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吃笼饼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11 2019.04.13 19:25

  随着天气一日热过一日,彩霞街上的人流也越来越旺。

  未到天光大亮,笼饼摊上已经坐满了人。

  辛夷和阿甲来的不早不晚正是时候,恰好空出两个空位。主仆俩坐下,要了三屉笼饼,两碗粥,再加一碟酱菜。

  吃小摊不能讲究太多。遇到人多的时候就得搭着坐。一张四人桌除了辛夷主仆俩,还有一对健硕的胡人。三十岁上下,络腮胡,浓眉毛。俩人也不说话,只管一个接一个的往嘴里塞包子。

  阿甲第一次和辛夷同桌而坐,局促的手都不知怎么摆好,一会儿放桌上,一会儿放膝头,忙忙活活一脑门子汗。辛夷晓得他忐忑,便故意说些闲话。

  “你看那边的馄饨摊,围满了人,想来味道一定不错。”

  阿甲嘴角一撇,“郎君,不是馄饨好吃,是馄饨西施好看。”

  “馄饨西施?!”辛夷诧异。认真望望那边,馄饨西施正背对着他们,样貌如何看不清。单看背影却是窈窕婀娜。食客大多二三十岁,一边吃着碗里的馄饨,一边往她脸上瞟。既饱了眼福,又饱了口福。

  辛夷哦了声,收回目光。

  “郎君想吃馄饨,等晚上来。老张馄饨专做夜市。汤鲜味美,比那边的正宗。”说起吃,阿甲滔滔不绝。

  辛夷笑着说了声好。

  热腾腾的笼饼和大碗梗米粥上了桌,主仆俩都顾不上说话,专心吃饭。

  同桌那俩人住了筷子,却并不急着走,叽里咕噜的商量事。初时声音很小,但见辛夷和阿甲连眼皮都不抬,就慢慢放开了。

  “他倒是有眼色,一挑就挑中了永阳坊姜家。”

  “这趟差事不轻松。姜家大娘子出来进去都有会武的跟着,稍有不慎,就得折!”

  “你怕她怎的?她会武,咱们也会!女流之辈,能厉害到哪儿去。事儿办成了,分了钱,下半辈子享用不尽!要我说,这是美差。他又指明不留活口……那娇滴滴的小娘子,你不眼馋?”

  “……”

  “他之所以找上咱们,就是因为咱们是胡人,家在千里远,等事情了解咱就速速回去。以后再不踏足大秦半步。那些钱足够下半辈子逍遥快活了。”

  “行!豁出去了。等今晚就给他回话,这活儿,咱们接了!”

  “不过,三七分可不行。至少也得四六,五五最好。”

  “他能干吗?”

  “怎么不能?他光是负责打探消息。咱俩可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一不小心就没命了。他只说自己姓孙,是常州人氏。具体怎样咱们一概不清。万一这事漏了底,他还不麻溜匿了?”

  “……”

  辛夷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如果他没听错的话,那俩人意欲对姜家大娘子不利。

  在南齐,有胡人为官。老长乐侯跟他们常有往来,辛夷也就跟着学了点胡人的家乡话。但他最擅长的是贵霜和吐蕃语。

  辛夷将那俩歹人说言在脑子里过两遍,确定说的是姜家大娘子无疑。可具体的就听不大懂了。

  皮薄馅大的羊肉笼饼顿时味同嚼蜡。

  他俩就是动动嘴皮子说说而已。就算报官,他俩抵死不认也不能定罪。且此事还有幕后主使,若贸贸然打草惊蛇,就断了线索。

  难道要让姜家大娘子以身犯险?

  辛夷一想起幂篱下那人纤细的身影……

  那样柔弱的人儿,哪能经得住?!

  不行!好赖得给姜家送个信儿去。

  那俩人商量的差不离,起身会钞。辛夷俯在阿甲耳际,小声叮嘱。

  阿甲听罢,晓得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慎重的点头应是。

  *

  姜澈一直昏迷,直到晌午还没醒。

  胡医女脸色不好看了。她不是怕丢人,而是担心姜澈的病情有变。当即便命人拿她的名刺去回春堂请她师父梅老大夫。

  香玉觑个空当,去寻燕三娘。她前儿把在金光门米粮铺门前遇见的那俩人画了像,又细细与燕三娘描绘一番。此事可大可小,燕三娘当晚就托人去问。

  结果却令燕三娘非常震惊。

  “三师父,你说那人是辛丞相的儿子?”香玉忍不住拔高了调门。

  燕三娘把食指竖在出边,示意香玉小点声。她特意把白小乙支到姜妧那边,为的就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辛五郎,人称无瑕公子。”燕三娘神色凝重。

  哼!无瑕?!无耻才对!香玉年纪小没经过事,燕三娘可是走南闯北什么都见识过的。她一听香玉说那人眼神如何如何,就知是登徒子。万没想到居然是人称无瑕公子的辛五郎。

  香玉欲哭无泪。她怎么那么笨呢,居然没想到有人心悦大娘子。

  “这可怎么好?”

  燕三娘镇定自若,一手攥住剑柄,一手握软巾,来回擦拭剑身。不几下的功夫,精钢铸就的宝剑就泛起了一层森冷的光晕。

  “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什么不好的。”燕三娘擦剑越发起劲。这把剑多年没舔过血了!

  香玉连连摆手,信誓旦旦道:“打死婢,婢都不会对别人说的!”

  燕三娘眉梢一挑,“这不就得了?大爷病着,大娘子也不会出去逛游,狂蜂浪蝶近不了大娘子的身。”手腕一抖挽出一串漂亮的剑花。

  燕三娘唇角一撇,“这事你不用向大娘子回禀,免得她胡思乱想,夜里睡不好觉。你只告诉香梅,恐防莫家报复,多多提防。”

  香玉嗯了声,“婢省得,三师父放心。”

  “单这一次,还不能断定就是辛五对大娘子起了念头,若是真有下次……”燕三娘双目微眯,一道寒光骤然划过。

  香玉精神一振,追问道:“怎样?”

  打一顿还是骂一顿?反正她都能胜任。

  “到时候再说吧!”燕三娘意味深长的紧抿唇角,继续擦剑。管他辛丞相旧丞相,谁敢对姜妧起歪心,先问过她燕三娘的剑!真当商贾家的女儿不金贵,能随意攀折?他要是敢来,断叫他尝尝苦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