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 水盈院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372 2019.04.16 20:34

  小吕氏没想到姜妧居然有这份胆气。

  虽说姜家不似那等高门大宅,但女孩子终归还是得顾惜名声。姜妧手无缚鸡之力,万一真被贼人掳走,还怎么嫁人?

  “福儿,你二叔人面广,有他和你三师父就够了,不用你搀和进来。”

  姜妧垂下眼帘,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阿娘,自己的事,就应该自己解决。这一次,我不想再等人搭救。”

  小吕氏一怔,“福儿,你说的什么,什么叫再等人搭救?!”

  姜妧仰起头,看向小吕氏,露出一抹孩子气的笑容,“没什么,阿娘快吃吧。”

  望着姜妧稚嫩的面庞,小吕氏有些恍惚,明明是自己最熟悉的人儿,却总觉得跟以前不大一样了。

  *

  回到水盈院,于氏侍候姜泳换上簇新的常服。两人分别多时,家里发生了不少事情,于氏一一说给姜泳知道。

  “那莫家顶不是东西,算计福儿不成,就要用强。大人这次真是老马失蹄!”

  姜泳竖起眉眼,“别瞎说!什么老马失蹄?我阿娘属羊不属马!”

  于氏满脸堆笑,“是是,说错了,说错了。这叫……这叫引狼入室!”

  “不是马就是狼,合着里里外外都没人什么事儿。”姜泳睇一眼于氏,“你跟我详细讲讲米粮铺的事儿,方才阿娘就说了个大概。我听着是成儿闯祸,福儿给补救的,是不是?”

  于氏脸登时就红了。

  要不是她整天在姜成跟前说三道四,也就不能出这档子事。说到底,就是她这个做娘的嘴碎。

  “诶?你怎么不说话?刚才不是挺能说的?”

  姜泳伸出手轻轻捏住于氏的耳垂晃两晃,“我不跟你耍混也不跟你吵闹,你就放心大胆的说。”

  于氏的脸更红了,一把拍掉姜泳的手,嗔道:“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稳重。要叫人看见可怎么好?!”

  姜泳笑嘻嘻的收回手,正正容色,“行啦,你说吧。”

  于氏想了想,把自己挑唆那段隐下不提,从姜成卸门板开始说起。

  听的姜泳连连皱眉。这混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等大兄病好了再收拾他!

  等讲到姜妧温声细语的把事情料理妥当。

  姜泳眉头舒展,心道,幸亏大侄女是个明白人,办的都是明白事。

  于氏说罢,喝了两口水,又道:“井之,这次全赖福儿帮忙周全。要说起来,我们欠大房的太多了。大伯要不是怕家里没人支应,就不会病没好利索就着急上路。

  小叔眼盲,在外酬酢不大方便。你全须全尾的怎么就不能多多体谅大伯呢?眼瞅着大人一天天的上了年纪,你再这么吊儿郎当的,她老人家嘴上不说,心里终归记挂着。你做甩手掌柜这么些年,也该帮大伯分担分担了。”

  以前于氏劝姜泳上进,姜泳都是左耳听右耳冒,说得多了,就摆脸色。这次,姜泳真的听入耳了。

  妻子说的没错,老母亲眼瞅着快六十了,大兄常年在外奔波,累的都病倒了。要真有个三长两短,哭都来不及。

  于氏见他不语,继续说道:“你要是能在家帮大伯支应着,这次也用不着福儿抛头露面不是?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娘子,去给成儿收拾烂摊子,我做婶婶的都觉得臊得慌。还有莫家,都欺负上门儿来了。小叔是斯文人,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他们莫家凭什么嚣张,不就是打量你和大伯没在家吗?”

  提起莫家,姜泳愤愤的闷哼一声,“再敢来,看我不打折他们的腿。”

  “井之要我说,你不如先帮忙打听打听究竟是不是莫家要对福儿不利。”

  姜泳嗯了声,“我这就写请帖命人送出去,明儿个晌午我请几个地面儿上混的明白的吃顿酒,问一问。真要是姓莫的搞鬼,我绝不轻饶了他!”

  于氏闻言脸色煞白,“井之,有官府有律法,你可别闹出人命啊!”

  姜泳眼波一横,不耐烦的摆摆手,“我知道,我知道。我又不是愣头青,不会莽撞行事。”

  于氏半信半疑,道:”你心中有数就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