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4 冷伯图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56 2019.05.07 19:22

  燕三娘和香玉嘀嘀咕咕的当儿,就听门外有人说道:“娘子,您慢些。”

  有客上门?

  佟掌柜立马迎上前去。

  穿着胡服的少女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个俏生生的婢子。那婢子不光嗓音甜美,人长的也水灵。一双黑漆漆的大眼忽闪忽闪,娇憨又可爱。

  同样身为婢女的香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跟大娘子说话时,也低声细语的,可就是没有人家那股子温柔劲儿。

  胡服少女唇角微弯,打趣道:“你还怕我摔了怎的?”

  “摔了也不怕,有婢子在底下垫着呢。”

  一主一仆旁若无人的说着玩笑话。

  香梅嘴角一撇,心道,这俩人打哪来的?矫情的要死。

  佟掌柜含笑道:“娘子安好,您想要笔墨,还是笺纸?我们玉兰斋新上的画具盒,您看看呐?”

  这小娘子穿戴不俗,许是勋贵人家的女郎。遇上这样的,自然是有贵的不推荐便宜的。

  胡服小娘子不答,状似无意的信步到在姜妧跟前,站定,抬眼与姜妧对视,两人目光相触刹那,姜妧不知为何心头一紧。

  她长得很讨喜,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眉毛弯弯,鼻子小巧。

  但她通身上下透出一股子令人齿冷的阴郁之气。因姜妧离得近,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眼底的探究和好奇。

  可能她没见过在外经营生意,抛头露面的商户女吧。

  姜妧旋即便释然了。

  很快,那小娘子便向后撤了一步。婢女却上前一步,昂着下巴,问道:“你们这儿没有招呼贵客的地儿?”她一双眼盯着姜妧,很有些挑衅的意味。

  燕三娘眼眸眯了眯,满脸戒备的挡在她和姜妧中间,“二位楼上请,楼上有雅间。”

  佟掌柜笑容不减,“二位贵客请随我来。”说着,撩起裙摆,迈步上楼。

  主仆二人目光在姜妧面上顿了顿,便跟在佟掌柜身后去楼上雅间。

  燕三娘给香梅使个眼色,香梅会意,拧身捧出香茶点心给“贵客”送去。

  “大娘子,咱们到后院坐吧。”燕三娘道。

  有香梅支应,待会儿就知那俩人究竟什么来头。

  几人到在后院账房,香玉拍拍胸口,惊魂未定的说道:“哎呦,我还以为那小娘子是来寻事的呢。”

  燕三娘目光深沉,“她该不会姓祝吧?”

  香玉拧着眉,歪着脑袋,想了想,“姓祝的好像没有这一号。他们家长女、次女都嫁了人,剩下两个庶出的女儿一个十岁,一个八岁,年纪对不上。”

  姜妧淡定摩挲着掌中小砚,“来了就是客,莫慢待了。”

  燕三娘抱着肩膀,斜倚在门框上,默默不语。

  香玉侍候姜妧吃茶吃点心,忙的不亦乐乎。

  她学不来那小婢掐着嗓子说话,但她手脚麻利,人又勤快,肯定不会让大娘子挨饿挨冻。香玉越忙心情越好,将先前那点小小的不甘心抛诸脑后。

  约莫三盏茶的功夫,香梅回来了。

  一进屋,嘴巴就不停的说。

  “她是淮阴侯家的八娘子,是侯爷和侯夫人最小的女儿,平时疼的跟眼珠子似得。今年有望入小拙诗社呢。”

  燕三娘微微挑眉。

  跟她想的不一样。

  冷八娘走路时刻意加重脚步,以此掩饰她不俗的轻功。

  “她多大?”燕三娘问道。

  “十二还是十三吧。”香梅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大对劲,便补充道:“女孩子抽条儿早,所以看起来像是十四五。”

  不对!

  十二三,十四五都不对。她那身功夫,没有二十年苦练,绝对成不了现在这样。

  淮阴侯……

  若是没记错的话,淮阴侯跟皇帝陛下是发小,两人感情不错。

  旧年,淮阴侯冷伯图升任龙武卫都督,可以说他是皇帝陛下非常信赖的人之一。也难怪那婢女鼻孔朝天,冷伯图在都城完全可以横着走。

  姜妧关心的比较实际,“她买什么了?”

  香梅咧嘴笑,“她买了二十套画具盒,说是要送给小拙诗社的姐妹。还买了些笺纸,狼毫。钱已经付了,明儿个送去淮阴侯府就行。”

  香玉高兴的直拍巴掌,“真好,真好!越是看着不顺眼的,越要挣她的钱才痛快!头先我还怕她白吃咱们的茶点呢。这下好了,稳赚不亏。”

  香梅也道:“就是的。我还说送文房给小拙诗社的社员,她倒是替咱们办了回差事。等小拙诗社的娘子们用得好了,就能到玉兰斋来买了。”

  香玉香梅对玉兰斋的未来满怀希望,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姜妧唇角弯弯,笑的很甜。

  *

  姜府,松鹤院。

  “你们都别问福儿玉兰斋的事,当着她的面也不许提玉啊兰啊,文房笔墨之类的。省的她心里憋闷。”姜老夫人唯恐孙子不懂事,把他们叫到跟前特特叮嘱。

  姜成和姜云都是半大小子了,不用姜老夫人说,他俩也不会多嘴。称心似懂非懂的仰起脸,“祖母,是不是我们不问,长姐就不憋闷了?”

  “那是……”姜老夫人想说,那是自然,结果却成了,“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罢了,罢了。不能当着孩子的面撒谎。姜老夫人心虚的放低声音,“不过,你要是不说,你长姐未必想的起来,也就不憋闷了。”

  称心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称心记住了,祖母放心。”

  姜老夫人从攒盒里抓了两块香糖果子递给他,“真乖。”抬眼看看姜成和姜云。

  这俩小子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

  姜老夫人伸进攒盒的手又缩了回来。长大了就不用给糖了,省下自己吃。

  *

  姜泳养了这些天,胳臂大好了。阮尚宫那边也交代的妥妥帖帖。姜泳长这么大头回出息一把,心情自然好的不能再好。

  可有一样事,他至今还惦记的。

  虽说姜老夫人没再提他花三万五千贯买原石那茬,姜泳知道,要不是自己受了伤,恐怕是要挨顿打才能进的了家门的。

  养伤这些天,姜泳琢磨明白了。光躲着不是回事,还是得把这扣子解开。哪怕真的挨打,他也认了。

  姜泳来到松鹤院,就见姜成、姜云羡慕的盯着吃香糖果子吃的满脸碎渣的称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