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吉庆街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11 2019.04.19 20:41

  吉庆街紧邻西城门。开在这条街上的商铺,大多都是老字号。

  姜记绸缎庄就是其中之一。

  阳光明媚,软风拂面。吉庆街上人流攒动,车水马龙。

  燕三娘将车停在绸缎庄门口,香梅扶着姜妧下了车。恭候多时的许管事笑脸迎上,“大娘子,您要的仙文绫小的已经备好了,您进去看看,若是合意,就让绣娘给您量体。”

  姜妧唇角微弯,未等开声,就听旁边有人说道:“真巧,我也想要青州的仙文绫。”

  声音柔婉如同甘泉清冽,可入了许管事的耳朵,却是另一番滋味。

  她怎么来了?不是定好下晌的么?

  许管事神情一滞,循声望去,但见说话那人三十岁上下,面如银月,弯眉杏眼,体态丰腴,腰间挂着一枚造工精致的鱼符,正是司衣司的阮尚宫。

  姜妧透过幂篱暗暗打量,服饰用料讲究,却又有别于勋贵人家,言行举止落落大方,必是宫中女官。

  许管事面带歉意:“阮尚宫,那匹仙文绫是给我们大娘子预留的,仅剩一匹。”

  闻听此言,阮尚宫略感遗憾。她向姜妧微微俯身,含笑说道:“久闻姜大娘子秀外慧中,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姜妧在坊间的名声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糟糕的。阮尚宫早已练就八面玲珑,舌灿莲花的本领,明知是吹捧,却并不惹人厌烦。

  姜妧向她行了礼,“阮尚宫谬赞。”

  许管事讪讪笑了,“阮尚宫里边请,虽说没有仙文绫,邃州的樗蒲绫还有两三匹,不知能否入了阮尚宫的眼。”

  阮尚宫貌似对姜妧格外感兴趣,与她并肩走在一起,笑吟吟的说:“劳烦姜大娘子帮我做个参谋,可好?”

  姜妧就是想在绸缎庄亮个相。哪知横生出阮尚宫这段枝节。但她又不能拂了阮尚宫的面子,只得温声应承。

  许管事想的就是配合姜妧演好这出戏,但求快把阮尚宫打发了,免得耽误正事。

  燕三娘把马拴在木桩上,眸光一瞟,瞅见不远处有俩胡人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燕三娘心上一喜,暗道:管教你们有来无回!

  许管事在前引路,把阮尚宫和姜妧带到专为贵客准备的雅间。小仆先是奉上香茶点心,又捧来两匹樗蒲绫给阮尚宫相看。

  阮尚宫手指在光滑的樗蒲绫上轻轻一带而过,转头望向姜妧,“大娘子以为呢?”

  湖绿的是宝相花纹,樱草色的是莲花纹,谈不上有多华美精贵,制成衫裙平时穿用倒也不错。

  姜妧除下幂篱,想了想,道:“做间裙应该好看。”

  阮尚宫望着姜妧怔怔愣住。她没想到姜家大娘子居然生的这般貌美。坊间有说她是痴儿的,也有说她七魂掉了三个,得靠那头麋鹿镇住。却没人说她如花似玉,明眸皓齿。

  果然传闻不可尽信。

  阮尚宫收回目光,转而又问许管事,“有缭绫或是水波绫吗?”

  许管事摇摇头,道:“您还是得去四时坊。”

  阮尚宫尽显失望之色,“没有便罢了。”

  四时坊是祝家的绸缎庄子。

  因姜老夫人不许与祝家争强。所以,姜记绸缎庄不会和四时坊购进同样的名贵衣料。次一等的,夏布、粗麻之类,入不了阮尚宫眼的倒是有不少。

  姜家不争,其他小一点的绸缎庄或是货郎子就更争不过了。因此四时坊一家独大,价格也逐年走高。一来二去,阮尚宫对四时坊颇有微词。

  但祝家与大长公主有些关联,阮尚宫不愿得罪大长公主,有些事就得做的不着痕迹。

  阮尚宫也知道姜家不愿和祝家打对台。她此番来姜记原是抱着试探的心态,照此看来,姜家还是跟以前一样,能避则避,能让则让。

  许管事满脸堆笑,“是,还请阮尚宫去四时坊罢。”

  话音刚落,姜二爷朗声在雅间门外说道:“没有怕什么的,咱有商队,跑一趟越州不就结了?”

  许管事心一沉。

  阮尚宫眼一亮。

  姜妧唇角一坠,暗道:外边还有人等着绑我呢,要是他们等的不耐烦了怎么办?

  姜泳说着迈步进来。

  许管事一个劲儿的朝姜泳挤眉弄眼,姜泳目不斜视,向阮尚宫深施一礼,朗声道:“我们姜家的商队连渤海米都能一袋袋的驮回都城,更不要说缭绫或是水波绫了。”

  “这是我们二爷。”许管事擦擦额角的汗珠,顺带揉揉眼睛。

  阮尚宫回了半礼,“那就有劳二爷了。缭绫,水波绫各要一百匹。这是定钱。”说着,从袖袋里掏出一沓飞钱放在桌上。

  拢共两百匹,这是大买卖呀!

  姜泳乐的嘴巴都咧到耳根了,连连点头,“成!您就放心吧,半个月之后您来派人来取。”

  阮尚宫质疑的问道:“半个月?够吗?”

  “半个月来不及,来不及!”许管事连连摆手,他想把这差事一并推掉,没等他往下说,姜泳眉头皱了皱,“哦,来不及呀,那就一个月吧,一个月总能来得及吧?”

  阮尚宫神情一松,“应该差不离。”

  姜泳大手一挥,“那行,那就一个月!我们姜记是老字号了,您就放心吧!”

  许管事都快哭了,心道:二爷七八年不来绸缎庄,怎么一来就惹祸?!老夫人交代的不争不争,他怎么都当耳旁风呢?这下可好,要是得罪了姓祝的,老夫人必得怪罪。不行!这黑锅得让二爷自己背!

  “您这边请,我让文书拟凭据。”姜泳没卖过东西,架不住他买的多。定钱收了,得给人出份凭据。他笑嘻嘻的带阮尚宫去后院账房。

  初次合作只是尝试,如果两相得宜,以后就能渐渐摆脱祝家了。阮尚宫不虚此行,自是畅意。姜泳觉得自己特别能干,两句话就谈成一笔生意,登时信心百倍。

  姜妧望一眼欲哭无泪的许管事,道:“此事我自会与祖母回禀,许管事不必担心。”

  许管事撩起袖口印了印眼角,“多谢大娘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