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 大兴殿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03 2019.03.22 20:39

  《永年记事》写的是盛元大帝居于永年县时的点滴趣事,以及她在南齐凉州城与不言大师,库那勒王子等人谈禅的逸闻。其中有一回单写盛元大帝爱宠的,据说是寺人高德昭化名所撰。

  高德昭被盛元大帝尊称为阿翁,以寺人之身在宫中颐养天年。活到一百零二岁于梦中驾鹤,称得上是福如山岳。

  同样身为女郎,姜妧羡慕盛元大帝能够开疆拓土,成就一番轰轰烈烈的功业。尤为难得的是,盛元大帝与南齐宁王相濡以沫,携手终老。有他二人做典范,大秦上下纷纷效仿。民间夫妇多是从一而终。纳妾的也有,但宠妾灭妻的事体极其少见。就连当今陛下的后宫里也并非三千佳丽。只是皇后连同三位夫人。宫婢到了二十二岁就放出宫外,婚嫁由己。

  上行下效,民风如此。姜泺抬红倚做良妾时,姜老夫人心里别扭了好些日子。后见红倚侍奉姜泺十分尽心,对吴氏恭谨有礼,恪守本分,也就慢慢释怀了。

  姜泺闻言,忍不住笑了,“那本书确是有趣的紧。不看我都不知道小小的猫儿居然还有那么多心眼儿。”

  姜妧双目熠熠发亮,娇声道:“我今儿个晚上就开始读。”

  “不许!不许!”姜老夫人板起脸孔,“夜里灯火昏暗,仔细你的眼睛!”

  说到眼睛,姜老夫人和姜妧的神情骤然一僵,她俩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转向姜泺,唯恐他不悦。

  姜泺不以为意,笑眯眯的附和:“听你祖母的话,晚间好生歇息,养足了精神明儿个再看也一样。那书三叔就送了给你,你慢慢看。”

  姜妧松了口气,莞尔应是。

  说罢闲事,姜泺转而又道:“阿娘还是吩咐许管事跟在成儿身边多多提点才是。”

  姜老夫人叹了口气,道:“论年齿,云儿比成儿小一岁。可云儿却比成儿稳重。成儿多半是随了你二兄的浮躁劲儿。”

  姜云是姜泺和吴氏的儿子。姜澈这趟出门,特意带他去长长见识。

  姜泺目盲却极爱读书。姜云与他迥然相异,还没学说话,就抓着算筹摆弄,十足十姜家人的做派。姜老夫人也有意栽培姜云。希望他能代替姜泺,挑起三房的大梁。

  姜泺对姜云不多不少是有些愧疚的。若不是他目盲,姜云也不必少小离家,去见识大人的世界。同时,姜泺也深感自豪与欣慰。虽然姜云志不在读书,但却有另一片广漠疆域供他驰骋。

  “成儿率直纯良,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停顿片刻,姜泺继续说道:“成儿还小,为人处世尚且稚嫩。想来这次他也是无心犯错,阿娘就饶他这一回吧。”

  姜老夫人垂下头想了想,便笑问道:“都这时辰了,你俩也该饿了吧?”

  现在已是未时。方才还不觉得,姜老夫人这一问,姜妧马上就感到肚里空的难受。

  姜老夫人自顾自说下去,“今儿个有福儿爱吃的燕菜牡丹,明泊,你留下和我们一块儿用饭。我再让厨房做两个你爱吃的菜。”不等姜泺应承,姜老夫人便转头向连翘低声叮嘱一番。

  姜泺无可奈何的抿嘴笑了,不再多言。

  祖孙三人大快朵颐的时候,大兴殿里却是一派剑拔弩张,肃杀之气

  平时用来批阅奏章的龙书案上铺着一块水红蜀锦。当今圣上唐炼,楼皇后以及钱刘两位夫人围坐在一起。每人手上捏着八张纸牌,神态严正。

  这把轮到唐炼坐庄。楼皇后,钱刘两位夫人合力攻之,叫他下庄。

  可是……

  唐炼小心眼儿呀!

  楼皇后直到而今都还记得当年她与唐炼赛马的情形。

  那会儿她与唐炼成婚不久,正是蜜里调油,你侬我侬的时候。楼皇后说要骑马,唐炼便命人从马厩里选出两匹宝马良驹。

  楼皇后提议赛马,唐炼便换上胡服跟她比试。楼皇后出身将门,又是掐尖儿的性子,再加上那会儿岁数小,人也不够稳重。她一上了马背,就不是她了。楼皇后使尽浑身解数赢了唐炼半个马身。唐炼当时不动声色,过后好几天没和她说话。从那以后,楼皇后就学乖了。要么不和唐炼比,要么输的不着痕迹。

  一晃眼儿,夫妻相伴二十年。楼皇后早就不是那个输不起的小娘子了。可楼皇后不大会打马吊,既想保住唐炼的面子,又能输的合情合理,对楼皇后而言,实在有些难为。

  怪只怪今儿个陆夫人的妹妹入宫求见,脱不开身,要不然,刘夫人也不能临时找她来凑搭子。

  楼皇后玩了不大会儿的功夫,就跟坐在火炉子上似得。浑身都不得劲。她紧抿唇角,扭了扭腰肢,余光一瞟,发现钱夫人正朝她使眼色。

  钱夫人真后悔把楼皇后拉了来。她平时和陆夫人搭档惯了,努努嘴儿陆夫人就晓得她要出什么牌。楼皇后可倒好,她都快成对眼儿了,楼皇后都不能领会。

  钱夫人的意思是:有什么好牌赶紧出,不趁现在把皇帝拉下马,更待何时?

  楼皇后会错了意,以为钱夫人是要给唐炼放水。

  楼皇后紧咬下唇,水葱儿似得手指在纸牌上一路点到末尾。一张九文突地跃入楼皇后眼帘。

  楼皇后长舒口气,两指一捏,把九文打了出去。

  九文甫一落在水红蜀锦上,钱夫人嘴巴张的老大,眼睛瞪得滚圆,不可思议的将目光从九文转到楼皇后脸上。这要是换了陆夫人出乱出牌,钱夫人早就甩脸子了。

  刘夫人晓得钱夫人的脾气,忙清清喉咙,给她递个眼色。

  妹子,忍了吧。人家是统领六宫的皇后。你可别多嘴!大不了咱们下次不带她玩儿。

  钱夫人压下怒意,冲刘夫人忍辱负重的点点头。

  行!忍了!

  她俩不乐意,唐炼也不乐意。

  不论赋诗手谈,还是骑马围猎,楼皇后都有意无意的让他几分。

  想他堂堂天子,哪用得着女子相让。他又不是输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