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绑了她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116 2019.04.09 19:28

  胡医女看向姜妧,道:“近日大娘子思虑过甚,导致心火过盛。药只能起到宁神的作用,关键还得靠大娘子自己调节心绪。”

  于氏接道:“要不是今儿这事,我们都不知道福儿为梦境苦恼。不过也好,福儿把藏在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有我们帮着分担。福儿只管好生将养,旁的不要理。”

  说罢,姜老夫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什么梦境?说来我听听。”

  “祖母?”姜妧直起身,循声望去。

  “快躺下,快躺下!”姜老夫人温声嘱咐。

  小吕氏和于氏给姜老夫人行过礼。

  一个说:“福儿在山庄时做了个噩梦……”

  另一个赶紧接话,“梦见她带大壮在郊野赏景,忽的从天上飞来一方金镶木的匣子……”

  “福儿还没等弄明白怎么回事呢,一双碧玉镯就从匣子里跳出来,一个套住大壮的脖颈,一个箍住福儿的身子。任她俩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到最后她跟大壮竟被……”小吕氏停顿片刻,还是说了下去,“被活活憋死了。”

  姜妧并没把自己梦中所见和盘托出。一来羞于启齿,二来,在她梦中,姜老夫人没捱到年尾就过世了。姜妧不想让姜老夫人为此忧虑。

  但她却也是因那对镯子而死的。

  她嫁去定州不够三天,莫狄就将那对玉镯哄去还给莫老夫人。纵使姜妧气恼,也无计可施。她那时还谨记姜老夫人教诲,对莫老夫人尽心侍奉。

  莫家上下一心,装的人模狗样,把姜妧的嫁妆骗的差不离,就露出了本性。莫狄先是瞒着她去烟街柳巷,再以后,瞒都不瞒,大大方方的去。

  姜妧向莫老夫人哭诉。

  莫老夫人轻飘飘的回她一句,“你捆不住夫君的心,反倒在我跟前哭个什么?”

  自此,姜妧彻底认清了莫家人的嘴脸。

  她出嫁时,燕三娘带白小乙回青莲山了却一桩旧事。待事情办完,来到定州,姜妧已是身怀六甲。燕三娘潜进莫家,见姜妧竟是这般光景,懊悔不迭。燕三娘与姜妧约定,待孩子满月,就带她母子,以及连翘等人远走他乡。

  姜妧有了盼头,对莫狄做出的那些荒唐事置若罔闻,只专心安胎。

  怎奈莫家一心想要逼死姜妧。但见姜妧身子一日好过一日,莫家认定有大壮镇住,姜妧不会死。

  于是,那日莫老妇人来到姜妧居处,进到院里就命人将大壮拖去宰杀,并捧出摔成两半的玉镯哭天抢地,说是大壮冲撞的,大壮毁了她祖母给的添妆……

  言之凿凿,悲凉凄怆。

  姜妧跪在地上,向她苦苦哀求,动了胎气,以至小产血崩,香消玉殒。

  梦中所见,宛如亲历。姜妧手抚隐隐作痛的小腹,紧咬下唇。

  小吕氏和于氏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把姜老夫人让到床边的鼓凳上坐下。

  “福儿觉着这梦不吉利,闷在心里好几天也不敢对人说。方才莫家送来礼物,福儿一眼就认出那方木匣,就连那对玉镯也跟她梦里的一模一样。”小吕氏懊恼不已。是她疏忽了,居然没察觉姜妧有异。

  姜老夫人险些坠泪。

  即便他们给姜妧再多疼爱,终归不及亲生母亲。也难怪姜妧着急要见阿耶,孩子受了惊吓,还是得父母安抚。

  可惜宝珠不在了……

  “大人,不知那对镯子……”于氏小心翼翼的发问。

  “还给他们了!”姜老夫人长叹一声,“那是阿娟祖母给她的。若福儿收下,以后倒说不清了。这事怪我,光顾着说话,没看看那些礼物都是什么。只当是寻常的簪花首饰,没有多想就命人送到鎏华院来。不过,我做主把那些东西退给莫家,木卉应该也会赞成。”

  “赞成,赞成。”小吕氏直个劲儿的点头。

  闻听此言,姜妧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不嫁给莫狄,她和大壮都不会枉死。现在她只盼望阿耶早早回来,祖母身体康健,一家人齐齐整整,好好过日子。

  姜老夫人握住姜妧冰凉的小手,心肝宝贝的安抚了好一阵,便命人将饭菜摆在鎏华院。

  小吕氏把称心送回飞鸿院,又折返回来和于氏、姜老夫人围坐在姜妧身畔,与她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不甚丰盛却十分温馨的午饭。

  *

  莫家父子两人两骑溜溜达达出了永阳坊。一直紧绷唇角的莫鹏吐了口浊气,骂道:“姜家好大的胆子,居然连我们莫家的面子都不给?!”

  莫狄还在心疼金瓜子,蔫头耷脑的说:“阿耶,这可怎么办呐?!咱把赌注全押在姜家。光是盘川就花了不少了,原打算吃姜家喝姜家的呢。这下泡汤了,咱喝西北风儿去啊?”

  莫鹏狠狠啐了一口浓痰,目露凶光。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莫狄张大嘴,啊了一声,“阿耶,你该不会是要抢人吧?姜家那个傻子,我可不要!您抢是抢,可别塞给我。”

  莫鹏抽出蹬在马磴子上的脚,打横一扫,踢在莫狄膝头,“你个小兔崽子,浑说什么?抢人?抢来作甚?你当她是泥人儿不吃不喝?直接绑了,拿到钱就撕票!干净利索!回到定州,先解了目下的困境。有钱周转了,铺子的生意慢慢就好了。”

  抢和绑有什么区别?

  莫狄慌慌张张,四下观望。

  万幸正是晌午,街上行人稀少。马前马后都没人。

  莫狄放下心,压低声音,道:“阿耶,您别忘了,姜大娘子出来进去都有俩会功夫的跟着。您还是想点别的招儿吧。”

  莫鹏又踹莫狄一脚,“想想想,想个屁!在都城三教九流啥样人都有。只要给钱就有人肯卖力气……”

  “可问题是,咱没钱!”莫狄手捂着膝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没钱?咱有东西呀!”莫鹏瞟一眼搭在马背上的褡裢,里头鼓鼓囊囊都是姜家退回来的礼物。他伸手一拍腰间,“这儿还搁着你祖母的宝贝镯子呢!”

  莫狄想了想,道:“阿耶,把那对镯子当了不就有钱周转了吗?”

  莫鹏抬脚想再踹,莫狄一横缰绳,躲开了。

  莫鹏没踹着,胸中邪火噌噌上了头,“当?值钱的东西到了当铺都不值钱!弄不好连回去的盘川都不够!哼!你就等着吧,这回不把姜家掏空了,我不姓莫!看他们还敢不敢狗眼看人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