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晕倒了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661 2019.04.12 20:32

  天随人愿,隔日傍晚,姜家门前车马喧阗。

  身处内宅的姜妧刚刚用罢晚饭,丁媪便满脸喜色的来报:“大娘子,大爷回来啦!”

  回来了?!平安了?!姜家有救了!

  姜妧湿了眼角,急急起身要出门去迎。

  丁媪阻拦,“大娘子,大爷这会儿正在松鹤院与老夫人回话。”

  姜妧立刻顿住脚步,“小乙呢?”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阿耶一路上都经了什么。

  说小乙,小乙就到了。

  “大娘子!”白小乙风尘仆仆的撩帘进来。

  十六七岁的少女做男装打扮,因她常在外奔波,肤色黝黑,倒也不觉违和。

  姜妧见了小乙,俯身便拜,感激的话儿却是堵在喉间半句也说不出来。

  小乙唬了一跳,忙闪开身,骇怪道:“大娘子这是作甚。”

  还能作甚?小乙是她的恩人呐!

  丁媪也是一惊,上前搀扶住大娘子,对小乙说道:“大爷回来了,大娘子高兴!”

  做过噩梦,又受了莫家的惊吓,乍一听阿耶回家了,能不乐嘛?!

  姜妧直起身,上前握住小乙的手,切切发问:“路上顺利吧?没有阻滞?”

  小乙经年习武,个子比姜妧高,也壮实。她为了不负姜妧所托,日夜赶路,水都顾不得喝,两瓣嘴唇干裂出了血口子,眼底黑着,一双晶亮的眸子倒是十分有神。

  姜妧忙给小乙倒了杯温水,“慢慢喝,慢慢说。”转头又吩咐丁媪预备饭菜,“不要油腻,热汤热水暖胃的最好。”

  小乙也不跟姜妧客套,一屁股坐在鼓凳上,吐了口浊气。

  “大爷十分警醒,事先令整个商队改了装扮和口音。待到了堕马涧更是用上了易容术,就连我看了都佩服大爷的好手艺。”

  白小乙弯弯唇角,垂下头喝了两口水。

  堕马涧正是吕氏丧命之处。姜妧默了默,蹙起眉头,问道:“阿耶还会易容术?”

  白小乙重重点头,“不但会,还精通。大爷每次出去都带好多银钱,要是没点儿看家的本事,那哪行呢?”

  姜妧嗯了声,眸光微微一沉。

  或许阿耶次次路经堕马涧都要做番伪饰。毕竟发妻死在那里,又如何能不警惕?只不过他不愿家人担忧,回来说的都是路上遇到的趣事。

  姜妧觉得自己以前太粗心,也太不懂事了。

  等不多时,饭菜送到了。小乙风卷残云般,眨眼功夫,三碗粥落肚。丁媪怕小乙伤了脾胃,赶紧拦住,不许她再吃了。

  小乙笑嘻嘻的跟丁媪讨价还价,非得再添一碗不可。

  姜妧望着为了多吃一碗粥,跟丁媪油嘴滑舌的小乙,眼眶阵阵反酸。

  天可怜见!祖母、阿耶健在,她不用远嫁,姜家更不会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姜妧兀自思量,细细碎碎的人声从松鹤堂传来。

  外间都黑透了,阿耶还在那边吗?

  还是……

  祖母出了事?

  一想到姜老夫人,姜妧立刻就坐不住了。香玉满面急色的进来报说:“大娘子,大爷与老夫人说着话,突然晕倒了!”

  什么?!阿耶晕倒了?

  姜妧大惊失色,提起裙摆,步履踉跄的往松鹤院去。

  小吕氏先她一步到的。

  “福儿,你阿耶跟祖母叙话,突然就晕了。许是路途劳累,无甚大碍罢。”小吕氏强装镇定,说话时带些哭腔。

  话音刚落,胡医女与姜老夫人从内室出来。姜妧挽着小吕氏的胳臂迎了上去。

  “大爷一路颠簸劳顿,休息五六日便无碍了。只不过……”胡医女顿了顿,道:“还是不要轻易挪动。待好了再回飞鸿院不迟。”说罢,去一旁写方子了。

  姜老夫人抬头对上小吕氏和姜妧殷切的目光,愣是挤出两分笑意,“木卉还没醒,你们进去望一眼就出来吧。”

  两人低低应了声是,走了进去。

  姜云在床边守着,见她俩来了,起身行过礼,便退了出去。

  姜澈直挺挺躺在床上,英俊舒朗的面庞略微泛青,双颊凹陷,颧骨高高耸着,整个人没了生气。

  这可不像休息五六日就能痊愈的模样。

  姜妧对胡医女的话半信半疑。

  小吕氏侧过身偷偷抹泪。

  都怪她命小乙一路催趱,否则,这两天阿耶也不会没日没夜的赶路。若不是受了累,支持不住,哪能晕倒?姜妧满心懊恼,眼眶含泪,喉间酸涩。

  姜妧的记忆中,阿耶就像是一座山一道岭,护持她,看顾她。

  而今,却成了躺在床上,动都不动……姜妧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回到鎏华院,姜妧无精打采,失了神气。

  香梅香玉等人熏香铺床,各有各忙。

  姜妧立在回廊下,认真回想梦中种种。

  自她从暮雪山庄返归,许多事都不能与梦境契合。拒了莫家的婚事,姜老夫人也对莫家生出戒备,这是好事。可阿耶没有死于非命,却一病不起。这让姜妧十分忧虑。

  万一阿耶挺不过去……

  不!不会!

  泪水汩汩而落,姜妧反手抹去,心里七上八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