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8 证邪宫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08 2019.05.01 19:54

  姜澈也曾旁敲侧击问过数次。姜老夫人避而不谈。逼得狠了,就摆起家长的架势。

  这次再问,姜老夫人的反应不同以往,似乎有些松动。

  姜澈想了想,道:“大人,阿婵也是我的女儿。不论她是死是活,总该得个知字才不枉我与她父女一场。”

  “木卉!”姜老夫人低喝一声,“我也是阿婵的祖母啊,但凡有一点办法,我能不认她这个孙女吗?”

  姜澈呆呆愣住。

  阿婵还活着!

  “大人,彼时阿婵才两岁,她能做什么忤逆不孝的事,令您对她这般厌弃?”言语中除了不解,还有怨怼。

  既然知道阿婵的下落,为何要隐瞒?为何要咒阿婵早夭?

  又是一轮静默。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姜澈势必要问个明白。

  姜老夫人心知再无退路,长长吐了口浊气,“木卉,你起誓,此事听过便罢,出了这间屋子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若有违,五雷轰顶。”

  姜澈一怔。随即便毫不犹豫的竖起手指,发下誓言。

  姜老夫人眼帘低垂,轻声说道:“阿婵或许还活着。可就算活着,阿婵跟我们姜家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大人……”姜澈迫不及待的追问,“为什么?”

  “此事与证邪宫有关。”姜老夫人抬眼看向姜澈,目光中充满了挣扎与懊悔,“你还记得凌仙姑吧?”

  姜澈茫然的点点头。

  “十二年前,证邪宫的宫主月胭刚成气候,就引起了名门正派的注意。凌仙姑所在的东岳观就是其中之一。那年,凌仙姑追踪月胭到在京郊堕马涧。待她赶到,宝珠遇害,尸横满地,唯有福儿一个活口。凌仙姑给福儿查验有无外伤时,遭到月胭的偷袭。凌仙姑为了福儿的安全,将月胭引到了僻静处。待她二人决出胜负,差役闻讯赶至。

  凌仙姑遣小徒把福儿送回府中。我问那小道姑另一个孩子可还安好,她回我,仅有一名女童。当时,我猜阿婵可能是被月胭带走了。我怕阿婵真的和证邪宫牵扯不清,就编了谎话,说她刚满周岁就夭折了。宝珠的事闹的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也没人去追究阿婵是几时死的。”

  “阿婵在证邪宫?”

  证邪宫和魔门有些渊源。月胭原是魔门中人,后来背弃魔门,自成一派。魔门将其视为叛徒,这些年不断派出高手去杀她,至今没能如愿。

  姜老夫人摇头,“不在。凌仙姑曾经去证邪宫探过数次,都一无所获。木卉,纵使阿婵还活着,我们也不能与她相认了。”

  “那么,宝珠的死与证邪宫有关?”

  姜老夫人还是摇头,“不能确定。凌仙姑赶到时,人已经死了。江湖事,江湖了。我们不是江湖中人,没有能力亲自去向证邪宫问个明白。凌仙姑侠肝义胆,她为了找阿婵几次潜入证邪宫,都是身负重伤回来的。这么大的恩情,我们姜家实在是无以为报。”

  “或许是姓祝的买通证邪宫也不一定。”姜澈始终认为惨祸背后的推手就是祝家。

  姜老夫人神色戚戚,“我时常在想,倘若那时我以性命相逼,或许官府能够查出真正的凶手。是我舍不下这条老命,累的宝珠含冤莫白,也累的阿婵生死不明。”

  “阿娘……”姜澈动容,“您若有个三长两短,叫我们怎么活?”

  “木卉……”两行清泪滑落,姜老夫人吸了吸鼻子,哽咽道:“这件事,我原本是想带进棺材里的。罢了,罢了。你终归是阿婵的父亲,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怕你沉不住气,去证邪宫打探,给姜家招祸。木卉,咱们惹不起证邪宫,你切莫轻举妄动啊!”

  凌仙姑去证邪宫都讨不到便宜,遑论他人。况且证邪宫杀人如麻,手段毒辣。即便姜澈心有不甘,也不会拿至亲的性命当儿戏。

  “阿娘,我发过誓了,听过就算。断不会再有其他想法,您放心就是。”

  姜老夫人抿去眼角泪珠,默默颌首。

  *

  清早给姜老夫人请安后,姜妧便回来对镜补妆。

  昨晚睡的不大安稳,她一会儿梦见没了头的吕氏,一会儿又是莫王氏歇斯底里的喊声,还有大壮那双无辜的大眼睛。

  姜妧蘸了水粉匀在眼底,丁媪满脸喜色的来在她跟前,道:“大娘子,佟掌柜派人传话,说有桩买卖等您拿主意。”

  佟掌柜是葛管事的媳妇。以前是姜老夫人的婢女,处事圆滑,算账又快又准。姜妧开铺子,特意向姜老夫人把她求来坐镇。

  姜妧微微颌首,“行了,一会儿我就过去。”放下粉盒,拿起口脂涂在唇上,就听香梅兴高采烈的说:“大娘子,要是小拙诗社就好了。”

  小拙诗社是都城贵女们做梦都想加入的诗社之一。其中不仅有丞相的女儿,还有大将军的孙女,但凡能在小拙诗社插一脚的都不是普通人。

  姜家目前能够接触到的官宦不多,姜老夫人也并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倘若藉由玉兰斋和都城贵女们打通关系,并不是坏事。

  “别太贪心,咱们的铺子才开几天,能有客上门就算不错了。”话虽如此,姜妧也暗暗希望是小拙诗社。

  众所周知,小拙诗社赠给新社员的彩头就是文房。但她们用的是百年老店尚儒阁的出品。包括砚盒笺纸笔墨等等,就连社员们素日里用的都由尚儒阁供给。连带着都城贵女们也都跟风去尚儒阁选购。

  香梅灵光一闪,道:“大娘子,不如咱们给小拙诗社的社员送上一份咱们玉兰斋的特制的笺纸,她们用着趁手,自然就回头来买了。”

  香玉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连连点头。

  姜妧默了默,“不好。送上门去,就不矜贵了。再说人家高门大宅的,纵使咱们想送,也未必送的进去。”

  香玉一听泄了气,“那怎么办呐?”

  姜妧莞尔笑道:“有麝自然香。等着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