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3 吃寒瓜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40 2019.04.26 18:53

  姜泳诧异,“阿娘,你是想让我去越州?”

  姜老夫人哈哈两声,“多新鲜呐,你不去谁去?难不成你想让云儿去?还是让我这老婆子拄着拐给你收烂摊子?”

  姜泳一听脸都白了,“不敢,不敢!可,可我……”平时打理那些产业有许管事出面,姜泳并没真正跑过生意,姜老夫人甫一提起,难免忐忑。

  “你能去南齐花钱,就不能去越州赚钱?你说说你,这些年花了家里多少钱了?哪次不是一两千贯?我不心疼钱,我心疼于氏。我要是她,早就不跟你过了。她以前多软的性子,愣是从面疙瘩磨练成了金刚石。你怎么就不知体谅体谅人家?好好做个人?!也给成儿做个榜样?!”

  这次,姜老夫人说的每个字都入了姜泳的心。

  他不禁回想起刚成亲那会儿,于氏还是个伶俐活泼的小娘子。那时的她,不笑不说话,整天都是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这么多年过去,于氏变得唠叨又爱计较。

  可这能怨于氏么?当然不能。

  是他的所作所为把于氏变成了现在这样。

  昨晚,姜泳觉得自己愧对大兄,此时,姜泳又对于氏满心歉疚。

  “阿娘,我去。”姜泳抬头,坚定的看向姜老夫人,“孩儿不仅要为姜家挣钱,也要给姜家挣脸面。从前您不与姓祝的争,那是因为家中只有大兄支撑,势单力薄。现在孩儿也要出力,绝不会再让姓祝的爬过咱们的头去。”

  老天开眼了!

  姜老夫人险些掉泪。

  “阿娘,我这就去找葛管事,速速起行。”

  “好!好!你快去吧。”

  过年都没今天这么开心。姜老夫人吃茶都能吃出蜜香来。

  *

  傍晚,唐炼在大兴殿批阅奏折。

  殿门轻轻开启又轻轻合上。

  平喜蹑手蹑脚来到唐炼跟前,寒瓜清亮的甜味随之飘散。

  唐炼抬头,正撞上平喜一双笑眼。

  “大家,沙瓤的寒瓜,您尝尝。”

  寒瓜去了籽切成小块放在白玉碗里,红的鲜艳,白的剔透。

  唐炼搁下笔,怨怪道:“你怎么现在才回?”

  皇帝陛下想他了?平喜心里暖烘烘的。

  “回禀大家,是这么回事……”平喜搁下玉碗,从他到京兆府讲起。

  “白捕头查到莫家父子投宿的客栈时,他俩已经退了房。白捕头便认定此事与他二人脱不了干系……”

  “那到底抓着人没有啊?”唐炼嘴里含着半块寒瓜,含混不清的问:“姓姜的那户人家又是做什么的呢?”

  “白捕头已经派人在城门口设卡,必能抓到莫家父子。说起姓姜的人家……”平喜顿了顿,道:“十多年钱,京郊那桩惨案,姜家是苦主。姜家长媳连带和仆从二十七口都没了性命,独独活下个两岁大的小丫头,也就是姜家的大娘子。

  今儿个莫家父子原本想要掳劫的正是姜家的大娘子。好在阴差阳错的,那贼人点错了相,把姜大娘子的婢女误认为是她。”

  听到这儿,唐炼沉默了。

  那桩旧案,他记得清清楚楚。

  二十七条人命,就那么没了。他乃是堂堂大秦皇帝,却连凶手都抓不到。负责查案的更可恶,不好好找线索破案。居然避重就轻的剿山匪,一直剿到了常州去。要不是他下令拦住,说不定能闹到西域。

  丢人丢到家了!

  唐炼为此自责了好多天。他愧对姜家,更愧对那个小小年纪就没了亲娘的孩子。

  或许,冥冥中自有注定。

  时隔十二年,那孩子险些遭贼人毒手,这是上天给他的弥补过错的机会吧。

  “明儿下了朝,叫老蓝来见我。”

  平喜应了声是。

  一小碗寒瓜见了底,唐炼意犹未尽的擦去嘴角残汁,问道:“你还去别的地方逛游了?”

  平喜面上一红,“回禀大家,辛郎君请奴婢去彩霞街夜市喝了碗馄饨。这寒瓜也是辛郎君孝敬您的。”

  还去夜市了?!

  唐炼眼泪都快下来了。他多少年没逛过夜市了。平喜岂止有福,他是要上天呐!

  “老张馄饨还在么?”

  “在!在!我们就是奔着老张去的。他家的三鲜馄饨真不错。薄皮大馅,汤清味美。价钱还特别公道,我和辛郎君加上他的小仆三个人拢共花了十二文。除了馄饨还加的小菜和玉柱,吃的饱饱的呢。”

  平喜俩眼锃亮。

  这样说来,价钱和十多年前是一样的。唐炼还是茂王的时候,去吃过老张馄饨,确实不错。唐炼深感欣慰,“那寒瓜呢,多钱一个?”

  “三十多个瓜,花了一百五十文。”

  “一百五十文?贵了!贵了!”

  唐炼顿觉自己治国不力。为什么没人掷寒瓜给漂亮的小郎君?因为贵啊!要是两文钱一大车,把人埋瓜堆里都不心疼。

  “大家,辛郎君不光买瓜,他是连板车一起买的。”

  “板车?”

  丞相府是不是缺钱?要不改天赏小白辆马车吧。

  平喜一看唐炼的神态,就知他想岔了。

  “辛郎君心善。那卖瓜的是祖孙三人,瓜没卖完,他们就得找间便宜的客栈投宿。好巧不巧的,板车还坏了,等卖完了瓜就得找间打铁铺子修理,也不知得修几天。两笔开销加一起,卖瓜的钱就算能剩也不多了。辛郎君知道这事,索性连车一块买了,叫他们早早出城回家去了。那些钱足够他们买新车的了。”

  唐炼闻言,心情大好,“辛五不错!是个好孩子!”话音没等落下,唐炼就不开心了。

  这么好的少年郎,不能当他的女婿。

  哎,再好都是人家的。有什么可高兴的?

  唐炼闷闷的叹口气,拿起奏章看了起来。

  *

  姜澈醒转不久,仍宿在松鹤院的厢房里。

  掌灯时分,姜妧和称心还有小吕氏围坐在床畔。

  “想不到我昏睡这几天家里发生了不少事。”姜澈嘴唇见了血色,眼睛里也有了神采,显然是大好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抓着姓莫的。”小吕氏给姜澈喂完了药,攥紧帕子帮他印印唇角。

  姜澈蹙起眉头,“要是他俩逃出都城,就得下海捕公文缉拿,所费需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