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明白人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824 2019.04.04 20:54

  姜妧笑了,“四婶说招呼就见外了,福儿此来,一是替三弟弟向四叔四婶赔不是,二嘛……”姜妧隔着幂篱在屋中逡巡一圈,柔声道:“四叔四婶到在都城已然十多年了,赁着姜家的铺子也有十多年了。论起来,四叔四婶是我们姜家的老相识。福儿愚钝,十岁上刚刚学会开口喊人,要不早就来给叔叔婶婶问声安好了。”

  梁氏咬了咬嘴唇,没做声。

  她昨儿刚讽刺姜妧不会讲话,今儿个姜妧就活生生的站在她跟前儿,一说说了那么多。在这件事上,梁氏理亏,所以她得揪住姜成的短处不放。

  梁氏打定主意,扬声道:“二爷应承的俺们好好的,谁能想到姜家郎君二话不说就把俺们往死路上逼?姜大娘子请回吧。俺们穷苦人家也是有骨气的。等俺们寻到讼师,就与姜家郎君到衙门口见真章儿。”

  苗季一听,伸手拽了梁氏一把。

  “你说什么呢这是?”

  梁氏甩开他的手,顺便白他一眼,斥道:“你别管!”

  姜妧在屋里踱了两步,不接梁氏的话茬。

  许管事眼角余光睨着姜妧,想劝劝梁氏,未等开口,燕三娘清了清喉咙。许管事会意,抱起肩膀看姜妧如何应对。

  一般人听说要告官还不得赶紧告饶,求个宽恕。姜家大娘子怎么不急也不慌?

  她不急,梁氏有些没底。

  “上了公堂可不是以买卖大小断官司的!”梁氏语气强硬,目光却开始闪缩。

  许管事望望姜妧,又想说话。斜眼瞅瞅燕三娘和香梅,见她二人老神在在,不急不躁。许管事轻叹口气,闭紧嘴巴。

  铺子里的空气顿时凝滞,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姜妧一人身上。她却是一副泰然模样,在铺子里打量够了,视线转回到梁氏脸上,“婶婶说的不假,上了公堂凡事都讲求个人证物证,没的作假,也没的偏帮。婶婶门前放着那张摔断了角儿的桌子是成儿弄坏的,理当他赔。没有人受伤,伤的是门板,花梨木桌子,那成儿就赔给你们门板木桌。就算再糊涂的官也不能把押他进大牢,关上十年八年的不是?可这一闹,叔叔和婶婶要想做生意就得另寻铺面了。现而今,金光门这么旺的铺子不好找,就算找着了,也不知是个什么价儿了。我虽是与婶婶初初见面,可也能看出婶婶是个明白人,孰轻孰重婶婶拎得清。”

  梁氏闻言,臊眉耷眼的把头扭向一旁。

  此事闹大了,就跟姜家撕破了脸皮。更何况姜家二爷应承的不加租子也是口头上的,并没白纸黑字写下来。租契也是一年一年续的。到今年八月就满了。要是姜家不续了,他们顶多能撑到八月就得卷铺盖走人。

  走是走,上哪儿找这么合适的铺子?又上哪去找价码那么合适的渤海米?

  更何况他们在这儿住了十来年,都扎下根了,换到别处去,梁氏委实舍不得。再则,姜家大娘子从打进门一直都是温声软语,没说半句狠话。即便梁氏冷口冷面,她也不气恼。

  梁氏嘴上不说,心里是服气的。

  姜妧四两拨千斤,轻描淡写的把梁氏的气焰压了下去。许管事唇角微弯,心道大娘子话说的真够漂亮。

  “昨儿个,成儿一心想要回护于我,才会冲撞了四叔四婶,还请叔叔婶婶莫怪。”说着,姜妧向梁氏盈盈下拜。

  梁氏忙虚扶一把,道:“大娘子折煞俺了。”

  隔着幂篱,梁氏隐隐约约看到姜妧檀口轻启,柔声柔气的说道:“婶婶若原谅成儿,就给我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好吗?”

  梁氏脸上发烧,磕磕巴巴的说:“大、大娘子言、言重了。”

  姜妧莞尔,“婶婶愿意退让,既保全了我们两家相识多年的情分,也不伤和气。婶婶不止是明白人,还识大体,顾大局,可说是巾帼不让须眉。”

  一连好几顶高帽扣在梁氏脑袋上,美得她脸上也有笑模样了。

  “哎呦,俺可担不起,担不起。”梁氏睇一眼苗季,见他咧嘴呵呵直乐,便道:“你还愣着作甚,赶快烧水沏茶好生招呼大娘子呀!”

  苗季如梦方醒,“哦哦,我这就去这就去。”话音未落,人已经在几步开外了。

  梁氏指派完苗季,重新换上笑脸,“大娘子坐下说话,俺们这儿简陋,您别嫌弃。”

  姜妧也不跟她客套,退后两步坐在鼓凳上,问道:“这铺子有些年头了吧?”

  难得姜家大娘子肯赏面跟她聊家常,梁氏从旁拽过来一个小杌子,摆在姜妧腿边,笑嘻嘻的坐下,回道:“哟,说话功夫小二十年了。旧年俺们自己给墙粉了粉,粉的不匀净,瞧着一块块的,怪难看的。”

  姜妧点点头,仰脸吩咐许管事,“等阵你找人来给铺子里里外外修整修整,连带门上的匾额也换块新的。”

  梁氏一听还有这好事,赶忙问道:“俺们睡觉那屋也给整吗?”

  “整!”姜妧含笑看向梁氏,“婶婶觉着不妥当的地方尽管说。”

  姜妧大方,梁氏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吭哧半天也没吭哧明白。

  米粮铺是二爷名下的产业,大娘子说要修整,这钱从哪出?

  许管事有些犯难。

  姜妧知他心中所想,便道:“等回去我支钱给你。”

  许管事点头应了。

  梁氏自是千恩万谢,抡圆了把姜妧从头夸到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