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 奇云山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52 2019.03.18 16:01

  寻常的话儿经由姜妧的嘴说出来让人听了那么舒坦,好似缕缕甘泉沁入丁媪心里,她赶紧摆摆手,连声道:“没有,没有。婢只等了片刻。”

  姜妧眉目弯弯,“今儿个进城出城的人多,误了些些时辰。”她不想丁媪担心,特意将聚福糕坊那段故事隐下不说,

  丁媪嗯了声,视线停在姜妧那双似点漆莹亮的眸子里。十四岁的姜妧肖似吕氏,眉若远山含黛,面似春晓桃花。琼鼻檀口,凤眼盈春,真就是天仙一般的样貌。可惜是个苦命的孩子,早早的没了母亲。

  姜妧见她不语,自顾自说下去,“我叫小乙回来报信,就是不想让祖母劳累。这倒是好心办了坏事,搅得家里各个都不得安生。”

  姜妧瞟一眼往来穿梭的仆婢,悠悠太息。

  丁媪回神,忙道:“大娘子提前了些时日回来,该当禀与老夫人知晓。”话中探知意味颇浓。

  姜妧美眸微敛,又是一声轻叹。

  提前返归,吩咐小乙催趱姜澈,以及这几天夜夜难眠,一切的一切皆因她在奇云草堂做的那个几可乱真的噩梦。

  梦中,姜澈从并州返回途中,和吕氏一样惨死在都城郊野,且头颅也被贼人窃走,不知所踪。姜老夫人悲痛欲绝,没能捱到年尾便撒手人寰。

  姜妧的三叔姜泺不再眷恋尘世,带着红倚去到山中结庐而居。姜妧的二叔姜泳是远近闻名的败家子,会花钱不会赚钱,偌大家业落到他手上,无义亲朋便蜂拥而至,殷勤备至极尽吹捧之能事,哄得姜泳团团转,银钱好似滔滔河水从姜家源源不断流出去。

  姜家最终如何姜妧不得而知。姜老夫人病重时做主将她许配给定州莫家的嫡孙莫狄。姜老夫人只道莫家富足能够令得姜妧衣食无忧。姜妧真嫁过去才知,莫家只是虚有其表,内里早就败落不堪。

  莫狄看似温厚专情,其实是个混账,姜妧身怀六甲,莫狄接连抬进三个姨娘。

  梦境清晰好似亲身经历,由不得姜妧不信。她前后思量,认定只要姜澈平安,就不会发生之后那一连串惨事。是以,姜妧便想法设法让姜澈快快入城,躲避灾祸。

  丁媪以为自己话说的不得体,触怒了姜妧,歉疚道:“婢无心之语,大娘子切莫气恼。”

  姜妧心思比寻常人细密,有事也不愿与人倾诉,只一味默默承担下来。姜家上下都晓得姜妧脾性,跟她说话尽量说的透彻明白,省的她烦恼。

  姜妧莞尔一笑,问道:“怎的不见称心?”

  吕氏死后,姜澈一心想要医好姜妧,压根没有续弦的打算。这可把姜老夫人愁坏了。姜澈妻孝刚满,姜妧的外祖吕甫便将同族的小吕氏带给姜老夫人相看。

  那年小吕氏方才十五,生的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谈吐也不俗。姜老夫人一见她就欢喜,便为姜澈做主定下这门亲事。

  小吕氏过门之后,待姜妧好似掌上明珠。姜澈感念小吕氏仁厚,逐渐对她动了真情。两人相敬如宾,夫妻和睦。称心就是他俩的儿子,今年刚满六岁。小的时候最黏姜妧。现在大了,小吕氏教他男女有别,不能总是缠着长姐。又给他请了西席,读书练字很是刻苦。

  姜老夫人总说,姜家祖坟冒青烟,又出了块读书的材料。另一块,说的是姜家三爷,姜泺。

  姜妧问到称心,丁媪打开了话匣子,“昨儿四郎君得知大娘子提早回返,乐的一蹦三尺高,不小心崴了脚,这会儿还是又红又肿的不能下地呢。”

  姜妧一听便急了,“可曾请胡医女看诊,她如何说的?”

  “大娘子无需担忧,胡医女晨起才为四郎君换过药,说是再有三两天就能走了。”

  姜妧很是内疚,“这都怪我改了归期,弄得你们措手不及。”

  丁媪待要宽慰,车子稳稳的停在鎏华院外。

  香玉香梅搀扶姜妧下了车,簇拥着她进了屋。

  紫铜兽首香炉中的凤髓香焚了有一阵了,整间屋子都是沁人心脾的香气。姜妧呼吸着熟悉的味道,神思稍稍平宁。

  这边刚刚坐定,小吕氏春风满面的走了进来,唤声,“福儿。”

  福儿是姜妧十岁那年,一个过路的道姑给她改的乳名儿。那时候,姜妧不言不语,跟痴儿没什么两样。病急乱投医,姜老夫人将名医方士全都请到府里为姜妧看诊,仍是毫无起色。可巧有天来了个道姑,说姜妧虽然幼年失了至亲,却是个有后福的。就给她改名叫福儿。不仅如此,她还让姜老夫人弄来了能镇住邪祟的“四不像”,也就是给她拉车的那头麋鹿。

  这一折腾,姜妧果真就能开口讲话了。而今的姜妧能说会笑,与常人没什么两样。

  姜妧忙起身迎她,“阿娘。”

  小吕氏轻抚姜妧面颊,心疼的说:“怎么眼底青着,没睡好?”

  香梅神情一凛,不敢隐瞒,“回禀夫人,大娘子近日眠浅。”

  小吕氏轻拍姜妧手背,道:“福儿定是惦念阿耶才匆忙从山庄回返。”

  闻言,姜妧立刻红了眼眶。她的的确确惦念姜澈,可是,此惦念非彼惦念。她更多的是害怕梦境成真,姜澈和吕氏一样成了无头鬼。

  小吕氏一见姜妧这般模样,柔声安抚,“你且稍待三两日,你阿耶很快就回了。”

  姜妧闷闷的嗯了声,问道:“称心的脚要紧吗?”

  小吕氏失笑,“他啊,就是不稳重。这回叫他吃些苦头也好,省的上蹿下跳没规没距。他那儿自有胡医女看顾,你不用担心。”

  “我待会儿去瞧瞧他。”姜妧和称心虽说不是一个娘,感情却极好。两人像是亲姐弟。

  “你先净个面换身衣裳去向你祖母问安。她清早便吩咐厨房预备你爱吃的菜,这会儿怕是等急了。”

  姜妧应是。

  香梅香玉等人张罗着为姜妧重新梳妆。丁媪神色不定从外面进来,径直到在姜妧身畔,眼皮一撩瞄瞄小吕氏,再看看姜妧似乎有话想说又不敢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