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6 荒唐路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822 2019.05.29 18:39

  现今他是蒙师,旁人碍于辛丞相的面子,不敢出言置喙。胡唯玉与他见过两次,次次都要絮叨絮叨。大意就是,辛夷已经是闻名天下的无瑕公子,何不趁机更上一层楼,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一点没错。辛嫣和他确是实打实的一家人。

  辛夷不愿听那些不入耳的话,宁肯跟着阿甲跑腿。

  况且,是给她送鮸鱼含肚呢。辛夷唇角微弯,道:“兄长和姐夫都在,哪有我站的地儿?”

  阿甲扁扁嘴,“郎君,香玉姐姐说是让他们家二爷去买,不要我送的。咱们这么……热情……是不是不好?”他原想说上杆子不是买卖,别让姜家大娘子看轻了去。话到嘴边,生生给改了。

  辛夷哈哈笑了,“热情?送两份鮸鱼含肚就热情了?”

  阿甲望望马背,鮸鱼含肚,自家厨子做的月饼,还有两小篓葡萄和一埕葡萄酒。

  这已经不止是热情了,这是登门下聘去的。

  “郎君,您与姜家素无往来,且他们又是商户人家,您这样人家会说闲话的。不如就让小的跑一趟,您找间酒店坐着等,好不好?”

  辛夷嗯了声,“我本也没想与你同往。我要去赢花灯!”

  少年郎微微扬起下巴,面庞好似羊脂玉一般莹润,灿若星子的眼眸流光潋滟。

  阿甲一听高兴坏了,“好!您赢了灯,四娘子一准儿高兴!”

  诶?

  辛夷容色一滞,“谁说给四姐了?都说多少回了,她想要,让姐夫去挣。我又不是碎催,任凭她使唤。”

  阿甲见他不悦,小声嘟囔一句,“那您要送谁呀?”

  自然是给她赢的!

  辛夷闷哼一声,“要你管?你去到熙熙楼别急着走,跟你的婢女姐姐多说会儿话。”说着从荷包里掏出一张飞钱,递给阿甲,“本想放你一日假,你又不肯。这些权当补偿。好吃好玩的只要喜欢就买,别让人家说你小气。”

  人家指的自然是香玉。

  阿甲没能约她出来,放假也没意思。还不如陪着郎君有趣。且郎君又是个大方的,一出手就是五贯。

  五贯?

  阿甲盯着手里的飞钱,张大嘴巴激动的说不出话。

  天老爷!这、这、娶媳妇都够了啊!

  阿甲想要说些无功不受禄之类的话推辞,仰起脸,辛夷已然走远了,只留个俊逸潇洒的背影给他。阿甲吸吸鼻子,感动的都快掉眼泪了。

  *

  晌午,程孜与秘书省的同寅吃过饭后,回到家来睡了一觉醒醒酒。待张开眼,已是掌灯时分。程孜洗脸梳头,换了身樗蒲绫的衫子。

  程松有些奇怪,“阿耶,您还要出门?”

  往年他们家都是和程孜一起吃晚饭,再赏月。可瞧程孜这架势,貌似是要赴宴。

  “嗯,我在熙熙楼定的雅间,你和良儿收拾收拾随我一起。”

  “那阿娘呢?”

  程孜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摆摆手,“都去,都去!”

  程松欢快的应了声,去寻程林氏。

  程林氏正在准备饭食,听说程孜要去熙熙楼,忍不住埋怨,“那得花多少钱呐。在家吃不也一样么?”

  “阿娘,一年才过一次八月节,就去呗。”程松像个孩子似得,揽住程林氏的胳臂,“吃完了饭,我带您去赏灯。”

  赏灯?

  程林氏镇日围着锅灶井台忙碌,早没了玩乐的心情。听儿子这一说,程林氏不禁笑了,“好,好!我儿今儿个带我赏灯,明儿得了功名要骑马寻花呢。”

  程松嗯了声,心里却是直打小鼓。此番若能中举,方能入闱。可他这次考的并不顺利。程松自觉还不如罗良。是以,他也就没敢实打实的应和程林氏。

  八月节出门的人多,雇车不易。幸而程孜提前三两日就预备下,一家人才有车坐。

  程林氏忍不住与程孜抱怨:“你既要出门何不早早与我商议,省的我买回许多食物贡品。”

  程孜心里存着事,不愿与程林氏多说,便道:“得了,都是我不好。你少说两句吧。”

  但凡程孜做错事,可从没有痛痛快快认错的时候。今次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程林氏愣神儿的功夫,车子已经驶出了长安坊。

  程松和罗良虽然长在都城,去熙熙楼用饭的次数少得可怜。一则熙熙楼菜价高,二则程孜薪俸委实不多。能去熙熙楼吃顿团圆饭,兄弟俩自然高兴。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罗良与程松闲话两句,程松也不摆冷脸了。俩人有说有笑,十分融洽。

  程孜是四人当中唯一的明白人。

  他望着程松和罗良,感慨万千。明明他们皆为皇室血脉,却阴差阳错的成了普通人,过着平凡的生活。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大长公主,对他,对他们毫无愧疚之意。

  程孜时常在想,若当年大长公主没有把他送到府外,而今又会是何种光景呢?他一定不会只是个小小的著作郎,封侯拜相也有可能吧。

  若说不甘,程孜有。若说恼恨,程孜也有。从一落生,他的命运就掌握在大长公主手里。当知道了真相,程孜只觉得荒谬至极。

  后来鲁稚把罗良交给程孜,叫他代为照顾,程孜更是难以置信。大长公主行事荒唐也就罢了,鲁稚居然也是如此。是不是好日子过多了,人就不正常了?!

  程孜不能理解,却也无力反抗。他能做的,就只有顺着这条荒唐路走下去,走到哪儿算哪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