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4 华清庵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97 2019.05.27 19:50

  次日,蓝府尹回到衙署,顾不得休息,匆匆去寻白捕头。

  “老白!”蓝府尹满面焦灼,“不得了了!”

  伏案书写公文的白捕头仰起脸,“怎么?侯爷怪罪你了?”起身去给蓝府尹倒了杯温开水,“坐下慢慢说。”

  蓝府尹一屁股坐在圈椅上,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水落肚,“侯爷并没见罪。你可知冷八娘一个多月前随老侯夫人去华清庵了,待过了八月节才能回。我从淮阴侯府出来,正巧遇见恭王府的袁长史,与他聊了两句。他记得清清楚楚,启程那日飘着毛毛细雨,冷八娘出门时绊了一跤,老侯夫人当即撂了脸子。还是侯爷柔声细语哄着,亲自把她老人家扶上车的。”

  白捕头凝思不语。

  “既如此,那么去到各个府上送礼的,就不是真正的冷八娘。江湖人都会易容,改变样貌并不稀奇。可就算易容,真能做到毫无破绽?”蓝府尹手捻胡须,又道:“证邪宫在京郊十数年,素来与官府井水不犯河水,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蓝府尹问到了关键所在,白捕头沉吟片刻,道:“证邪宫乃是邪门歪道,他们的想法异于常人。谁知是哪根筋搭错了,非得置人于死地。”

  蓝府尹嘿嘿笑了,“难道你想去证邪宫亲自问一问?”

  “就算我能进的了证邪宫的门,人家也不会乖乖答我就是了。不过,好歹案子有了眉目,没有白忙一场。”

  蓝府尹干笑两声,“其实没什么两样。单凭只言片语拼凑而成的事情经过,只是我们的猜测,够不上去证邪宫查问,更不能令真凶入罪。甚至连谁是真凶都不知道。”

  “且看吧。证邪宫此番没能在都城掀起太大风浪,只怕还留有后招。”白捕头叹口气,“武林正道与证邪宫的较量已有十数年光景,由他们出面清剿,不仅师出有名,且实力相当,若是筹算得宜,说不定能一举将这根毒刺拔去。”

  “江湖事江湖了,倒是省了我们好多力气。”

  “东岳观高手辈出,又与证邪宫势不两立,若是由东岳观牵头,联系各派掌门应该能够成事。”

  蓝府尹闻听此言,精神为之一振,“素闻辛丞相与东岳观观主有些交情,他要是肯帮忙写封信送去,东岳观定不会推辞。”

  “辛丞相那人向来公事公办,你要是与他商议,只怕他宁可调兵平灭证邪宫,也不会相求东岳观。”

  确如白捕头所言,辛重越得陛下爱重,就越是谨言慎行。想让他假公济私,比登天还难。

  蓝府尹思忖须臾,“证邪宫从无到有,屹立十年不倒,要想将其根除,并非易事,须得从长计议……”

  *

  这边厢蓝府尹和白捕头动了借刀杀人的念头,那边厢证邪宫上上下下正在准备即将到来的八月节。

  证邪宫依树而建,古木森森,遮阴避日,就连白天都难得见到阳光。粗壮的枝桠上,悬垂着盏盏拙朴的灯笼。红绿青黄各色穿插,倒也别有一番情致。

  “阿四,你瞧,这是我在沈宏阁买的耳坠子,好不好看?”阿六笑吟吟的问道。

  “我们这副怪模样,打扮也没用。”阿四淡淡的瞟了一眼,意兴阑珊的说道:“阿六,你既有机会去都城,还回来作甚?何不远走高飞,离证邪宫远远的。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不是人过的!”

  阿六一听就变了脸色,忙探出头去四下张望,确定附近没人,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掉转身俯在阿四耳际,低声埋怨:“你吃拧了还是起猛了,这种话你也敢说?要是叫人听见,去告诉师父,你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保不住就保不住!”阿四眼里登时溢满了泪,伸手扯起阿六的手腕,把她拖到铜镜前,“你看看我,再看看你自己。你说,你愿意这么过一辈子么?”

  铜镜里,阿四和阿六的模样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阿六年纪幼些,眉宇间尚存少女的娇憨,身形略单薄。阿四则稍显成熟,丰腴少许。

  阿六垂下眼帘,避开镜中的自己,“阿四,我们又能如何?况且,也不止是你我,住在影阁里的,不都一样?”

  阿四拧起唇角,愤愤的闷哼一声,“他思念旧情人,就把我们都弄的跟他那旧情人一模一样。他就是个疯子!”

  闻言,阿六彻底慌了,抬手堵上阿四的嘴,“你听谁说的?这话可不能乱传。要是传到师父耳朵里,他……他必会叫你生不如死!“

  不知是疼还是被阿六吓到,阿四眼眶里含的泪终于流了下来,滴在阿六细嫩的手背上,滚烫滚烫,灼的她心都痛了。

  阿六从记事起,就住在影阁。

  顾名思义,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墨霄那旧情人的影子。

  不仅她们,就连伺候她们的婢女也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五官样貌分毫不差。她们都是孤女,没有父母亲人,唯有相互依靠。

  一个月前,墨霄吩咐阿六去都城假扮冷八娘时,阿六高兴的快要疯了。当她戴上人皮面具,顶着冷八娘的脸孔穿行在都城的大街小巷,阿六觉得自己也算在这世上活过一遭。

  阿四问她为什么要回来。

  她也想过就此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然而,她不能。她知道,不论走去哪里,墨霄都有办法抓她回来。

  逃,没有用。没人能逃得出墨霄的掌控。阿六不逃,她要好好的活下去,活的比墨霄久。等他死了,她就自由了。

  就好像阿二。她逃了,成功了,可最后还不是惨死在墨霄手中?

  阿四无助且惶惶的哽咽道:“阿六,我又有了身子,怎么办,怎么办?”

  阿六脑子嗡的一声。

  “怎么又有了?”不是抱怨也不是埋怨。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心疼。

  在影阁,虽然都长着一样的脸,脾性却是迥异。阿六独独与阿四交好,她俩就好像亲姐妹一般。

  阿四今年刚满双十。曾为墨霄产下一个儿子。还没等阿四为他取名,就被墨霄带走了。至今再没见过。阿四不敢哭,更不敢抱怨,甚至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的伤心。因为,墨霄不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