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凤仪宫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25 2019.04.11 19:39

  与此同时,宫中正忙碌着禁马吊。

  昨儿个唐炼下了诏书,今儿个辛重就带人实行。他先将宫中的纸牌全都搜罗到一起,浇上火油烧个干净。

  望着熊熊燃烧的火堆,辛重心里别提多敞亮了。

  楼皇后跟他一样高兴。

  “阿土明智,没了马吊,大秦上下定是一派清明。”楼皇后笑吟吟的给唐炼斟满香茶,眸中满满的喜气。

  唐炼嘿嘿一乐,“全是小白的功劳。要不是他连上七道折子,我还想不到马吊居然也能误国。以身相试之后,果真如他所言,玩儿那个上瘾。我连上朝都心心念念的惦记,何况是别人。禁的好,禁的妙!”

  楼皇后眉头微蹙,不解发问:“阿土的意思是,你是为了验证辛丞相所言不虚才打马吊?”

  真不是玩心大起吗?楼皇后将信将疑。

  唐炼面红耳赤的垂下头,小声嘟囔:“嗐!说了你也不相信,不说这个了吧。”

  楼皇后不依不饶,“别啊,说说怕什么的呢。你我二人夫妻多年,怎的过到而今还生分了?”

  “不是生分,是你与其他人一样,都以为我怕小白。”

  难道不是吗?楼皇后惊讶的瞪大眼睛没说话。但她的表情已经表达出足够的意思了。

  唐炼回她一个了然的眼神,“看吧,我说的没错吧。”

  楼皇后赶紧正正颜色,“我还不都是听说的嘛!你训鸽子、喂猫,辛丞相都得念上好一阵。你怕他……你怕他唠叨,所以好些天都没去盛元宫逗猫喂猫了……”

  盛元大帝的爱宠阿豹留下许多子子孙孙,宫中内外到处可见憨态可掬的大猫小猫。白天它们大多回盛元宫休息,那里俨然成了它们的地盘。

  “这等小事交给平喜也是一样,不用我亲自动手。”唐炼爱猫。爱是爱,并不过分痴迷。他就是趁闲暇,带平喜去盛元宫走走看看,遇上特别可爱的,逗弄逗弄,唠会闲嗑儿。

  不过说也奇怪,每次他去盛元宫逗猫,辛重都知道。知道了,就免不得要劝上几句。

  近来唐炼的确去的少了。但主要不是因为辛重,而是他迷上了马吊。

  楼皇后低下头没做声,手指缠在丝帕上,来回搅动。

  唐炼想了想,道:“小白是忠臣,也是朝中重臣。”

  楼皇后没抬头,嗯了声。

  “所以我要让天下人都以为我怕他!我就是要让贪官污吏以至于外邦邻国都知道我敬畏辛重,仰赖辛重。如此,才不会有人敢轻易的弹劾他,污蔑他。而且,这样一来在民间也会形成崇敬贤臣良将的风气。稚龄孩童也大多会以小白等等为楷模,立志成为他们那样的忠义之人。我认为,君王怕忠臣远谗佞,国兴!若君王怕忠臣却又亲谗佞,国亡!”

  楼皇后仰起脸,眸光莹莹闪亮,“阿土为何不早早言明个中原委?”

  唐炼莫可奈何的叹一声,“我不都说了嘛,没人信我呀!你们只道我整天拿国事当儿戏。其实,我下的每一道诏书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斟酌的。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贵霜进贡宝马那次。我一流露出要兴建马场的意思,立刻就有趋炎附势的上折子提议我给宝马安个家。小白赶紧上七道折子拦阻。我表面不悦,又当着众人面前和小白辩论,实际就是想让他说出将那些马匹充入军中的益处。

  这事了了之后,那几个拍马屁的全让我给调出都城,去穷乡僻壤待着了,要是过一二年干再不出样儿,就让他们统统滚蛋!”

  唐炼说到兴起,忍不住口出污言。可楼皇后非但不觉得他粗鲁,反而一颗心好似小鹿乱撞。仿佛回到了与唐炼洞房花烛的那个晚上。

  这才是她的阿土!

  “阿土是明君!”楼皇后脸上洋溢着豆蔻少女般的笑容,满眼满心都是唐炼。

  唐炼一抬头对上楼皇后饱含浓浓爱意的目光,脸腾地红了,支支吾吾的嘱咐:“方才我说的那些是你我二人的小秘密。你可别告诉刘夫人她们几个。”

  楼皇后眉梢一挑,十分不解的发问:“这是好事,为何不能说?也让她们知道知道阿土还是当年那个阿土!”

  “你告诉她们,她们再告诉给娘家人,传来传去,传的街知巷闻,那我还怎么演下去?你不光不能对她们说,就连你大兄,你嫂嫂都不能说!”

  想不到老夫老妻了,居然还有共同的小秘密了。

  楼皇后心里甜丝丝的。

  “好!我不说!阿晗阿昭我都帮你瞒着。”

  阿晗阿昭是楼皇后与唐炼的儿子。亲生儿子都不说,其他人就更不会说了。

  得到楼皇后的保证,唐炼心满意足的咧嘴笑了。

  *

  入夜,鎏华院一片寂静。

  清脆的鹿铃摇晃到窗下,便住了。想来今晚大壮中意这块宝地。

  姜妧迷迷糊糊睁开眼,就见昏暗的烛光下,小吕氏倚在床柱上打盹儿。想来她是怕姜妧再做噩梦,一守守了大半宿。

  姜妧心疼小吕氏,轻唤道:“阿娘?阿娘?”

  小吕氏立马睁眼,一把抓住姜妧的手,“阿娘在呢,福儿别怕!”低头一看,姜妧面色如常,便长长舒了口气。

  姜妧往里边挪挪身子,一双大眼水汪汪的盯着小吕氏,也不说话。

  小吕氏怜惜的摸摸姜妧的头,蹬掉鞋子上了床,娘俩并肩躺着。

  姜妧给她盖好被子,整个人偎进小吕氏怀里,“阿娘,福儿想一辈子守着你们,不想嫁人。”

  小吕氏吐了口浊气,悠悠说道:“你的终身大事,得让你阿耶做主。阿娘一个妇道人家说了也不算。阿娘知你不想远嫁,那就在都城寻一户门当户对的,两家也能常常走动。”

  靠夫家不如靠自己!

  姜妧一想到自己被莫家那般欺凌,心都寒成了冰坨坨。不论远近,她都不想嫁人。既不想嫁人,就得为自己以后的生活铺排。

  吕氏留下的田产铺面不少。但真正属于她的只有两三间。

  要想下半生衣食无忧还远不够!

  但等阿耶平平安安到了家,再做筹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