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 清溪客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46 2019.05.04 19:20

  辛夷罚小胜子留堂的目的就是打听消息。

  当得知姜家大娘子开了间文墨铺子,可把辛夷高兴坏了。为什么高兴,他也说不清。大概是觉得能有机会结识姜家大娘子吧。

  姜家送给他的谢礼就是一套文房。尽管不是什么稀世之宝,辛夷还是舍不得用。即使再忙再累,每天回到家他总要抽出一两刻功夫看上一看。直到而今,他都不知姜大娘子是何样貌,可当他手抚冰凉沁润的砚石,那人轮廓就会浮现在眼前。

  多年后,辛夷回想起少年时的自己,忽然明白了原来这种牵肠挂肚,朝思暮想的感觉,就叫怦然心动。

  这日,辛夷趁休沐,撇下阿甲独自一人来到四宝巷。

  天气炎热,辛夷没戴逍遥巾,长发束起用桃木簪簪住,换了身半新不旧的夏布直裰,宽袍大袖,衬得少年郎倜傥不羁。

  一进到四宝巷光阴好似骤然静止,墨香浅浅,雅音弦乐,声声入耳。

  辛夷明明最想去玉兰斋,两只脚却有自己的主意,偏偏一间铺子接一间铺子的逛游,待他到了玉兰斋,两只手都占满了。

  佟掌柜不在,她也不在,店里只有两个伙计支应。

  辛夷失望的皱了皱眉。

  “这位郎君,您想选狼毫还是笺纸?”小伙计栓儿低头瞅瞅辛夷手上的大包小包,态度愈发殷勤。这位郎君穿着普通,却贵气天成,一看就是个有钱又手松的,栓儿眉梢一扬,朝寿儿使个眼色,意思是肥羊送上门了,千万别叫他跑了。

  寿儿会意,上来打个千儿,“我们玉兰斋的狼毫是师傅特制的,您试试。”说话功夫,一支湘妃竹狼毫已经递到辛夷眼前。

  栓儿也没闲着,他接过辛夷手上的大包小包,满脸堆笑,“小的帮您放在当眼的地儿,买不买都没关系,待会儿小的送您到巷子口。若是您家里的车不方便来接,小的帮您雇一辆。”

  辛夷买了五六块砚台,十来只毛笔,外加两沓笺纸。他不想让店家送到丞相府,就自己拎着。一听小伙计这样说,辛夷心情顿时大好,将手里的东西全都交给栓儿。

  辛夷接过狼毫细细端看,笔头箍着打磨的圆润的牛角,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郎君您别光看,试试才知好不好用。”寿儿把他引到桌旁,撸起袖子磨墨磨的特别起劲。

  笺纸上洒了碎金,辛夷有些犹疑,“用这试笔?”

  “是啊。郎君您只管试,不买也不收您钱的。”寿儿咧嘴笑道。

  自家请的师傅少说也有二三十年的制笔经验,一用上就不舍得撒手了。这位郎君怎么可能不买?!

  说话的当儿又有客人进来,栓儿忙上前打招呼。

  辛夷略微想了想,蘸饱了墨,提笔写下:金似衣裳玉似身,眼如秋水鬓如云。【1】

  好字!寿儿暗暗赞叹。这幅字一定要裱起来挂在当眼的位置!

  辛夷换了支笔,落款写下无瑕二字。

  寿儿眼睛一亮。

  无瑕?!不就是无瑕公子?寿儿听香玉说过的,辛郎君曾襄助她们擒获贼匪。这也算是恩公了吧。

  那是不是该给他个恩公价儿?可掌柜的不在,他又不好擅自做主……

  寿儿左右为难,就听有人说道:“久闻无瑕公子大名,想不到今日有缘得见。”

  辛夷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位十七八岁,穿一身水色的少年郎。他不认得人,却认得那是清溪书院的衣裳。

  “某程松。”程松抱拳拱手,笑容舒朗明媚。

  辛夷忙回礼,“程郎君客气。”

  栓儿一看他俩搭上话了,赶紧搬来锦凳支起小桌。这两位俊俏的郎君就是活招牌,让人也看看来玉兰斋的个顶个都是霞姿月韵,风度翩翩的人物。

  寿儿也没闲着,奉上加了冰的蜜水,鲜果点心。最后,摆上了砚石笺纸。

  辛夷和程松相谈甚欢,两人说一阵,写一阵。辛夷又买了两套文房,吩咐寿儿连同先前那些一并送到丞相府。

  *

  入夜,月上柳梢,万籁俱寂。

  孤灯摇曳,光影憧憧。大长公主斜倚凭几,闭目养神。

  忽听吱嘎一声门响,屋中悬垂的层层轻纱掀起滔滔波纹,不过数息功夫,大长公主面前站了两个黑衣人。一个是三十余岁的妇人,另一个脸上戴着银色面具,单看身形浮凸有致,应该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大长公主懒洋洋的张开眼,“你们来了。”

  来人见到大长公主并不跪拜,而是微微俯身,算是行礼。

  大长公主的目光在少女脸上打转,轻笑道:“门主当真是能省则省,就你俩去闯证邪宫?能行吗?”她眼睛盯着少女,话却是问那妇人的。

  大长公主语带轻慢,少女的呼吸因恼怒而变得粗重,但很快就又恢复如常。

  “殿下,吾等必定尽心竭力!”妇人神情略显凝重,态度却极是恭敬。

  “并非我不信你。这么多年过去,那件东西还是没能寻回。证邪宫高手如云,又布满了机关。此去有多凶险你心中有数。我可不想事没办成,反倒又搭上两条人命。”

  妇人讪讪笑了,“吾等定能让殿下得偿所愿。”

  大长公主唇角弯弯,轻蔑道:“我瞧着这个比先前那三个还嫩呢。”

  言下之意,别拿阿猫阿狗糊弄她。

  少女是个暴脾气,眼见得花长老对大长公主这般刻意讨好,心里有些不忿。

  “大长公主可以放心,魔门说到做到。”少女微微昂起下巴,目中闪过一丝不屑。

  花长老横跨一步,将她挡在身后,“殿下,这次断不会再出纰漏了。”

  大长公主轻哼一声,“想当年,你们门主也是这般应承我的。到头来如何?岔子就出在你们自己人身上了。清理门户清了十多年,高手一个个倒下,叛徒却好端端的活着。让人不得不怀疑你们串通一气,做戏耍着我玩呐!”

  花长老一听立刻跪了下去,“我魔门岂敢对殿下不敬?”

  她跪,少女也不情不愿的跟着跪下。

  “虚头巴脑的没有意思。省点力气把正事办妥,比什么都强。”大长公主掩嘴打个呵欠。

  花长老沉声应是。

举报

作者感言

万莲生香

万莲生香

【1】出自韦庄《天仙子·金似衣裳玉似身》   金似衣裳玉似身,   眼如秋水鬓如云。   霞裙月帔一群群。   来洞口,望烟分,   刘阮不归春日曛。

2019-05-04 19: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