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5 停一停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65 2019.05.17 21:58

  八月望日学堂就考完了试。辛夷觉着小小的孩子成日读书也怪可怜,与薛堂长报备一声,今儿个一早租来两辆车,带他们去自家田庄上玩一玩。

  既是考试,自然有人欢喜有人愁。别看小胜子素日顽皮,脑子倒是一等一的好使。他考的不赖,这会儿正安慰考糊了的同桌小胖。

  “我阿娘做的胡饼,香的哩,你尝尝。”

  同桌小胖没精打采的摇摇头,“我不吃。这几天,天天棒子炖肉,早腻了。”

  小胜子感同身受的拍拍小胖肩头,“好歹吃两口,咱们头一遭出城玩,打起精神来。”手里的胡饼往前递了递,“你也别灰心,下次好好考就是了。”

  饼皮酥脆,撒了西域香料的羊肉喷喷香。小胖子吞了吞口水,向小胜子道声谢谢,接到手里,啊呜一口咬下去,边吃边咯咯直笑。

  把他哄好了,小胜子松口气,从荷包里摸出块锤子糖填进嘴里。

  “你阿娘真好!”小胖子嘴里塞满了胡饼,含混不清的夸赞。

  小胜子低下头,嗯了声,“好是好,打我屁股的时候也挺疼。”

  小胖子没接话茬。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远处脖颈上挂着金铃的麋鹿吸引过去,“葛胜,葛胜,你看,姜太公的鹿!”

  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车厢里的孩子们轰的一声都聚了过来。

  “鹿真好看……”

  “鹿真漂亮……”

  “鹿真能吃!”小胖盯着吃草吃的津津有味的大壮,颇为艳羡的悠悠说道,“那什么草?甜的么?”

  “……?”

  小胜子叹口气,摸出块锤子糖,默默塞进小胖子手里。

  “先生,先生,你家的庄子上也有鹿么?”有个小孩高声问道。

  辛夷骑着马,目光停驻在少女秀丽的侧影上。

  她穿着蔚蓝胡服,梳着双髻,离得远瞧不真切五官,但从轮廓不难看出她很美。

  辛夷呼吸一滞,喃喃道:“晔兮如华,温乎如莹。【1】”

  小胖子眉头紧蹙,“先生说的什么啊这是?”

  阿甲纵马到在辛夷身侧,惊呼一声:“呀!那不是婢女姐姐嘛?!郎君,小的想过去打个招呼!”

  他的眼里就只有婢女姐姐。

  辛夷唇角微弯,“我同你一起!”转头对车夫道:“在这停一停,待会儿再走。”

  香玉香梅正在商量是不是该去采把枸杞芽回来给大娘子换换口味,就听有人在不远处唤她:“婢女姐姐!”

  声音有点耳熟。

  香玉心里打了个突。

  怎么听着像那个犯花痴的阿甲?!

  循声望去,小仆阿甲脸上乐开了花,骑着马往她这边跑呢。

  香玉面色骤然阴沉。

  燕三娘和白小乙的视线全都投在了辛夷身上。

  “师父,那个就是辛五郎吧?”

  燕三娘嗯了声,“可不就是他怎的。也不知是不是有心跟着咱们。”说话功夫,目光瞟向姜妧。

  姜妧和辛夷两个,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她,真美啊!

  肌肤胜雪,面如桃花。琼鼻檀口,凤眼盈春。

  辛夷的胸口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钝钝的疼过之后,噗通噗通跳的厉害。

  这位郎君仪表堂堂,当真好样貌!

  姜妧暗暗赞叹的当儿,偷眼打量。

  剑眉星目,气宇轩昂。满头乌发用皮制小冠高高束起,一袭玄色劲装,衬得他英姿勃发。

  姜妧面颊发烫,匆匆垂下眼帘。

  阿甲到在香玉面前,翻身下了马,“婢女姐姐,你们出来郊游呀。还带着饭菜呢,真好!咦,胡麻饭!胡麻饭配凉拌的枸杞芽可好吃了……”

  听到枸杞芽,香玉阴沉的脸色稍稍回暖,“你倒是会吃。”

  阿甲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嘿笑了。

  他俩说话的功夫,燕三娘起身与辛夷抱拳拱手打招呼。

  “辛郎君,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辛夷利落的从马上下来,“燕女侠,别来无恙。”

  燕三娘看向官道边上停着的两架马车,和马车里的小孩子,问道:“那是辛郎君的学生吧?”

  辛夷赧然,“是。某带他们去庄子玩。”状似无意的将目光投向姜妧,“燕女侠呢,你们要去哪里?不知是否同路?”

  燕三娘兀自太息。

  天不遂人愿。越是不想让辛夷与大娘子结识,偏偏就是躲不开。

  “哦,我与大娘子要去暮雪山庄,想来并不顺路。”

  “暮雪山庄?”阿甲颠颠儿跑过来,“与我家相公的田庄相邻。可是吕老太爷府上?旧年小的随相公去田庄时,吕老太爷还请小的们吃桑葚酒来着。”

  提起吃,绝没有比阿甲更机灵的了。

  辛夷立刻赞许的对阿甲笑了笑,便对姜妧拱了拱手,道:“大娘子,在下辛家五郎。”

  姜妧忙还礼,“辛郎君。”

  这一声唤的辛夷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辛夷情不自禁的忆及返归都城那日,他尚未见到人,就对她的温柔动听的嗓音着了魔。

  今日总算有缘得见,她比他想象的更加标致。

  思及至此,辛夷心慌意乱的冒出汗来。

  燕三娘是过来人,一看这俩人神情就知不妥,“我们还得耽搁些时候,还是请辛郎君先行一步吧。”

  辛夷默了默。

  也好。去了先送张帖子到暮雪山庄,等明日再正式登门拜访。

  吕老太爷喜欢果酒,正好庄子上还有两坛葡萄酒,这时节也该有梨子了,一并送了去。

  辛夷和燕三娘客套两句,便与阿甲匆匆离去。

  饭菜热好了,几人围坐在一起,各吃各的,也不说话。

  香玉想的是,明明她显嫩的很,怎么阿甲总是叫她婢女姐姐。

  燕三娘拧紧眉头。这下好了,千防万防的没防住不说,还成了近邻。这都什么事儿啊?!

  姜妧有些懊恼。

  方才不该盯着辛郎君看的。就算长的好看也也不应该。人家是辛相爷的公子,见识广博,知书达理。肯定得笑话她这个商户女不懂礼数。

  说不定人家已经轻看她了呢。

  燕三娘瞟一眼神情略微复杂的姜妧,以为她少女怀春,对辛夷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想劝,不知如何开口。不劝,又怕姜妧真就一头撞进死胡同里出不来。为难之际,就听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燕女侠!真的是你?!”有人唤道。

举报

作者感言

万莲生香

万莲生香

-【1】出自宋玉《神女赋》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玉寝,果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玉异之。明日,以白王。王曰:“其梦若何?”玉对曰:“晡夕之后,精神恍忽,若有所喜,纷纷扰扰,未知何意?目色仿佛,乍若有记:见一妇人,状甚奇异。寐而梦之,寤不自识;罔兮不乐,怅然失志。于是抚心定气,复见所梦。”王曰:“状何如也?”玉曰:“茂矣美矣,诸好备矣。盛矣丽矣,难测究矣。上古既无,世所未见,瑰姿玮态,不可胜赞。其始来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须臾之间,美貌横生:晔兮如华,温乎如莹。五色并驰,不可殚形。详而视之,夺人目精。其盛饰也,则罗纨绮绩盛文章,极服妙采照万方。振绣衣,被袿裳,秾不短,纤不长,步裔裔兮曜殿堂,忽兮改容,婉若游龙乘云翔。嫷披服,侻薄装,沐兰泽,含若芳。性合适,宜侍旁,顺序卑,调心肠。”王曰:“若此盛矣,试为寡人赋之。”玉曰:“唯唯。”

2019-05-17 21: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