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 赔不是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400 2019.03.27 20:49

  这话的确不假,姜家大爷出了名的仁义厚道,可也是出了名的不好糊弄。除非他自己心甘情愿,否则没人能占得了他的便宜。

  姜老夫人派许管事前去道歉安抚。想必苗季定是觉得姜家有意敷衍。但他指名道姓非得姜家二爷不可,这令得姜老夫人十分不悦。他明知道姜家大爷和二爷都不在家,虽说还有个三爷,可他向来不过问生意上的事体。这不是明摆着给人出难题嘛?!

  此番姜成有错在先,合该他去赔不是。

  姜老夫人打定主意,吩咐连翘把姜成唤到松鹤院来。

  姜成在供舍跪了不到三个时辰,精气神儿和晌午那阵相差甚远。全然不似究先前那般理直气壮,闷声不响的垂着头,紧抿着嘴角,颇有些懊悔的意思。

  于氏臊眉耷眼的杵在姜成身边,不言不语。她回去特意把望春叫到跟前细细问了,原来姜泺不是望春去请的,而是姜成去供舍时,凑巧被朝晖院的小仆看见了,姜泺才收到了风声。

  于氏原指望姜老夫人看在姜泺面上,饶了姜成。她巴巴儿等着,直到过了晌午也不见松鹤院有任何动静。于氏莫可奈何,又心疼儿子,包了几块点心去供舍让姜成先垫垫肚子。

  姜成是个倔脾气,说什么都不肯吃。娘儿俩僵持不下的当儿,连翘来传话说姜老夫人叫姜成去松鹤堂。于氏见连翘神情严正,就知姜老夫人尚未宽恕成儿。她放心不下,便一块来了。到在松鹤院,姜老夫人面露不豫,吓的于氏闭紧嘴巴,再不敢提绸缎庄子之类的混话。

  姜老夫人瞧他娘儿俩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似得,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啊你,还不如你阿耶呢!你阿耶不管闯了多大的祸,他从不狡赖。错就是错了,认个错你能掉块肉?干嘛非得扯些八竿子打不着的闲事?”

  这是说给于氏听的。

  于氏脸一红,张了张嘴想为自己辩解,话到嘴边生生又给咽了回去。

  要是再多说,姜老夫人更得不依不饶了。

  “苗季赁的咱的铺子,你就能为所欲为,说撵你走就撵人走,说卸门板就卸门板?还有王法没有?要是天底下的东家都像你这样,那还不天下大乱了?”

  姜成脑袋耷拉着,闷声不吭的听姜老夫人训斥。

  “你以为苗季只不过是个开米粮铺的,家底薄,好欺负,是不是?我告诉你,这天底下的买卖不分大小,就连走街串巷的货郎子都算上。他们肩上扛的可不止是扁担,那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你不让人家安安稳稳的经营,就是断了他一家老小的活路!你以为赁间铺子出去,就是收租加租那么简单?这里头的学问大了!”

  姜老夫人将目光投向于氏,沉声道:“姜家不是靠绸缎庄子起家的,靠的就是老祖宗肩上的扁担。你们呐,且把眼光放长远些,心放宽些。吃点亏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你们得明白为什么吃亏。

  井之是为了个信字。身为儿郎,就得有一诺千金的气度。可你呢?刚接手铺子才几天,就上人家铺子闹去?这等上不得台面的事儿,你怎么就能做得出来?”

  姜老夫人痛心疾首,龙头拐顿在地上,每一下都好像有千斤重。

  于氏羞赧不已,忙道:“大人,媳妇知错了。”

  姜成也说:“祖母,孙儿知错。”

  姜老夫人叹了口气,沉声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成儿你和许管事再去趟金光门,亲自向苗季认错,好生给他赔个不是。他要是还有别的条件,只要不太过分,你尽管应承。再怎么说,是你不对在先。”

  姜成点头应了,于氏扶他起身,小声嘱咐:“伸手不打笑脸人。去了甭管苗季说什么,你都笑呵呵的听着,他这口气顺了,也就没事了。”

  姜老夫人也道:“你阿娘说的不错。你是赔礼道歉去的,要是苗季说话难听,你也得忍着。”

  姜成乖顺的点点头,“是,祖母,阿娘,你们放心,孙儿绝不会一错再错了。”

  姜老夫人宽慰的弯起眉眼,连声说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