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巧部署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794 2019.04.17 19:13

  第二天傍晚,姜泳和燕三娘一前一后回到姜府。

  “是莫鹏没错。他哄那胡人说自己姓孙,常州人氏。”燕三娘眉眼竖起,义愤填膺的说道。她在莫鹏父子俩投宿的客栈听了两晚壁脚,确定他俩跟胡人有勾连,意图绑了姜妧,向姜家讨要赎金。且莫鹏的胃口还不小,想让姜家就此倾家荡产。

  姜泳抿了抿唇角没做声。他从晌午吃酒一直吃到下晌,这会儿脑子还迷糊。酒喝了,菜也吃了,可他什么也没打听出来,酒上头本就难受,心里还不得劲儿,整个人没精打采蔫蔫儿的。

  姜老夫人睇一眼通身酒气的姜泳,问道:“三娘,依你之见,此事该当如何是好?”

  “这个嘛……”燕三娘略显犹疑的看向小吕氏。

  小吕氏猛然想起昨日姜妧说的那番话,眉宇间现出几丝忧色。

  姜老夫人顺着燕三娘的目光,也看向小吕氏。

  小吕氏想了想,轻声说道:“光是咱们坐实了没用,就算去报官,没凭没据的官府也不能抓人。”

  姜老夫人缓缓颌首,“可总这么防备也不是个事,谁知道防到哪天是个头?”她防了祝家十几年,早已是心力交瘁,不堪重负,而今又来个莫家……

  真够头疼的。

  姜老夫人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木卉还没醒,也不能叫他拿主意。”遇到大事,姜老夫人本能的依赖长子。

  小吕氏又道:“要不问问福儿的意思吧。”

  于氏一听急了,“福儿还是个孩子,哪里晓得个中厉害?”

  姜老夫人闷哼一声,“福儿要是糊涂,就没有明白的了。”说罢,吩咐连翘去请姜妧。

  于氏张了张嘴,没敢说话。

  连翘领命出去,姜老夫人便开始数落姜泳,“你好好的给我抬两箱花梨木摆件作甚?我要那么些个木头疙瘩有什么用?”

  燕三娘嘴角一抽,心道:好歹您那是木头疙瘩,弄不死人。二爷给我送了一匣子暗器,里头还有好几个砸地上就炸黑疙瘩,一不小心能把鎏华院夷为平地,我说什么了?”

  姜泳撩起眼皮,满脸无辜的说:“母亲大人,那可是酆希亮亲手雕的,放到而今也是古董,老值钱啦!”

  姜老夫人气的鼻子都歪了,“酆希亮的鸽铃世上难寻,你怎么不弄俩回来给我解闷儿?我看你是叫人骗了!你大兄还在床上躺着,你就出去喝酒,半点兄弟情谊都不讲,你是想要把我气死啊。”

  于氏赶紧解释,“不是的大人,井之是出去打听谁对福儿不利,并非呼朋唤友,吃酒解闷。”

  “是么?那打听出什么了?”

  姜泳瘪了气,“一时半会儿的也问不出什么。”

  姜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白他一眼。

  要不是燕三娘也在,她非得把姜泳骂个狗血淋头。

  姜妧从厢房过来,一进门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大对。抬头望望姜老夫人冷冰冰的神色,再看看饮至微醺的姜泳,明白了个大概。

  她给姜老夫人见过礼,笑吟吟的站在那,漂亮的好似一副画儿。姜老夫人面上坚冰稍稍融化。

  “三娘查出来了,确是莫家不假。你阿耶还没醒,就是醒了,我也不敢跟他商议,万一急火攻心就麻烦了。”

  姜妧乖顺的点点头,“祖母说的是。既然坐实了,那福儿就暂且在家避过这阵吧。”

  姜妧所言与前次无甚分别,姜老夫人却突然有些失望。

  终归是女孩子,经不得风浪。姜老夫人点点头,对众人说道:“行了,你们都回吧。此事切忌对外宣扬。尤其是你,井之,最近少出去,省的莫家惦记不着福儿,再把你惦记上。”

  于氏深以为然,“大人我一定看好他,哪儿都不让他去。”

  姜妧给燕三娘递个眼色,燕三娘会意,放慢脚步缀在最末。

  待人都走了,只剩下姜妧和燕三娘,姜老夫人颇感意外,问道:“还有事?”

  “祖母,莫家既然起了歹心,就不会善罢甘休,我躲他一时,总不能躲一世。他们是毒蝎子,乘人不备咬一口就致命。既然防不胜防,就不必防了。”

  闻言,燕三娘隐约猜到了姜妧接下来要说什么。她在姜家十几年,从没痛痛快快跟人打上一架,这回她的剑终于有用武之地了。燕三娘胸中豪情千万丈。

  姜老夫人也猜到了,但她仍想听姜妧亲口说出来。

  “你想怎么办?”

  “他们只起了歹念,但官府不能以此为罪状缉拿他。要我说,倒不如顺水推舟,叫他们坐实了绑票的罪名。按律法应判流刑吧。”

  少女好看的面庞顿时鲜活起来,眸子里涌动着簇簇期待的光焰。

  姜老夫人第一次觉得那张肖似吕氏的脸,与吕氏并不十分相像。

  她一直捧在手掌心呵护备至的孙女长大了。

  “莫鹏找了两个胡人高手,你不怕?”

  “不怕。”姜妧毅然决然,“我们也可以找人帮忙。只要部署得宜,定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话虽如此,一旦出了岔子,有损你的清誉。而且,要是闹到公堂,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娘子,免不得被人指指戳戳。伤敌也伤己呀。”

  姜妧还得嫁人,纵使捉住贼人,名声也败坏了。燕三娘在心里对自己的剑说了声抱歉。

  姜妧胸有成竹的笑了,“祖母,福儿当然不会为了莫家而伤了自己。您且听我慢慢道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