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 松鹤院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144 2019.03.19 14:12

  姜妧瞥一眼镜中丁媪神态,挑眉问她:“何事?”

  丁媪犹疑片刻,老老实实的回道:“二夫人遣望春来请大娘子去松鹤院。”

  话刚说一半,小吕氏眉头微蹙,道:“福儿回来自是要去松鹤院的向大人报声平安的。就算来请,也不该是望春呀。”

  丁媪赶忙接道:“回禀夫人,三郎君闯了祸,老夫人正训斥他呢。二夫人是想让大娘子为三郎君说项。”

  小吕氏嘁一声,“他们娘俩倒是会挑时候。大人因何事不满?”

  “貌似是生意上的事体。婢这就去问个清楚。”姜家的男丁到了十三四岁就要学着收租放租,查阅往来账目等等事项。姜成在这方面更加早慧。他十一岁就会看账本了。姜老夫人总说他将来一定比姜二爷有出息。

  小吕氏嗯了声,道:“快去,快去。”

  丁媪得了令儿,脚步匆匆往外就走。

  姜妧拂开香梅拿金簪的手,执起台面上那朵玉色月季花插在发间,对着镜子左右照照,便站起来,对小吕氏说道:“二婶娘从前待我不薄,我帮三弟弟说两句好话解了围也属应当。”

  吕氏刚刚弃世那阵,二夫人于氏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待姜妧如同亲生女儿一样。彼时,阖府上下都认定姜妧这辈子就是个哑子,不能再开口讲话了。姜泺查遍名医典籍也是束手无策。于氏一个妇道人家,旁的事帮不上忙也插不上手。可她就是有股子热心肠,张罗着请名医请方士,没少出力。

  可等到姜妧大好了,于氏却又和她渐渐疏远了。待到姜妧将吕氏留下的产业经营的有声有色,于氏对她又冷淡不少。

  小吕氏一听就急了,“能叫你祖母发火的事体必定不小,你可得瞧准了再帮腔。要是惹得你祖母不高兴,气坏了身子可了不得。”

  姜妧含笑点头,“我省得。”

  小吕氏想了想,又道:“大人训斥成儿,我不便与你一同过去。若大人问起,你就说称心这边离不开人。”

  于氏和小吕氏虽是妯娌,但论年纪,于氏痴长几岁。逢至姜老夫人训斥姜成,小吕氏能避则避,免得于氏面子上挂不住。

  姜妧晓得个中因由,点头应了,带着香玉香梅去往松鹤院。

  鎏华院紧挨着松鹤院,半盏茶的功夫姜妧便到在正堂外面。还没进去,姜老夫人的声音顺着支起的窗棂传了出来,“你真个枉为姜家子孙!”

  姜妧心头一紧,暗道小吕氏所言非虚,姜老夫人果真动了气,非是训诫那么简单。

  这当儿,丁媪已经把事情始末大致弄了个明白。见姜妧尚未进屋,丁媪加快脚步到在她身侧,低声回禀:“三郎君嫌他方才接手的那个铺面租金太低,要加租子,可那租户死活不肯,说是当初东家答应过他永不加租。三郎君一气之下命令仆役把人家的门板卸了……”丁媪说罢,忍不住砸吧砸吧嘴,“这事儿可真是……”

  这事儿可真是办的不地道。

  姜妧心头又是一紧。

  “该不会是金光门米粮铺吧?”姜妧看向丁媪,丁媪一个劲儿的点头,“就是那间。怪不得方才望春吞吞吐吐,说一半藏一半的,我多问她两句,她就慌里慌张的走了……”丁媪咂摸咂摸嘴,若有所思的说道:“三郎君捅大篓子了!”

  姜家祖上是货郎子,走街串巷,小本经营,攒下些本钱以后,举家迁到都城,开了间绸缎庄子。买卖虽然不大,可好歹算是在都城扎了根。

  恐怕姜家先祖也没想到,一百多年后的姜家居然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贾。

  金光门米粮铺的店东苗季,十多年前到在都城,从姜家二爷姜泳的手里租的这间铺子。姜泳会花钱不会赚钱,平时大手大脚惯了的。苗季跟他套套近乎,说上两句可心的话儿,姜泳就一拍胸脯应允苗季永不加租。

  当时为了这件事,姜澈没少数落姜泳,说他耳根子软,容易上当受骗。

  数落归数落,姜家做生意从来都是一诺千金,只要应承了就绝不会反口。十多年了,一直都是那个价钱,从没涨过。

  “你管铺子才几天,就做出这等背信弃义的事体?你、你、你真是……”龙头拐点地的声音和姜老夫人的咳嗽声同样急促。

  姜妧恐怕姜老夫人气出毛病,赶紧撩帘进去。

  三郎君姜成直身跪在正中央,于氏站在姜成身侧,眼角余光扫到姜妧的身影,开口便道:“大人休要着恼,其实成儿也是有苦衷的……”

  姜老夫人差点翻白眼儿,咳的上气不接下气。

  姜妧顾不得行礼,径直到在姜老夫人跟前,替她捋顺着胸口,转回头对姜成说道:“成儿,你快向祖母认个错儿,求她老人家别再生气了。”

  姜成瞟一眼姜妧,闷哼一声,把头扭向旁边。

  两人目光相触的刹那,姜妧从他眼里看到了些些不忿。

  姜成比姜妧只小了五个多月。因他二人年纪相仿佛,从前于氏经常带他去鎏华院和姜妧作伴。

  如今反倒生分了。

  姜妧暗自太息的当儿,姜老夫人总算止住咳,她握住姜妧的手,问道:“回来的路上出了岔子?”语气甚是亲和,全然不见喝斥姜成的严厉。

  姜老夫人打小就偏疼姜妧,连跟她说话都是轻声轻气的,唯恐惊了她。

  至于么?!姜成下巴绷的紧紧的,十分不悦的撇了撇嘴角。

  姜妧柔声回道:“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小事。”

  跟她做的那个噩梦相比,目下发生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姜老夫人没有细问,目光转向姜成,“你阿耶玩心重,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他手底下的产业不蚀了本儿就算好样的。我原指望你能早早替你阿耶挑起这副担子,也好叫你大伯松快松快。可你做出这等事体,叫我如何能放心?”

  于氏一听姜老夫人语气软了,赶忙说道:“大人,那苗季就是欺负井之老实。十多年前的金光门和现而今的金光门怎么能比?从打利人市一开,金光门都要被南来北往的客商给踏平了。成儿是想将铺面收回来,开间绸缎庄子,好歹姜家是做绸缎庄子起家的……”

  于氏眉飞色舞的说着,全没留意姜老夫人脸色越来越黑。

  “住口!”姜老夫人终于忍无可忍,沉声喝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