办呐?!

  在大街上,劝又劝不得。阿甲哀叹连连,跟着辛夷一块去英雄救美。

  出了彩霞街往前右拐是条僻静的小巷,穿过巷子就是永阳坊了。

  要说掳人绑票,没有比这儿更合适的了。

  燕三娘故意松松缰绳,让马走的慢些。

  香玉香梅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既盼着贼人动手,又有点害怕。

  眼瞅着马车快出巷口了,那两胡人骑马赶上,一左一右将车子夹在中间,这当儿,两人抽出陌刀,用不甚流利的大秦话喝道:“停车!”

  说话功夫其中一人已经到在燕三娘身侧,横刀就砍。

  燕三娘微微一笑,“哈哈!等的就是你们!”

  胡人一愣。咦?这娘们什么意思?

  燕三娘趁他怔住,甩起马鞭缠住了他拿刀的手。胡人吃痛,嗷呜一声惨叫。燕三娘抬腿横扫,正中胡人下腹,将他踹倒在地上。

  电光石火间,后边的胡人撩开车帘,想把刀架在“姜大娘子”的脖子上。

  未等刀尖触到“姜大娘子”,辛夷及时赶到。他唯恐姜大娘子受伤,情急之下双手撑住马鞍,胳臂用力,两脚踹在胡人肩背,可怜那胡人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从马背上腾地跃起,摔了个狗啃泥。

  香玉香梅原本做好了迎敌的准备,可她俩手指头都没动呢,贼人就趴下了。

  这怎么回事啊?!

  香玉忙撩开车帘,探出半个身子一看究竟。

  “婢女姐姐?”垂头丧气的阿甲顿时来了精神,赶紧催马过去,小奶狗似得盯着香玉,十分关切的问道:“婢女姐姐你没事吧?”

  香玉的脸马上红了。

  可恶!居然撞上了登徒子和登徒子的花痴仆人!

  香玉冷口冷面,斜睨了阿甲一眼。

  我的天!这就是传说中的楚楚动人吧。好看!真好看!

  阿甲俩眼放光,傻呵呵的咧嘴笑了。

  辛夷翻身跳下马,将那胡人踩在脚下,抬手将垂在肩头的飘带甩到脑后,厉声喝道:“哼!无耻小贼!”

  那胡人摔的七荤八素脑子嗡嗡直响,只顾着一个劲儿的喊疼。

  燕三娘取出预先准备好的麻绳,将另一胡人捆了。

  背对着马车的辛夷心中窃喜。方才他那一脚踹的干净利落,姜大娘子一定看见了吧?

  英雄救美。美人就算不以身相许也该赏个笑脸。姜大娘子到底长什么样儿?声音那么好听,必是绝代佳人!

  等了片刻……

  姜大娘子怎么还不来?

  跟想的不一样……

  辛夷委屈的扁扁嘴。

  他没等来姜大娘子,倒把燕三娘等来了。

  “郎君,请您抬脚。”燕三娘手拿麻绳,下颌轻扬。

  “哦。”辛夷抬起脚,就势蹲下帮燕三娘把那胡人的胳臂背到身后。

  两人合力将其绑好,燕三娘站起身,抱拳拱手,“多谢郎君。”

  辛夷微微笑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须多谢。”

  少年郎声音洪亮,隔着两条街都能听见。

  不知姜大娘子听见了没有?

  这阵功夫,许多看热闹的百姓围拢过来,时不时的交头接耳。

  “哟,胡人想劫道呀?”

  “可不。没劫成反倒把自己搭里头了。”

  “……”

  燕三娘原本笑脸迎人,待看清辛夷的长相,立刻拉下脸,沉声道:“这两人图谋不轨,我得将他们送交官府。就此别过!”

  诶?

  美人不赏笑脸就算了,总该问问名字吧。这跟想的大相径庭呀!

  辛夷拱拱手,想要自报家门。就听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巷子里有人打斗,巡逻的捕快闻讯而至。

  “让让,都让让。”捕快驱散看热闹的人群,为首的捕头习惯性的先观察一番。他瞟一眼在地上躺着,捆的跟粽子似的胡人,心道:绳结打的利索又漂亮!眼波一横,看向辛夷和阿甲,再一横,看向女扮男装的燕三娘。

  不用问了,这么漂亮绳结一定是这位女侠打的。

  捕头到在燕三娘面前,抱拳道:“在下京兆府白捕头。”

  “青莲山燕三!”燕三娘一指地上的胡人,“他们当街行凶,想要掳人。我差点就被他们伤着了。”

  差点伤着……

  白捕头容色一滞,瞅瞅地上嗷嗷怪叫的胡人,问道:“就他俩吗?还有其他人没有?”

  “有!”

  “有!”

  燕三娘和辛夷异口同声。

  白捕头偏头看向辛夷。辛夷总算有了自报家门的机会,“某辛夷,辛五郎。”

  白捕头恍然,“无瑕公子,久仰,久仰。”

  辛夷唇角微弯,谦逊道:“世人谬赞罢了。白捕头见笑了。”

  不但报上名字,无瑕公子的名号也经由白捕头的嘴说了出来,辛夷总算得偿所愿,唇角微勾,笑得很是畅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