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去抓人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46 2019.04.23 16:32

  虽然唐炼摔了杯子,还疾言厉色的训斥刘焅,但平喜知道,陛下没真正动怒。他向乐师使个手势,貌美的舞姬踏着悠扬的乐声鱼贯而入。大殿中的气氛立刻缓和了不少。

  唐炼也顺着平喜搭的台阶下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又谈笑风生了。

  可怜剩下的十八个少年郎强忍着惶惶与不安,频频举杯说些冠冕堂皇的祝酒词。

  伴君如伴虎,家中大人诚不欺我!

  小郎君们都端着小心,唯恐再惹唐炼不悦。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小黄门进到殿中贴着墙趋步到在平喜身畔,与他耳语一阵。

  平喜认真听罢,色容一滞。

  唐炼眼皮都没抬,沉声问:“何事?”

  “回禀大家,辛郎君来不了了。”平喜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

  唐炼放下金箸,满脸关切的又问道:“辛五真叫寒瓜砸了?要紧么?今儿个太医署谁当值?”

  等叫小白顺便也把乱丢瓜果的禁了吧。真喜欢人家扔个香囊抛块帕子多好,非得砸寒瓜,要是碰上身子骨弱的,还不得闹出人命官司?!

  平喜挥挥手,止住乐声,舞姬们退至一旁。

  “回禀大家,辛郎君路遇贼人掳劫良家妇女。他路见不平,与那贼人一番激战,救下人来。辛郎君这会儿正随差役回京兆府做个见证,辛郎君说他去完衙署,自会来向陛下请罪。”

  平喜刻意拔高了声调,务求让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不愧是小白的儿子!”唐炼高兴的直拍扶手。戏文上总写侠士英勇,劫富济贫,唐炼看戏看的多,却没遇见过。

  “诶?平喜,要不你去京兆府看看,劫的是谁家娘子,那贼人打哪儿来的,辛五又是如何救人的……”

  奉旨出宫看热闹,没有比这更好的差事了!平喜眼珠一亮,垂首道:“是,奴婢这就去。”

  “快去,快去!”

  平喜走路带风,乐颠颠的去了。

  唐炼望着平喜的背影,艳羡妒忌油然而生。

  平喜是个有福的,说出宫就能出宫。

  *

  白捕头带着人回了京兆府,将此事禀报给蓝府尹知道。

  此事中涉及辛夷这位非常有力的人证,蓝府尹处理的相当谨慎。

  辛夷就比较郁闷了。他原以为车里的是姜大娘子,没成想是姜大娘子的婢女。不过,好赖他的事迹能传到姜大娘子耳朵里。若有机会再见,也算得上半个熟人了。

  “我们去绸缎庄子取衣料,回来的路上他俩突然抽出刀来截住我们……”燕三娘修长的手指指了指那俩胡人,神态自若的说道。

  蓝府尹晓得面前这位女侠是姜府的人,又是苦主,他瞟一眼鼻青脸肿的胡人,忽然有种本末倒置的错觉。

  究竟谁是苦主,谁是凶犯呐?!

  “你们……还有谁呢?”

  “香玉香梅,她俩是姜大娘子的贴身婢女。”说着手一指身后的香玉香梅。

  香玉……香梅……是她取的名字吧,取的好!辛夷唇角微弯,心里美滋滋甜丝丝的。

  香玉香梅两个小婢女手挽手,受惊的兔子似得紧紧偎在一起,两个人四只眼水汪汪的看向蓝府尹。

  蓝府尹点点头。嗯,这才像苦主嘛!

  那俩胡人难以置信的扭头睨着香玉。

  “她明明就是姜大娘子!”其中一个操着不大流利的大秦话指认道。

  另一个附和,“是是!就是她!”抬手指向香玉。

  香玉眼眶登时就红了,紧紧咬着嘴唇与他对视。明显受了惊吓,但又不肯示弱。

  瞧瞧,多可怜的小丫头!啧啧,蓝府尹甚是同情的摇摇头。

  近几年有许多来大秦做生意的胡人,出门在外总有些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例如银钱纠纷,少了货物,偷走了仆人,或是遇上蛮横的妓子,因此上头着意培养了一批会讲番邦话的捕快。

  胡人一开口,就有会讲番邦话的捕快叽哩哇啦一通警告。

  警告完,有差役来报,“蓝府尹,平内侍听审来了。”

  蓝府尹赶忙起身相迎。

  这就是桩简单的案子,皇帝陛下怎么会遣平内侍来呢?是否有何深意?!蓝府尹非常疑惑。

  他将平喜迎进大堂,命人搬来锦凳,奉上香茶,便继续审问。

  白捕头道:“他们背后必定有人指使!”

  蓝府尹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对,跟他们说,不怕他们不招,大不了所有罪名都推在他们身上。我还乐得清闲了。”

  这种大实话当着苦主和平内侍的面说太不合适了!

  白捕头轻咳两声。

  蓝府尹会意,立刻端起青天大老爷的派头,一下一下捋起胡须。

  又是一阵叽哩哇啦的对话,捕快仰起脸,向蓝府尹微微摇头。

  “他们只知道那俩是姓孙,是常州人氏。其余的一概不知。”

  蓝府尹气得跳脚,“他俩是傻子吗?不知头不知尾的就合伙绑票?”说罢,目光瞟到平喜脸上,见他面上无波无澜,专心刮着茶盏里的浮沫,蓝府尹吐了口浊气。

  白捕头一看再这么审下去可不是办法,说不定案子没问明白蓝府尹头顶乌纱就不保了。

  “敢问燕女侠,姜家与人结过仇怨没有?”白捕头温声问道。

  燕三娘等的就是这个。

  “有!就在最近,定州莫家到府中拜望,因言语多有冒犯,我们老夫人将那莫家父子逐出府去。想来莫家父子怀恨在心,意图报复。”

  平喜眼角一跳。

  逐出府的都能掳人,皇帝陛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刘焅逐出宫……还不得翻天呐?

  呸呸呸!大吉大利,大吉大利!不会的!不会的!

  先帝爷在的时候,大长公主都没兴的起什么风浪,现在更不能够。

  白捕头沉吟片刻,对蓝府尹说道:“属下这就去将莫家父子拘来,让他们认一认。”

  蓝府尹取出一支令筹递给他,话里有话的嘱咐:“速去速回。”

  换做平时还好说,而今平内侍在旁听审,这件案子就不同寻常了。若是办的不好,皇帝陛下嘴上不怪罪,心里也是要生出罅隙的。

  白捕头晓得个中厉害,丢给蓝府尹一个安慰的眼神儿,领着一队捕快们风似得刮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