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0 去抓药【青云加更】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09 2019.05.13 14:08

  “大娘子!”有人唤她。

  姜妧循声望去,来人是个小仆,十三四岁,满脸的机灵样儿。

  “阿丁?你怎么来了?”姜妧诧异,“外祖父可好?”

  “好好!前些时候大娘子捎信说开了间铺子,老太爷一直记挂着呢。”因佟掌柜在场,阿丁捡能说的说了。

  姜妧颦了颦眉。她从山庄回来之后,先是姜澈生病,后又有莫鹏父子两生事,再之后就是整天围着玉兰斋忙活,转眼两三个月过去了,外祖父肯定是想她了,却又忍着不说。所以叫阿丁来看看她是否安好。

  姜妧深觉愧疚。

  “你今晚就宿在姜府,明儿我跟你详细说说近日发生的事体。”

  阿丁应声是,道:“小的还得去给老太爷办差,晚些自会去大娘子府上。”

  “这都什么时辰了,有什么了不得的差事非得今天办不可?”姜妧瞅瞅外间天色,“你赶路也累了,回去吃饱喝足了,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再去办,耽误不了。”

  阿丁咬了咬嘴唇,两手不自然的搓弄衣摆。

  佟掌柜见他犯难,捧着冰雪去外面了。

  屋里只剩香玉香梅和姜妧。

  “到底出了什么大事?支支吾吾的,你是要急死大娘子呀?”香玉拧着帕子,拉长着脸说道。

  没有外人,阿丁低声回道:“小的得去抓药。”

  姜妧一听就急了,“外祖父病了?”

  阿丁连连摆手,“不是,不是。老太爷好好的,就是苦夏不大爱吃饭。”

  “那你抓药作甚?”姜妧追问。

  阿丁眨巴眨巴眼,香玉直跺脚,“哎呀,你就不能痛快点,我都让你急死了。”

  香梅拽了香玉一把,“你越这样,他越慌张,老太爷没事你还急什么呢?”

  香玉想想也是,拧身出去端来一碗蔗浆冰雪塞到阿丁怀里,“喏,你慢慢吃,慢慢说。”

  这会儿功夫,阿丁已经打好了腹稿,捧着碗,竹筒倒豆子似得说道:“前两天,老太爷带小的们去山里玩,在林子里捡了个浑身是伤的娘子。她伤的可重。老太爷心善就把她带回山庄了,钟先生给她诊过脉开了药。恰巧山庄里少一味药材。老太爷命小的进城来买,顺便看看大娘子这边是否妥帖。”

  原来如此。

  姜妧松了口气,道:“小乙脚程快,叫她送药去山庄。你留下,跟我详细说说这里边的事体。”

  *

  阿丁带了许多山珍。回到姜府,姜老夫人特特把他叫到松鹤院去问话。

  无非是吕甫身体如何,山庄景致怎样之类的。

  姜妧从湢室里出来,天已经黑了。

  香玉手握软巾给她擦干头发,香梅拿着熏笼熏香。

  “阿丁安置好了?”姜妧问道。

  香玉嗯了声,“他去见过老夫人之后,就去前院歇息了。这会儿应该都睡下了。”

  姜妧摆弄着鎏金梳篦,喃喃道:“也不知外祖父救回来的是何人。普通农户倒也罢了,万一是江湖人肯定麻烦。”

  “大娘子莫忧心,这会儿小乙姐姐都已经出城了,明早之前定能赶到山庄。最快明晚,最迟后日,她就能回来跟大娘子说个明白。”

  香梅也道:“临走时,三师父还把她叫到旁边嘱咐一番呢。小乙姐姐晓得轻重的。”

  香玉换了张软巾,“大娘子若是等不及,明儿一早婢就先去问问阿丁。”

  姜妧舒口气,“总归不如自己亲眼所见。”顿了顿,又道:“亏得小乙脚程快,一两天就打个来回。”

  *

  证邪宫

  “冷八娘”笑吟吟的从包袱里掏出各式各样的礼物,堆在墨霄面前。

  “师父,这是我在都城给你买的笺纸和狼毫,徒儿用的还蛮趁手的,您试试看。”

  墨霄淡淡瞟了一眼,道:“这些先不忙,我来问你,事情办的如何?”

  “冷八娘”乖巧的说道:“一切顺利,用不了多久,都城肯定鸡飞狗跳。师父就等着看好戏吧。”

  小婢也跟着帮腔,“娘子可厉害呢。她用幻魇阵化出整座大宁坊,丝毫破绽都没有。”

  “冷八娘”嘿嘿乐了,谦逊道:“也没有很厉害啦,徒儿都是照师父教的去做的。”

  墨霄冷冷哼道:“既然这么听话,那你为何不用我给你备下的东西,非得要去玉兰斋买呢?”

  “冷八娘”仰起脸,毫无心机的说:“就地取材更加不会被人怀疑呀。”

  墨霄从她脸上只看到天真无邪,还有些许女孩子的娇憨。若是她撒谎,那未免装的也太像了。

  “你真是这样想的?”

  “那是自然。”“冷八娘”歪着脑袋,耐心解释,“那盒子的确好看。小娘子们都很喜欢呢。不过,用不了多久,就喜欢不起来了。”她顽皮的吐吐舌头,从包袱里翻出一个拨浪鼓,“师父,这个跟您以前送我的那个一样呢。”

  两指捏着木柄摇晃,啵楞——啵楞——。“冷八娘”拧起眉头,“终归不如师父送我的那个好听。”

  墨霄紧绷着脸,沉声问道:“那个你扔了?”

  “没有,师父送的,徒儿舍不得玩,包的好好的收在屉子里呢。”

  墨霄唇角微弯,“那不是给你玩的,是给你留作念想的。”

  话音刚落,玫娘手捧鲜果进到屋里。

  她穿着证邪宫弟子的靛蓝衣裳,神情木然,仿佛无知无觉的人偶。

  “冷八娘”瞟她一眼,“师父这么快就有新宠了?”

  玫娘恍若未闻,放下鲜果退至一旁,两眼定定的望向正前方。

  墨霄揉揉“冷八娘”的额头,哈哈笑了。

  “她不是新宠,她是魔门长老的女儿。前些天,夜闯证邪宫,被我擒住。”

  “冷八娘”一听这话,立刻起了兴致,“魔门长老?现在何处?徒儿想去会会她!”

  墨霄拈起一粒葡萄塞进“冷八娘”的嘴里,“死的透透的,丢出去喂狗了。”手一指玫娘,“她么,倒是可以借给你。”

  “冷八娘”嫌恶的撇撇嘴,怨怪道:“徒儿看不上这等无名小卒。那魔门长老少说也有二三十年的功力,师父为何不留她活口?”

  墨霄面色微变,目光骤然阴鸷,“不过是去了趟都城,你就敢跟为师大呼小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