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9 封家班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25 2019.05.21 20:19

  回到都城,已是傍晚时分。学生们由车夫挨家送了回去。

  辛夷和阿甲骑着马慢慢悠悠往家走,就听树下的闲汉说道:“诶?你听说了没。玉兰斋摊上事了。”

  “玉兰斋不是姜家的生意吗?摊上啥事了?”

  “也不光是玉兰斋,就连尚儒阁都有麻烦。”

  闲汉简简单单两句话成功的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大伙儿纷纷围拢过来,想要听个真切。

  “谁不知道玉兰斋在四宝巷最不起眼儿,可那尚儒阁是百年老店,这两家怎么比啊?!”有人阴阳怪气的抬杠。

  闲汉不恼,嘿嘿笑了,“想必您今儿个没去大宁坊、永昌坊逛游吧。”

  “没、没去。怎么?”他还得养妻活儿挣钱糊口呢,哪能得空四处瞎转?

  闲汉得意的扬起下巴,扫视一圈,“那你们可知,京兆府的白捕头去丞相府和吏部尚书府,还有楼大将军府等等等等,总之,凡是城里的大官儿府上都叫他走了个遍。”

  “走个遍就走个遍,跟玉兰斋和尚儒阁有甚关系?”

  “关系大了。白捕头匆匆进门,匆匆出门。出门的时候,随行的衙役怀里都抱着木匣子。里边装着满满当当的笔墨纸砚。皆是尚儒阁和玉兰斋的。”

  “人家装在小匣子里,你又怎知是玉兰斋和尚儒阁的了?”

  “晌午我在丞相府门口打晃儿,可巧那差役出门的时候绊了一跤,撒了满地的笺纸。我好心帮忙捡来着。那白捕头恁的凶狠,连说不用,还把我给推一边去了。”

  闲汉说着,撩起短褐,亮出半截后腰,“白捕头到底是练武的,手劲儿大的咧。你们瞅瞅,我这儿都青紫青紫的。”

  众人不约而同的聚上去,又不约而同的嘁一声,“你就编吧。”

  “我看你该搓澡了!衣裳一掀,脏的都掉泥儿。”

  哄笑声大作。

  闲汉脸不红心不跳,“编什么编?摊上事就是摊上事了。”

  “你总说摊上事,到底摊上啥事了?”

  “快说!快说!”

  闲汉缩着肩膀,神秘兮兮的说道:“具体啥事……”

  众人屏息凝神,认真听着。

  “具体啥事,俺也不知道呀!”

  “去!不知道你浑说这半天,净耽误工夫。”

  大伙儿一哄而散。

  闲汉哈哈笑了,哼着不在调儿的小曲,一步三晃回家去了。

  辛夷面沉似水。

  玉兰斋有事就是她有事。

  卖文房不像卖吃食,吃坏客人的肚子,倒是也有告上衙门闹一闹的。

  笔墨纸砚再不济就是不趁手,没听说有为这事封铺抓人的。

  辛夷担心,阿甲也有些不安。

  婢女姐姐要是受了牵连坐牢怎么办?要是在牢里动刑呢?亦或是挨冻挨饿……

  阿甲越想越害怕,又给自己吓出一身冷汗。

  “郎君,方才那人说白捕头也去丞相府了,咱们快回去看看是何光景。”阿甲撩起袖子擦了把脸,“万一有个风吹草动的也好给婢女姐姐送信,叫她们早做准备。”

  这话说得在情在理。辛夷都忍不住夸他,“你总算说了句明白话。”

  说罢,俩人心急如焚的回丞相府去了。

  *

  姜妧换了身轻快的衣裳,松松绾个髻坐在廊下的摇椅上吃甜梨。

  香梅坐在小杌子上,一边削皮,一边喜滋滋的说道:“大娘子,婢听阿丁说,今年庄子上的收成可是不错。您看这梨就知道,多大,多水灵。”

  姜妧用银扦扦起瓷碟里最后一块梨,“我够了。你和嬷嬷分着吃。”

  丁媪站在台阶上手里拿着把青草喂大壮,“大娘子,还是让香梅吃个囫囵的吧。分梨不是好意头。”

  香梅抿着嘴笑。她利落的把削成一长串的梨子皮堆在碟里,起身去到丁媪身畔,从她手里接过青草,又把梨子塞给她,“嬷嬷快吃。”

  丁媪承了她的情儿,乐的见牙不见眼,“还是香梅心疼人。”

  大壮闻见梨子的甜味,便抛下青草,长长的犄角先探了过去,湿湿的鼻尖紧随其后。丁媪拍拍它的头,“哎呀,我也不能跟你分梨呀!”

  姜妧唇角弯弯,从竹筐里捞出一个大的递给香梅,“给大壮也吃个整的。咱们院里谁离了谁都不行。”

  香梅笑着接了,一刀劈成两半,喂给大壮吃。

  “香玉和小乙怎么还没回?”

  白捕头叫人递话来,说是叫小乙下晌去衙署,他有话要问。

  香玉陪她一起去的。眼见天就快黑了,也没见她俩的影子。

  “许是去逛夜市了。快过八月节了。夜市现在就卖兔儿灯了。”大壮吃了一个梨就跟肚子里掉个枣似得。香玉没办法又给它拿一个,从中间破开,“婢听说还有卖灯谜秘笈的,只要全都背下来,准能得着八月节那天的吉祥如意灯。”

  逢至八月节,都城的匠人们就明里暗里的斗巧。旧年封家班的二龙戏珠灯博了个满堂彩儿。不止造工精巧,就连灯谜也是花了心思的。

  好多人绞尽脑汁也猜不出,最后是国子监祭酒的幼孙曹柯赢了去。着实出了好大一阵风头。

  今年封家班早早放出风儿,把那吉祥如意灯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一时间,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跑的都跃跃欲试,想要赢个脸面。

  于是,坊间就出了这本灯谜秘笈。

  “现在猜灯谜都有秘笈了?”姜妧觉得自己有点孤陋寡闻了,“有人买?”

  “有!买的还不少呢。不过是薄薄几张纸要卖十五文呢。跟抢钱差不多。”香梅咬牙切齿的又道:“净糟蹋钱,还不如去熙熙楼吃磓子实在。”

  姜妧莞尔,“要是出灯谜的先生们得了这信儿,还不麻溜换成新的了?”

  封家班自有相熟的读书人。具体是哪个不得而知,反正封家班的灯谜出的既刁钻又精彩,当真是叫人又爱又恨。

  “大娘子,咱不用费那脑筋。大爷在熙熙楼订的雅间,您愿意出门就去那儿赏。要不爱动也没关系。二爷从封家班买了三五十盏灯,各个漂亮。说是这两天就能送。反正怎么都成。”

  香梅絮絮说着,姜妧心中一暖。

  有家人疼爱的女孩子真幸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