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3 不想了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750 2019.05.25 21:00

  阿甲好歹也是丞相府的人,又是来为辛郎君传话的。香玉掏钱掏的极顺当,有些支使人家办差的意思。

  这不合适吧。

  香梅胳臂一横,拦住香玉伸出去的手,“回头问问二爷,让他吩咐人去买便是。不用劳烦阿甲了吧。”

  香玉想想也是。姜家二爷是个紧随风尚的人物,但凡有好吃好玩的且落不下他。

  阿甲也不勉强,既晓得了姜大娘子在哪赏灯,便是不负郎君所托。可惜香玉不愿跟他玩。阿甲不多不少有些失望,与香玉香梅作别,自回府复命去了。

  *

  白捕头案头上堆满了纸笔墨砚。蓝府尹甫一进来,着实唬了一跳。

  “老白,你该不会是想考状元吧?现在发奋可来不及了啊。”蓝府尹打趣道。

  白捕头收回思绪,笑了笑,说:“这些都是物证。”

  “物证?”蓝府尹吃了一惊,“莫不是由六娘的案子有了头绪?”他拿起一沓尚儒阁的粉笺在手中把玩。

  “正是。”白捕头一指对面的座位,“府尹请坐,我有一事总也想不通透。”

  蓝府尹皱了皱眉,顺势坐下,“何事?说出来我与你一同参详。”

  “一则是动机。沾了毒末的笺纸确是冷八娘送到各家去的。可她这么做为了什么呢?她是淮阴侯的掌上明珠,今年有望加入小拙诗社,给人下毒对她而言没有半点好处。再一个,她与杜十娘素无仇怨,做什么非得毒死人家不可?不止杜十娘和由六娘,但凡经了冷八娘手的玉兰斋的笺纸都验出了断肠草的毒。也就是说,她要把小拙诗社的社员全都毒害了。”

  “她……”蓝府尹略略斟酌说辞,“她莫不是个疯子?”

  “她不疯。”白捕头唇角微坠,“她是杀人狂魔。”

  “那,那还等什么?赶紧把她拘了,该审该判麻溜儿办了。省的她再祸害人。”蓝府尹义愤填膺,“不能因她是淮阴侯的女儿就有所偏袒。我豁出去不做这个京兆尹,也得让她偿命!”

  “蓝府尹少安毋躁。还有一节,着实令我困扰。”

  “还有什么?你说!”

  “玉兰斋的伙计去到大宁坊送货时,那个叫寿儿的一进坊便昏睡,出了坊就清醒……”

  蓝府尹神情一松,“伙计偷懒罢了,这有什么出奇?”

  “不是。”白捕头默了默,“那个叫小乙的会功夫,她便精神的很。寿儿是个普通人,所以他睡着了。”

  什么跟什么这是?能不能说他听得懂的人话?

  蓝府尹吐口浊气,“老白啊,你就别打哑谜了吧。我还得省点力气赢封家班的吉祥如意灯呢。”

  “您一定听说过证邪宫吧?”

  “听说过。”蓝府尹一个劲儿的点头,“证邪宫不就在城郊的齐云峰么?据闻证邪宫方圆十里,鸟兽绝迹。”

  白捕头笑了,“并非鸟兽绝迹,而是证邪宫的左护法墨霄布下的幻魇阵。入了阵,寻常人心智全失,若身负武功,便能扛上一阵。”

  蓝府尹陷入沉思。

  片刻过后,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玉兰斋的伙计入了幻魇阵?”再一思量,“不能吧?都城乃是天子脚下,且大宁坊与皇宫仅隔一坊之地,那证邪宫的歹人,敢如此肆无忌惮?”停顿须臾,又道:”你的意思是,冷八娘是被人冒充的?”

  “是啊。所以我才没去淮阴侯府相询。若是没弄清其中的关联,误会了冷八娘子,对她的影响就太大了。”

  “可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怎么证实,如何证实?难不成去与证邪宫的左护法对质?”

  与淮阴侯相比较,蓝府尹觉得墨霄更加可怕,简直就如洪水猛兽一般。

  “玉兰斋呢?确定玉兰斋与此事毫无关系?”蓝府尹又问。

  白捕头嗯了声,“想必证邪宫想用玉兰斋做个替罪羔羊或是障眼法。”

  “岂有此理!”蓝府尹大掌重重拍上几案,“证邪宫恁的可恶。要不干脆向陛下禀明,剿了算了!想当年,剿山匪都能一路剿到常州,区区一个证邪宫更不在话下!”

  白捕头心里咯噔一声。

  “万万不可啊。山匪乃是一群乌合之众。即便如此,当年也损失了百来名兵将。证邪宫里高手如云,又有墨霄的幻魇阵作为助力。别说剿了他们,便是能顺顺利利进了证邪宫的门都不容易。”

  “那还能任凭证邪宫的人为祸都城?”

  “目下,最紧要的便是查明此事是否如我们推测这般。是的话,还得弄清证邪宫究竟有何阴谋,以及动机。”

  蓝府尹拈须沉吟一霎,“不如去到淮阴侯府相询罢了。”

  见白捕头不语,蓝府尹竖起眉眼,“怎么?不敢?”

  “非是不敢,而是……”

  蓝府尹闷哼一声,“明儿一早,我亲自去问!”

  白捕头抿嘴笑笑,与蓝府尹如此这般交代一番。蓝府尹连连点头,“行了!审案断案又不是头一遭,你就跟家等我的好消息!”说罢,起身离座,出得门来。

  风儿一吹,蓝府尹隐约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儿。

  究竟哪不对劲儿?

  ……

  蓝府尹吐口浊气,算了,不想了,换身衣裳去夜市买本秘笈回来好生记下,待到八月节那天,一定得夺了吉祥如意灯给女儿们赏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