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2 澄泥砚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127 2019.05.05 16:33

  吃过饭,程松端坐桌前,挑灯夜读。

  夏日炎热,窗棂半支,窗下燃着艾草拧成的辫子,蚊虫不敢靠近,就连飞蛾都避的老远。

  “诶?这方砚台不错嘛。”罗良不知几时来的,站在程松身后,伸手去拿摆在桌上的澄泥砚。

  砚台小巧,不足一掌大,雕成一片莲花瓣的形状,触手沁凉,光滑可鉴。这是下晌在玉兰斋买的,用来舔笔或是写小字极方便。

  程松撩开罗良的胳臂,“你到我屋里作甚?”

  罗良讪讪的缩回手,“表哥,你怎么跟我越来越生分了?”

  程松干笑两声,“零花不够使了?你找我也没用,咱俩一样多,你不够,我也不宽裕。”

  被他看穿心事,罗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表哥,瞧你说的,除了钱,我就不能再找你说点别的了?”他从墙角搬来小杌子,挨着程松坐下,“表哥,我听人说辛丞相的小儿子去做蒙师了。你说他是不是傻?”

  程松唇角坠了坠,不答话。

  辛五要是傻,就没有精明人了。

  “表哥,你早就知道这事了?”

  “早知晚知有什么所谓?人家爱怎么活那是人家的事,用不着你瞎操心。”程松顺手架起罗良,连推带搡的把他撵了出去。

  *

  花长老二人从大长公主府出来,几个起落回到歇脚的民宅。

  少女一进到屋里便扯下面具,露出一张粉面桃腮,娇俏可人的脸。

  “阿娘,你为何对她卑躬屈膝,我魔门中人怎能受她折辱?”少女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坐在小杌子上。

  花长老叹一声,“你这孩子,倔脾气上来跟你那死鬼阿耶一模一样。”说着,走到桌前倒了杯水,“阿娘不是跟你说了吗,就算心里厌恶,面上也得装出毕恭毕敬的样子。要是这次无功而返,她看在我们听话的份上,也能帮我们在门主跟前说两句好话。”

  少女嘁一声,“她说话管什么用。”

  “管什么用?”花长老拔高了音调,“要是不管用,门主能一拨一拨的派出高手去杀月胭?你动脑子想一想,门主是为了谁?归根究底还不是为了大长公主?”

  少女轻咬下唇,想了想,娇声问道:“阿娘,证邪宫凶险异常,单凭你我的实力,能全身而退就算不错了。”

  花长老咕咚咕咚灌下几口凉水,“那又有什么办法?魔门追杀月胭十几年,为的就是让月胭把东西交出来。不过,据我看,那东西八成是追不回了。”

  “阿娘,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值得魔门上下拼尽全力?!”少女眉目如画,晶亮的眸子好似夜空繁星一般灿烂。望着这般可人的女儿,花长老脸上浮现出慈爱的神情,“玫娘乖,别问那许多,知道了反而不好。”

  少女不依不饶,“阿娘,这一趟凶多吉少。总不能叫我送死,还不告诉我是为了什么吧?要是那样,我岂不是死的冤枉?”

  花长老呸呸吐了两口口水,“什么死不死,冤不冤的,别瞎说!”

  “我怎么是瞎说呢?先前派去证邪宫的那些人,好一点的缺手断脚没了内力,差一点的干脆就回不来了。阿娘,您就告诉我吧。”

  玫娘眨巴眨巴眼,“阿娘,该不会门主连你都瞒着?他不信你?你好歹也是五长老之一啊!”

  花长老唇角坠了坠,道:“是一件关系魔门兴衰的信物。”

  “魔门的兴衰,与大长公主又有何关系?”玫娘眉头紧锁,煞是不解的发问。

  花长老眸光一黯。想当年,她和月胭一起加入魔门。两人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花长老和门中弟子成了亲。月胭不声不响成了门主的女人。

  她凭着美貌和手腕,很快就让门主冷落了其他女人。那时门主对月胭十分信赖。花长老以为月胭想做门主夫人,谁知道,她想自成一派。

  人贱,野心大。

  没天理的是,还真让她做成了。

  月胭叛离魔门成立了证邪宫,魔门中也有不少旧人投了过去。

  如今,魔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偏偏门主恨月胭入骨,高手派出一个又一个,死的死,伤的伤。到了现在,魔门里像样的高手剩下没几个,否则也不会让玫娘跟着一起来了。

  “玫娘,你别问了。”花长老颇为无奈的垂下眼帘,“就算是去送死又有什么所谓,起码能死的痛快些。”

  随着证邪宫的日益壮大,门主魏无伤对魔门中人的猜忌也愈发深重。甚至连五长老都不能全心信赖。这次,他派花长老和玫娘去证邪宫,一是为了杀月胭取回那件东西,二是为了验证花长老母女的忠心。临行前,门主给她二人的食水里下了毒,若是回去的晚了,不用月胭动手,她俩的命也保不住。但这些,花长老不忍心对玫娘明言。

  玫娘没能得到令她信服的答案,纵使心有不甘也不能强逼花长老。

  “阿娘,我琢磨着,东西倒在其次,咱们还是保命要紧。你说呢?”

  花长老微微颌首,“能活着,谁愿意死?好在我们母女结伴,万事都能商量。若是身陷险境,你能逃就逃,不用管阿娘。”

  “阿娘……”

  花长老轻抚玫娘鬓发,“我就你这一个宝贝女儿。可惜你从小就是魔门中人,没的选。如果能重来一次,阿娘断不会加入魔门,累的你跟我一起受苦。”

  玫娘紧张的轻咬下唇,“阿娘,这些话莫再说了。要是被人告到门主那儿,可不得了。”

  花长老自嘲一笑,“傻孩子,你忘了,咱们现下在都城,而不是魔门。”

  “那也得提防隔墙有耳。”

  玫娘很小的时候,就见识过魔门叛徒的下场。光是惨不忍睹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惨状。玫娘很怕,怕到小小年纪不用旁人督促就知道刻苦练功。因此,玫娘的武艺在同龄人中是最拔尖的。

  门主答应她了,要是这次能活着回去,就让她和四师兄成亲。等四师兄继任门主之位,她就是门主夫人。

  一想到往后她和阿娘不用担惊受怕,玫娘便满怀期待。

  所以,一定要活着回去。

  花长老轻叹一声,将玫娘揽进怀里,喃喃道:“这里是都城,是正常人的世界,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