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护长姐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69 2019.04.08 19:32

  香玉竹筒倒豆子似得,小嘴儿叭叭的一气儿说完。

  莫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来都城前,他打听的清清楚楚。姜大娘子幼年呆傻,十岁才会讲话。十二岁,姜老夫人把吕氏的嫁妆全部交给她掌管。说是她掌管,其实全靠继母帮忙打理。这两年又挣了不少。莫鹏寻思着,光挣的那些也够他们莫家花用五六年了。

  姜妧就是命好,有个能干的继母。要不就凭她一个黄毛丫头,哪能把偌大的产业料理的妥妥当当?!

  不过,莫鹏巴不得姜妧痴痴傻傻,如此一来,更好拿捏!

  但眼前这婢子不卑不亢,句句都说在点儿上。能是姜大娘子调教出来的吗?

  肯定不是!

  姜大娘子不顶用,身边的人就更不能马虎。一准儿是姜老夫人指点的。

  莫鹏琢磨香玉的功夫,莫狄给他递了好几次眼神。他见莫鹏一双眼黏在香玉身上,不禁暗暗叫苦。

  阿耶,你起色心不要紧,也得分场合,分时候啊!

  莫狄实在是着急,顾不得那许多,低低的咳嗽两声。

  莫鹏立刻回神,扭脸对姜老夫人说道:“老夫人,这是家母的一番心意,姜大娘子坚辞不受,未免有些不通人情。”他不敢把话说的太绝。若与姜家撕破脸皮,对他们半点好处都没有。

  莫鹏口口声声不通人情,听的姜老夫人唇角微坠,吩咐道:“什么镯子如此金贵?拿来我看!”目光在匣子上瞟两瞟。姜老夫人便有了计较。

  若猜的不错,那是莫王氏出阁时,她祖母给的添妆,是莫王氏最宝贝的首饰。姜老夫人心里更加不悦。

  连翘从香玉手上接过木匣,来到姜老夫人面前,打开给她过目。

  姜老夫人眸光顿时一黯。

  就是这对镯子!

  姜老夫人冲连翘点点头,连翘把盒盖盖上。

  “这么贵重的礼,福儿的确受不起。不是福儿不通人情。这对玉镯是阿娟出阁时,她祖母给的添妆。理应由你们莫家的长子嫡孙承继。福儿既不是你们莫家的人,就不能收你们莫家的传家之物!”

  莫鹏喉咙一紧。

  送姜妧传家之物,明摆着存了结亲的心思。但莫家不明说,光送东西。若姜家贸贸然收下,日后传扬出去姜妧的名声就毁了。到那时,姜妧就得许配给莫狄。

  莫鹏原打算姜妧收下玉镯,事就成了一大半。

  是以,方才莫鹏并没把这对镯子拿出来单独与姜老夫人说道说道,而是塞在一堆礼盒里。

  这对镯子不说世上难寻,也是价值不菲。姜家富庶,就更得多下本钱。

  舍小赚大!

  莫鹏万没想到。小没舍出去,大也没赚着!

  赔了!赔了!

  莫家父子欲哭无泪。

  香玉并和连翘二人听罢这对玉镯的故事,倒吸一口冷气。万幸大娘子一见这镯子就厌恶的不行,否则还真说不清了。

  香玉冷着脸横了莫狄一眼。

  长相平平,资质必定也平平。还存着算计大娘子的心思!无耻小贼!给大娘子提鞋都不配!

  姜泺面色骤然阴沉,开声道:“请莫兄将礼物都拿回去吧。”

  莫鹏满脸无辜,道:“老夫人,家母没有旁的念头,确是出自一番好意。我们两家常来常往,不分彼此。一对镯子又算的了什么呢?”

  姜老夫人双目微眯,一抹精光从她眸中划过。

  “莫贤侄此言差矣。纵使常来常往,礼数终归不能废。难道还能俩家并成一家吗?漫说是竹马之交,就是骨血至亲也没有两房并成一房的道理吧?”

  姜老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直接斩断了姜妧和莫狄的姻缘。

  莫鹏胸中一团怒火直冲头顶。没想到他好话说尽,姜老夫人还是毫不留情的驳了莫家的面子。

  岂有此理!莫鹏噌的站起身,向姜老夫人抱抱拳,“既如此,某告辞!”

  莫狄黑着脸将金镶木的匣子和那些锦盒一并揽进怀里。父子俩咬着后槽牙出了姜府。

  姜泺眉头紧蹙,不无担忧的说道:“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今次莫家有心示好,到头来却受了羞辱。我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姜老夫人垂下眼帘,默了默,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等阵让许管事遣人去定州访访,到底莫家是何光景。”

  姜泺十分赞同,“大人言之有理。方才莫狄应答避重就轻,我觉着他们必定有事隐瞒。可惜我只能靠耳朵辨识,要是能观其颜色就好了。”

  姜老夫人摆摆手,面带嫌恶的说道:“莫狄长相实在普通,与福儿不大相配。先前我念在与阿娟是旧识,才动了议亲的心思。而今一见,不论处事或是言谈,都与姜家格格不入。万幸我想等木卉回来做主,没有早早应承他们。否则,还不好收场了。”

  说的太对了!

  香玉一脸崇拜的望着姜老夫人连连点头。

  连翘压低声音,对姜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大娘子一见那对镯子脸色煞白,香梅去请胡医女了,这会儿应该诊完脉了。”

  闻言,姜老夫人和姜泺具是一惊。

  “清早出门时好好的……”姜老夫人急的眼眶发酸,”我得去瞧瞧福儿。“

  姜泺不便去鎏华院,便嘱咐香玉,胡医女诊完脉去朝晖院知会一声。

  *

  小吕氏、于氏还有称心三人围在床畔,殷殷注视着面色惨白的姜妧。

  “长姐,你再做噩梦就使人去唤我。不管多晚,我都来保护你!”称心的脚还没消肿,单腿站着,大半边身子依靠着小吕氏。

  小吕氏手指戳上称心脑门儿,嗔道:“你做噩梦的时候,吓的哇哇哭,还得我哄着你。这么快就长成大人,能保护长姐了??”

  称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奶声奶气的说:“阿娘,我没长大成人也得保护长姐呀!”

  小吕氏颇感安慰的轻抚称心的幼嫩的面颊,道:“不得了了,称心懂事了。”

  姜妧口唇青白,倚在床上全身上下一点劲都没有,心里却是暖融融的。

  胡医女写好方子交给香梅,“药抓回来,拿给我制成丸子,你们侍候大娘子每天早饭前服一粒,可别忘了。”

  香梅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婢和香玉一定记得牢牢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