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辛小白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62 2019.03.23 20:31

  尤其当着钱刘两位夫人,楼皇后还让着他,唐炼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眼角斜斜一扫,恰好瞥见楼皇后微坠的唇角。

  唐炼在心里闷哼一声。暗道:那么小的牌,怎么叫她摸了去?!管还是不管?这不是给他出难题吗?

  唐炼面沉似水,兀自思量。

  楼皇后察觉出其他三人有些不妥,心想自己是不是出错牌了?

  此时恰是午后,大兴殿门窗紧闭,楼皇后心绪惶惶,更觉得胸中憋闷。她吞了吞口水,状似无意的命令道:“来人,打开窗透透气。”说罢,换上一副笑脸,殷勤发问:“你们不热吗?”

  唐炼一听楼皇后要开窗,面色一肃,沉声说道:“我冷!”

  刚得了皇后命令要去开窗的宫婢顿住脚步,有些无措的瞅瞅楼皇后,再看看唐炼,麻利的退回原地,垂首而立。

  楼皇后热脸贴上唐炼的冷屁股,神情一滞,讪讪的收回目光,无比怨念的盯着自己手中的纸牌赌咒发誓,今儿是这辈子最后一回,她再不跟唐炼玩儿了!

  钱夫人和刘夫人面面相觑,缩着肩膀不敢做声。帝后因为打马吊闹别扭,这要传到辛丞相的耳朵里,又多了一条禁马吊的理由。

  大兴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诡异。

  他们四人僵持不下的片刻功夫,就好似一生那么漫长。漫长到钱夫人五内俱焚,沉不住气要说话的当口,殿门哐当一声被撞开了。唐炼正琢磨管不管九文呢。这把他给吓的心都要跳出腔子了。他刚想责备,循声望去,待看清来人是内侍平喜。唐炼大惊失色,脱口便问:“小白有事求见?”

  平喜趋步向唐炼走去,边走边点头,“是是是,辛相公求见。”

  唐炼一听这还了得?他噌的站起身,慌里慌张的指着水红蜀锦,连声吩咐,“快!快!快收了,收了!小白来了!”

  辛重辛小白是当朝宰相,也是唐炼最怕的人。

  唐炼爱玩也会玩。有一年,贵霜进贡了三千匹宝马良驹,可把唐炼乐坏了,张罗着要给宝马修建马厩。辛重知道了,一连上了七道折子力阻。唐炼正在兴头上,哪里肯就此作罢。于是,辛重就在朝堂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和唐炼辩论。

  辛重出身世家,乃是当朝有名的大才子,辩才那是一等一的好。唐炼根本讲不过他,没两个回合就蔫头耷脑的败下阵来。最终决定将那些宝马悉数拨入军中,一匹都不留。

  马吊是前阵子由南齐传入大秦的。民间尚未风行,但在宫中乃至勋贵已有许多人沉溺其中,甚至有的已经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

  近些天,辛重因为马吊跟唐炼较上劲了。他又是一连上了七道折子,请求唐炼下禁令禁止,说是业精于勤荒于嬉。如果马吊一旦在民间散播开来,必然误国,甚至亡国。

  唐炼以为这是危言耸听,将他那七道奏折束之案头。

  要是让辛重知道唐炼在大兴殿和皇后、夫人偷偷摸摸打马吊,他正好可以借机大作文章。唐炼光是想一想辛重的伶牙俐齿,就觉得心肝乱颤。

  钱夫人早有准备。那块水红蜀锦就是她带来的。就是为了提防辛重。钱夫人得了令儿,立刻抛下手里的纸牌,和刘夫人两个手脚麻利的将水红蜀锦一兜,团成团儿抱在怀里。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看的楼皇后目瞪口呆。

  宫里宫外都知道唐炼惧怕辛重,楼皇后自然也知道。但耳闻和目睹是两码事。

  楼皇后万没想到,唐炼害怕辛重居然怕到这种程度。跟老鼠见了猫似得,没处躲没处藏的。尤其唐炼本就生的瘦小,再加上慌里慌张,手足无措的模样,瞧着更加滑稽可笑。

  天子威仪何在?!

  楼皇后心中百味杂陈。

  唐炼眼波一横,瞅见楼皇后手上牢牢抓着纸牌,呆呆愣愣。

  出身将门的反倒比不上钱夫人机灵?

  唐炼心里发急,箭步上前一把夺过楼皇后皇后手里的牌,就势甩给钱夫人,催促道:“你们快走!小白有我应付!”转头看向平喜,吩咐道:“去,传小白进来。要是等的时候长了,他该着急了。”

  唐炼正正发冠,整整衣领,大袖一甩,端坐在龙书案前,翻开辛重的奏折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

  这、这、这!

  前后两副面孔,变得也太快了吧?!

  楼皇后彻底震惊了。

  钱夫人和刘夫人总跟唐炼一块玩。经的多了,也就习惯了。她俩一左一右拥着皇后往内殿去了。

  她们不能从正门出去,要是跟辛重撞个对脸儿可就麻烦了。得从内殿绕去侧门。

  将门虎女楼皇后悲从中来。都疯了!都疯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快把马吊禁了吧!

  辛重迈步进到大兴殿,但见青铜兽首香炉里徐徐冒着青烟。若有似无的龙涎香沁人心神。

  唐炼面色平和,一手朱笔,一手奏折,看的非常入神,就连殿里来人都没察觉。

  辛重唇角微弯。陛下勤于政事,百姓安居乐业,真好!真好!

  忽然,一股淡淡的的脂粉香袭入辛重鼻端。

  辛重蹙起眉头,目光深沉,望着神态专注的唐炼。

  唐炼感受到辛重灼热的视线,心里有些发慌。他抬起头,含笑招呼辛重,“小白,来来,坐下说话!”

  辛重行过礼,在唐炼对面坐下,不等他开口,唐炼率先问道:“算算日子,你家五郎也该到都城了吧?!”

  从盛元大帝那朝起,大秦和南齐就是睦邻友邦。两国商民往来不断。辛重的夫人便是南齐长乐侯的女儿。夫妇二人育有三女两子。辛夷最末。

  辛夷八岁那年随母亲回返南齐省亲时,和南齐太子赵靖成了好朋友,后又以伴读身份入读崇文馆。逢至年节回返大秦与父母家人团聚。

  一晃八年过去,太子赵靖慢慢开始处理国事。辛夷不想在南齐为官,便辞别了赵靖与长乐侯回返大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