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2 莫狄至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21 2019.04.05 19:48

  “吕家也是经商的买卖人,小有薄产。要不也不能说搬到京郊就搬了来。”阿甲絮絮说着,一扭脸,大吃一惊,“诶?这不是金光门嘛?怎么走这儿来了?!”

  阿甲抬头望去,前边不远处,郁郁葱葱梧桐树下停着姜大娘子的鹿车。

  辛夷不吭声,只管骑马往前走。阿甲挠挠后脑勺,心里有点犯嘀咕。他说的嘴都干了,郎君听进去没有啊?

  伴着朝早清新的空气,马蹄踢踏,缓缓前行。

  这会儿,正是小孩儿结伴上学的时候。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学童模样的小孩儿走到鹿车跟前儿就拔不动步了。他俩好奇的盯着大壮端看。

  “这是封神演义里边姜太公的坐骑,叫四不像。”高瘦的孩子手指着大壮,摇头晃脑的说道。

  “姜太公是姜家大娘子什么人?”矮胖小童一本正经的发问。

  “他、他是姜家大娘子的伯伯吧……”

  矮胖小童恍然大悟,“哦!这头四不像是姜家大娘子的伯伯给她的。”

  香玉在车里听的直乐,她伸手掀开车帘,板起脸孔冲那俩孩子说道:“去去,快上学去,要是晚了先生打你俩手板。”

  小孩儿没想到车里有人,香梅这一露面把他俩唬了一跳。

  高个小童定定神,认真打量香玉片刻,咧开嘴,嬉皮笑脸的说:“姐姐,你可真好看!”话音未落,撒丫子就跑。

  矮胖的那个反应慢,人家都跑出去三四步了,他才拔腿,一边跑一边喊:“等等我,等等我!”

  香玉望着俩小童笨拙的背影,含嗔带笑,斥道:“小小的孩子不学好!蔫坏蔫坏!”

  曙光透过枝叶缝隙撒在香玉脸上,映的她眸光愈发璀璨。

  阿甲斜眼一瞟,正瞅见香玉娇俏灵动的侧颜,他勒住缰绳,痴痴望着,喃喃道:“是挺好看的。”

  有人说话,香玉偏头一瞅,不知谁家小仆花痴似得望着她呢。

  香玉面上一红,狠狠瞪了阿甲一眼,甩下车帘,闪身回到车里。

  我的亲娘!瞪人都那么好看!

  米粮铺的门半敞着。那人头戴幂篱坐在鼓凳上,螓首微垂,与她身畔的妇人讲话。

  幂篱下,薄薄的肩,细细的腰若隐若现。可惜听不见说的什么。她那声儿柔柔的,动听极了。

  辛夷颇为惋惜的暗自喟叹。

  姜家仆从无数,哪用得着大娘子亲自置办米粮?她来此究竟做什么呢?辛夷抓心挠肝的想要知道。他正正颜色看向阿甲。既是小仆就该为主人分忧!

  阿甲讪讪的收回黏在鹿车上的视线,惘然若失的叹了口气。

  辛夷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心道:太子靖的内侍各个机灵,脑袋后边都长着眼睛。太子靖不用言声,动动手指头,内侍们就能领会他的意思。

  阿甲倒好,别的能耐没有,专会吓唬主人。

  车里的香玉面颊跟火烧似得,她等了片刻,偷偷从帘子的缝隙向外观瞧。

  主人模样的少年郎君眼睛黏在米粮铺子里。

  香玉皱眉。这是哪家不开眼的纨绔,居然敢打她们大娘子的歪主意?!她有心出去教训教训他俩,身形一顿,暗道不对。

  三师父总说大娘子生母死的蹊跷,须得小心提防有人暗害大娘子。

  这俩人该不会存着歹心呢吧?香玉觑起眼细看,那主人模样的少年郎长的倒是不赖。

  人不可貌相!说不定他憋着一肚子坏水想要谋害大娘子!

  但大娘子在明,坏人在暗,那俩人什么底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三师父总说遇事沉住气,不能打草惊蛇!香玉想了想,将帘子稍微掀大一点,牢牢记住那二人样貌。等回去画下来拿给三师父,也好叫她细查细访。

  *

  姜妧和梁氏又说了会儿话,便告辞出来。

  梁氏将她送到大门外,不住嘴的说:“大娘子,您常来呀!”

  姜妧甜甜的应声好,上了鹿车。

  车子缓缓驶离米粮铺,梁氏和苗季还依依不舍的在后头一个劲儿的挥手道别。

  许管事先走一步,去向姜老夫人回完话,还得去利人市请工匠。

  香梅侍候姜妧摘下幂篱,香玉撩起车帘一角,向外张望,不见那对主仆。她长舒口气,拍着胸脯叹道:“哎呀,可算能回家了。”

  燕三娘听她话味儿不对,拧起眉头,回身问道:“怎么?有人欺负你?”

  没有定论之前,香玉不想让大娘子为此忧心。她自觉失言,赶紧遮掩,“方才有俩小童,说大壮是姜太公送给大娘子的,我把他俩喝跑了。”

  姜妧掩嘴轻笑,“你愈发出息了。”

  香玉弯起唇角,浅浅笑了。脸上笑,心里却是忐忑不安。

  这趟出来,没费多少功夫就把事情办妥了。姜妧别提多高兴,一路上都笑嘻嘻的。

  然而,回到鎏华院,姜妧就笑不出来了。

  “你说谁来拜望?”姜妧蹙起眉头,问丁媪。

  “回大娘子,是定州莫家。”

  姜妧问了三遍,丁媪答了三遍。

  姜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定州莫家前来拜望……

  莫老夫人王氏与姜老夫人原是乡里。

  她二人未出阁时常有来往。之后,王氏嫁去定州,姜老夫人嫁来都城,两人许久不曾通信问候。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莫老夫人居然遣儿孙千里迢迢到都城拜见姜老夫人。若说他们没有目的,姜妧打死也不信。

  “三爷在前厅支应着呢。要说莫家这二位爷的面子真不小。咱们三爷可不是随随便便见客的。”丁媪絮絮说着,姜妧的面色渐渐黯淡。

  梦中没有莫家登门这一桩。

  她从外祖那儿刚回来,收到姜家大爷横死的信儿。操持完丧事,姜老夫人就病了。再之后,她便嫁去定州了。

  不对!或许莫家父子就是这时候来的姜家,因她更改归期,才与他们撞上。

  “到底是定州富贾,出手够阔绰。莫大郎二话不说赏给老方两粒金瓜子呢。我的乖乖,老方走了狗屎运了!”丁媪满脸艳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