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9 罚留堂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92 2019.05.02 19:57

  姜妧到在玉兰斋,佟掌柜拿出薛堂长的名刺递给她。

  “雅慧学堂,薛堂长……”姜妧轻声念道,眉头微微蹙起,“据我所知,雅慧学堂的笔墨也是尚儒阁供给……”

  佟掌柜脸色一红,道:“我家小胜子年初刚进了雅慧学堂。前儿个他回来跟我说,薛堂长想买些好笔好墨奖励勤奋的学生。小胜子耳朵长,嘴也快。他告诉薛堂长我是玉兰斋的掌柜。薛堂长就把我叫去简单聊了聊,他说要定制五十支狼毫,但价钱上我做不了主,还得东家拿个主意。我琢磨着,兴许尚儒阁的新掌柜不合薛堂长的眼缘吧。”

  “尚儒阁换了掌柜?”

  “正是。”

  原来如此。

  见姜妧不语,佟掌柜又道:“小的也知没什么赚头,若大娘子为难,小的推了便是。”

  姜妧唇角弯弯,笑道:“千万别推,这是长久的买卖,要是做的好了,说不定咱们玉兰斋能多条路子。”

  闻言,佟掌柜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心道:大娘子看明白了这里头的门道。

  尚儒阁与城中学堂、书院以及诗社的协作关系不是一天两天。而今,雅慧学堂摆明了要甩开尚儒阁。此先例一开,说不定其他人也会纷纷效仿。

  姜妧接过名刺,“等会叫人送张拜帖过去,明儿我亲自去雅慧学堂和薛堂长细谈。你和制笔师傅说一声,叫他们列个单子多备些材料。既是小孩子用的,笔杆幼一些,料子不要多名贵,但必须好用又耐用。”

  “大娘子,还没谈妥就备料,是不是早了点?”她听薛堂长那意思,还有几家正在谈着呢。毕竟人家是主顾,得挑合心意的。

  姜妧浅浅笑了,“不早,先备下吧。要是成了,少不了小胜子的回佣。”

  未来的状元郎,探花郎自小用的就是玉兰斋的文房,那以后玉兰斋的名号必定是响当当的。这生意怎么算都是稳赚不亏的。

  佟掌柜没想到自家那个淘气惹祸的臭小子办了回明白事,嘴上连说不用,心里却乐开了花。

  *

  雅慧学堂依山而建,触目所及一片葱绿,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中,景致当真喜人。

  姜妧清早出门,到在雅慧学堂已日上三竿。阍人领着姜妧和佟掌柜来到偏厅,小仆随之奉上香茶。

  断断续续的读书声传了过来。

  “尺璧非宝,寸阴是竞。资父事君,曰严与敬……”

  姜妧唇角弯弯,慨叹道:“能读书真好。”她羡慕学堂的孩子能在该读书的年纪读书,该考学的年纪考学。哪像她,十岁之前是个不通人事的痴儿,白白虚度了大把好时光。

  等不多时,白发苍苍的薛堂长来了。姜妧忙起身向他行礼。

  薛堂长没想到玉兰斋的东家居然是个跟自家孙女差不多年纪的小丫头,见到姜妧先是一愣。

  两人落座,薛堂长直入正题。

  “雅慧学堂乃是义学,得蒙善长仁翁资助才能办的有声有色。我们这里多是寒门学子,家中清贫买不起纸笔的,就由学堂供给。但又不能骄纵的孩子们不知惜物,所以必须德行好,学问好才能获得。”

  薛堂长对学生教导严苛,姜妧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近来尚儒阁换了掌柜,价钱上有点谈不拢。”薛堂长并不隐瞒,而是将内情对姜妧言明。

  佟掌柜去打听过了,尚儒阁的新任掌柜是个刻薄的。原先的掌柜病故之后,那些老人儿都被他找由头撵回家去了。像雅慧学堂这种不赚钱的买卖,想来不合他的胃口。

  姜妧转头吩咐佟掌柜将准备好的笔盒呈给薛堂长,“这是我们玉兰斋的特制的狼毫,薛堂长可以留下用用看,若合适,就叫小胜子知会佟掌柜便是。至于价钱,还按您与尚儒阁从前定的来。另外,每支笔赠送两刀元书纸。如果薛堂长想要好一点的笺纸给个本钱即可。您看这样行吗?”

  太行了啊!

  头先薛堂长还有点犯愁不好开口跟小丫头议价。这下倒好,小丫头是个爽快人,省的他为难了。

  薛堂长正高兴呢,就听姜妧又道:“除此之外,我保证只要玉兰斋在一天,就绝不会抬价。这些等回头都写在契约里,白纸黑字,没的抵赖。”

  薛堂长神情一肃。

  小丫头是个办实事的,不忽悠人。

  原本还有三五家文墨铺子等着谈,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薛堂长从笔盒里取出毛笔认真端看,又握在手里比划比划,“笔杆细且轻……”

  姜妧接道:“小孩子的手小一点,笔杆细点正合适。”

  薛堂长十分满意的拈须笑了。

  谈罢细节,薛堂长亲自送姜妧出来。姜妧婉拒数次,薛堂长仍旧坚持。

  姜妧也就不再与他客套,两人边走边闲聊。

  薛堂长一指廊下的空地,“等明天移几株花鹤翎种到这里。”

  姜妧笑吟吟的说道:“薛堂长是惜花人呢。”

  薛堂长手捻胡须,哈哈笑了。

  辛夷领着孩子们读了会千字文,便让他们照着临。

  山风习习,吹淡了仲夏酷热。

  辛夷手握书卷,看的入迷,若有似无的香风窜入鼻端。

  凤髓香……

  姜大娘子惯用的……

  辛夷抬起眼帘,透过支起的窗棂望见了那人婷婷倩影。

  姜大娘子?!

  虽然头戴幂篱,辛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呀!阿娘!阿娘!”

  小胜子抛下蘸饱墨的笔,撅着屁股朝窗外小声唤道。隔得太远,佟掌柜当然听不到。小胜子急的不行,一声高过一声。

  阿娘?!辛夷面色阴沉,拎起手边的戒尺在桌上敲了敲,“写字要专心!想阿娘了,回家就能见着了。”

  小胜子委委屈屈指着外面,“先生,我阿娘就在那儿呢……”

  辛夷顺着小胜子的手指看去,姜大娘子左边是堂长,右边是一裹着头巾的妇人。

  哦,她是小胜子的娘。辛夷恍然。

  小胜子见他没有责罚的意思,胆子大了起来。

  “我阿娘是玉兰斋的掌柜。”

  “呀!你阿娘真厉害,都当上掌柜了呢。”坐他旁边的小孩叼着笔杆十分羡慕的说道。

  小胜子胸脯一挺,“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谁的娘。”

  辛夷大袖一甩,端起师长的派头,沉声道:“葛胜,今儿个罚你留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