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2 谋出路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111 2019.05.14 19:13

  隔日傍晚,白小乙从山庄回来了。

  “一刀从后背刺到前心,身上还有多处骨折,人都没了样子,能有口气在真是命大。”白小乙心有余悸的说道。

  她跟燕三娘走南闯北,不是没见过骇人的场面。可那人伤势甚为严重,即便胆大如白小乙,也不忍多看哪怕一眼。

  姜妧攥紧帕子,忧心忡忡的问道:“钟先生能辨出那人来历么?”

  钟冼会武功懂医术,跟在吕甫身边七八年。吕甫拿他当自家子侄一般对待。

  “钟先生不敢确定。他说那人八成是魔门的。”

  “魔门?”姜妧和燕三娘异口同声的问道。

  “外祖父知道么?”姜妧又问。

  白小乙嗯了声,“老太爷说好歹是条性命,先把人救回来再谈其他。”

  “是了,好歹是条命。”姜妧紧抿唇角,神情严肃。

  燕三娘也点点头,道:“魔门也好,正道也罢。都是爹生娘养的,不能因她身份特殊就见死不救。不过,治好以后,断不能留她,早早送走才是正经。”

  “钟先生省得。可那娘子伤的实在太重了,前前后后加一起七八天了,到现在都没醒呢。”白小乙叹口气,小声咕哝,“也不知能不能醒。”

  燕三娘横她一眼,“别说丧气话,以钟先生的医术定能医得好。”

  白小乙胡乱应承着,猛然想起进城时听到的逸闻,“威宁侯家的十娘子没了!”

  姜妧和燕三娘早就知道这事,根本不觉得意外。

  白小乙有些泄气,“你们都听说了呀。”

  “长耳朵的都知道了。”燕三娘道。

  白小乙摇头晃脑的显摆,“那你们肯定不知道,十娘子的死有可疑。”

  “嗯?”燕三娘瞪大眼,“你从哪听来的?”

  “进城时,有俩捕快跟在我后头,嘀嘀咕咕说的可热闹。我……”白小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偷听来着。”

  燕三娘絮絮叮嘱,“既如此,这话不能在外宣讲。衙门自有衙门的规矩。要是传扬出去,耽误人家办案可就是一桩大罪。”

  白小乙向来听燕三娘的话,不但入了耳朵,也一并记在心上,话锋一转,“而今外间热闹的紧,通衢大街上已经开始预备八月节的花灯会了。”白小乙在外边走这一趟,属实不亏。

  她不说,姜妧差点忘了吩咐。

  “快去熙熙楼定月饼,阿丁走的时候叫他一并捎上。”

  香玉抿着嘴乐,“大娘子莫慌,嬷嬷早定下了。要是今儿才去,可来不及了。”

  姜妧松了口气,“幸好有嬷嬷帮忙打点。”擎起茶盏,喜滋滋的自言自语道:“今年能过个团团圆圆的八月节,真好。”

  哪年不都是团团圆圆的?

  白小乙觉着她这话说的挺奇怪。但也没多想,跟燕三娘回去用饭。

  *

  大长公主府

  唐若茹斜倚在凭几上与鲁遗手谈。

  唐若茹执黑子,落在棋盘一角,“再过几天,松儿和良儿就要下场了。”

  鲁遗拈起白子,凝神静思,心不在焉的唔了声。他已经年过五旬,却不见老态。木簪绾发,宽袍大袖,颇觉俊逸。

  唐若茹十分不悦的扬手在他眼前晃两晃,怨怪道:“你这人真够凉薄。纵使不是自小养在身边,也不该这般冷淡。”

  鲁遗收回思绪,顺着唐若茹保养得宜的手向她的脸看去。

  一颦一笑,依旧动人。

  鲁遗片刻失神。

  “他二人可都是你鲁家血脉。”唐若茹加重了语气。

  鲁遗轻哼,“要不是你当年自作主张,把大郎送出府去,哪至于成了而今这副局面?”

  “那有什么办法?原本并没打算让大郎流落在外。”唐若茹红了眼眶,“我这做母亲的哪里舍得把亲生儿子送出去养?那时我刚怀胎七月就产下大郎,你又没在都城。我想跟你商量又寻不到人。我对外人说孩子月份小,没能养活。用这一招瞒天过海,不就是想留下条血脉,万一事败,逢至祭日也有人给你我上柱香?”

  彼时,先帝病重,唐炼监国。唐若茹想趁机发动宫变。她自认为稳操胜券。却没想到真正行事,接二连三的受挫。

  先是禁军头领换了人,后有月胭从魏无伤那里盗走鱼符,以至于取不出粮草银钱。

  唐若茹恨月胭入骨,魏无伤自然也恨,不断派出高手去杀月胭。可这么多年过去,月胭非但没死,证邪宫还一日壮大过一日。

  更令唐若茹懊恼的是,她把大郎交予亲信抚养。可就在月胭盗取鱼符不久,亲信所在的村落发生地动,大郎下落不明。唐若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寻回大郎时,他已经快满弱冠了。

  收养程孜的那户人家虽说供他吃喝,也让他读书。但到底是底蕴不足,养的程孜毫无远见。

  鲁遗之所以埋怨,也是因为程孜谈吐学识跟他想象的差的太多。

  一说起当年那些事,桩桩件件都跟唐若茹筹算的拧着来。

  见她红了眼眶,鲁遗语气软了许多,“好了,好了。你瞧你,那是我的孙儿,哪能不想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看见刘焅心里就堵得慌。阿稚也是,恁的胆大。好好的弄什么狸猫换太子,又把那刘焅纵容的没个人样。”

  年轻时,鲁遗没有这许多牢骚。

  人上了年纪,就想含饴弄孙,尽享天伦。可外孙不是外孙,孙子不能相认。

  大事没成,家又不成家。

  鲁遗抱怨归抱怨,唐若茹到底是大长公主,总不能跟她吵。况且,他也知道,此事没成,唐若茹比谁都窝火。

  她的野心太大,大到鲁遗都觉得可怕。

  “你想让松儿和良儿走仕途未尝不可。或者等过两年,把他俩再认回来,也就没有遗憾了。”

  大长公主横了鲁遗一眼,“大郎当了一辈子官,才混了个著作郎。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松儿和良儿浪费大好光阴,为阿土那小子卖命。”

  鲁遗心肝乱颤,“你该不会还没绝了那念想吧?你说你,怎么就一根筋呢?鱼符抢不回来了,咱俩也老了,安安生生的过几天舒坦日子不行吗?”

  “不行!必须不行!”唐若茹拢拢鬓发,“等八月节我要见见松儿和良儿。大郎说了,松儿是个有出息的,良儿更是八面玲珑。没了鱼符怕什么,这些年祝家经营的不差,存下的钱应该够用。是时候好好筹谋以后的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