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7 守秘密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16 2019.04.30 19:56

  姜澈和姜泳从小习武,奈何资质有限,勤练多年也算不上高手。

  “二爷的伤并无大碍。”胡医女用指尖拈起一点姜泳胳膊上的药粉闻了闻,“是上好的疮药。”

  满打满算一个月而已,姜泳就显出几分老成,目光沉稳,眼底却现出青黑,人也清减了,显然有些日子没休息好了。

  于氏站在他身侧,不说话,只悄悄拭泪。

  姜泳唇角紧抿,思量片刻,才道:“我们这次叫人劫去水波绫十匹,缭绫二十五匹。一进城葛管事就去报官了。”

  姜泳没有办货的经验,但他时常出门,懂得万事小心的道理。他特意请了振威镖局的镖师保镖。即便如此,贼人还是得了手。

  姜老夫人神色凝重,道:“钱没了再赚,最重要的是人没事。”

  于氏深以为然的点头应道:“大人所言极是。”

  镖局自会做出相应的赔付,但是跟阮尚宫订好的交货日期就在后日。若是初次合作就失信于人,有损姜记的声誉。

  “阿娘,都怪儿子不好,没有尽全力护住货物。”

  姜泳眼中隐约有泪光闪动。他自保尚可,若说反击,就是痴人说梦。

  “货是死的,哪里及得上人命金贵。”姜老夫人长叹一声,“只要你没事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得了母亲安慰,姜泳竭力忍下的泪终于涌了出来。

  姜澈忙道:“二弟,你受了伤就在家里好生养着。阮尚宫那里,你不用担心……”

  话说了一半,姜泳忙道:“大兄,我接的生意就该我给了了。我不是以前的我了,定能处置得宜。”

  姜老夫人和姜澈相视而笑。

  姜家二爷终于长大成人了。

  “二弟不必担心,这次定能如期交货。家里别的没有,二三十匹料子还是能拿得出来的。”言下之意,大仓房里有存货。

  姜泳向来不关心大仓房的事,听大兄这样说,松了口气。

  胡医女给姜泳重新上药包扎,又嘱咐他忌口之类。于氏一一记下,便扶着姜泳回水盈院。

  刚出松鹤院,与姜妧走个对脸。

  姜妧忙加快脚步,上前行礼,“二叔,您没事吧?”

  姜泳挺直腰杆,朗声道:“无妨,一点小伤而已。这次去越州我给你捎了些小玩意。万幸收的好,没被抢了去。待会儿我叫人送去给你。”

  姜妧赶紧道谢,视线下移,瞧见姜泳衣衫上的斑斑血迹。

  霎时间,一个个骇然的场景从姜妧的记忆中涌了出来。

  长刀森寒,鲜血温热,溅在她脸上腥气四溢。阿娘紧紧搂着她和妹妹躲在车底,带着哭腔小声哄着,“阿妧阿婵别怕,阿娘在,阿娘在……”

  阿娘声音发抖,身子也发抖……

  可是,阿婵刚满周岁就夭折了……

  姜妧口唇青白。姜泳以为她叫自己的伤吓着了,温声安抚了几句,便和于氏走了。

  姜妧怔怔发愣,连姜泳何时离开都不知道。

  *

  姜老夫人吃了口茶,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正是。”姜澈神情凝肃,“阿娘,怕且是姓祝的眼热,所以才……”

  姜老夫人攥紧龙头拐,“我们姜家避了姓祝的整整十二年。我以为不撕破这层窗户纸,就能保得住子孙平安。是我想左了。

  他们得了便宜卖大乖,不止在外面传流言,说福儿呆傻,还说姜家做生意心黑手毒。他们是想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阿娘,那您的意思是……”姜澈听母亲的话,十几年来做足本分,就算在生日场上吃了祝家的暗亏,也从不抱怨。但他心里那股火却是越烧越旺。这会儿乍听姜老夫人流露出要和祝家一较高下的意思,不禁有些激动。

  “别的我都能忍,毕竟钱是挣不完的。此处有阻滞那就换条路走。天无绝人之路嘛,总能走得通。可姓祝的坏我孙女和姜家的名声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子孙后辈被人指摘,却无动于衷。”姜老夫人紧攥龙头拐的手骨节分明,“十二年前,我做错了。那时,我就该拼上这条老命为宝珠争个公道。我愧对宝珠。而今,我不能一错再错,放任姓祝的欺负我的子孙。尤其是摊上姓莫的这桩倒霉事,我彻底想明白了。若是不绝后患,必定寝食难安。”

  “阿娘,您说的对!姓祝的之所以短短几年就能壮大,跟咱们畏首畏尾也有关系。”

  “没错,我们一让再让,把他惯的不知天高地厚。再加上他们是大长公主乳母的娘家,便愈发的嚣张。”姜老夫人目露坚毅,”从今天开始,我们不躲不退,且看他们还能使出什么阴招!”

  “但是……”姜澈犹疑道:“我们一直心怀忌惮,主要因为姓祝的背后是大长公主,还有……阿婵她……”

  他想问阿婵是不是叫姓祝的劫了去,所以姜老夫人一直投鼠忌器,不敢反抗。

  姜老夫人眸光一沉,“木卉,阿婵已经夭折了。你莫再提她了吧。”

  “大人,宝珠明明带阿婵一同回乡,你为何非要说她过了周岁就夭折了呢?”这个问题盘桓在姜澈心中十二年,每每说到此事,姜老夫人都不能给出确实的答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姜老夫人始终静默。

  就在姜澈以为这次母亲依旧守口如瓶,快要放弃的时候,姜老夫人悠悠说道:“凌仙姑说阿婵夭折了,就是夭折了。你和宝珠的孩子只有福儿。”

  姜澈岂能听不出弦外之音,“阿婵……阿婵真的还活着?”

  “不!她死了!你忘了吗,早在宝珠回乡省亲前,阿婵就夭折了。”

  对外人而言,姜婵刚满周岁就夭折了。

  然而,姜澈知道,阿妧阿婵随吕氏回乡,返归途中在堕马涧遇上贼匪。待差役闻讯赶到,活口只剩姜妧,姜婵下落不明。姜澈痛失爱妻,浑浑噩噩了一段时间。待他清醒过来,姜老夫人就对他说阿婵夭折了。后来又把夭折的时间提前了,说是过了周岁阿婵就没了。

  姜老夫人甚至叫姜泳、姜泺对天起誓,有关阿婵的死,一定不能说漏。

  兄弟三人自然疑惑。

  阿婵仅仅是个幼童,能惹上什么麻烦?却让姜老夫人这般畏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