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 前尘事

庆春泽 万莲生香 1798 2019.03.29 19:05

  前尘往事,哪堪回首?

  想当日,燕三娘的夫君被仇家杀死。燕三娘葬了夫君,一路追踪那人来到并州。连日奔波,再加上心神俱疲,江湖人称夺命追魂青莲燕的燕三娘居然着了小毛贼的道儿,被扒去了钱袋。以至于吃饭没钱会钞被酒店掌柜当着众食客的面前,好一通贬损。

  燕三娘空有一身好武艺,却不能施展。

  这一幕恰巧被吕氏见到,便拿钱为燕三娘解了围。

  彼时,燕三娘夫仇在身,不能报答吕氏恩情。她把永阳坊姜家记在心头,只等到报完仇再报恩。

  燕三娘费了好一番周折,终于手刃仇人,已经四年过去。待她到在都城,惊闻吕氏横死噩耗。燕三娘细细打听来龙去脉,以为其中必有内情。她当机立断,自荐到姜家为奴为婢,侍奉吕氏唯一的血脉——姜妧。

  姜老夫人见燕三娘非是寻常人,认真问个究竟。

  燕三娘便将当日如何受吕氏一饭之恩和盘托出。姜老夫人知她是要全了信义,就做主叫她与姜妧师徒相称。然而,燕三娘并不以师父自居。

  灯柱上燃着儿臂粗的红烛,光焰涌动,温暖且耀目。小小的园子,被这烛火映衬的愈发娇丽,别有一番风韵。

  燕三娘收回视线,也一并收回了对亡夫的思念。

  “怪我走的匆忙,没给那大师留下几贯钱,好让他在路上花用。”燕三娘吃过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亏。是以,她由衷担心那僧人。

  姜妧噗嗤一声乐了,“三师父,出家人不存财物,全靠化缘。就算你肯给,大师也不能受。”

  燕三娘弯起唇角,道:“是了,我倒是越活越糊涂了。”

  说罢,就听身后脚步急促,燕三娘转头望去,是香梅寻了来。

  不等到在姜妧面前,香梅急急说道:“大娘子,三郎君又闯祸了!”

  大壮臀宽,阻住了香梅的去路,急的她怀抱着莲蓬衣在大壮屁股后边直跳脚。

  又闯祸了?!

  姜妧秀眉微颦。

  “成儿现在何处?”

  “松鹤院。这次是连翘姐姐使人来报的信。说是三郎君在院里跪着,许管事一人在正堂向老夫人回话。”

  连翘是怕姜老夫人动怒,想让姜妧去松鹤堂帮忙劝慰。

  大壮向后睨一眼香梅,晓得自己挡了她的道儿,偌大的身子往旁边偏一偏,让出去路。

  香梅赶紧趋步到在姜妧面前,将莲蓬衣给她罩在肩上,“大娘子,这都戌时了,老夫人有事却不能等到明儿个细问细查,想必三郎君捅的篓子不小。”

  姜妧颌首问道:“成儿去金光门米粮铺赔礼道歉,怎么就能惹出祸来?”

  香梅茫然的摇摇头,“婢也不晓得。”说着,将莲蓬衣的绳结系好,“大娘子若是为难,婢就去松鹤院回了连翘姐姐说大娘子已经睡下了。”

  姜妧扶了扶鬓边的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金簪,道:“她派人来传话和二婶娘可不一样。二婶娘是想让我替成儿说项,连翘则是忧心祖母康健。”她拢紧莲蓬衣,带上香梅往松鹤院去了。

  姜成直身跪在正堂外边,于氏略微俯身,压低声音,问他:“你倒是说句话啊。究竟怎么回事?你去之前不是应承的好好的?不管苗季怎样,你笑脸迎人就行了。这点儿委屈你都受不了,将来怎么成大事?”

  于氏只道姜成从金光门回来就万事大吉了。她特特命人预备下好酒好菜,给姜成压惊。哪成想,酒菜还没上桌,便得了姜成闯祸的消息。

  于氏来了一看,这回连正堂都没进去,直接在院子里跪上了。于氏欲哭无泪,人家养儿子,她也养儿子,她家这个分明是讨债来的。

  姜成嘴角一拧,赌气说道:“儿成不了大事,也不想成大事!”

  于氏叫他噎的翻了个白眼,掐起腰刚想数落,眼角余光扫到姜妧的身影。于氏立刻闭紧嘴巴,扭头看去。

  院内院外灯火通明,将正堂前映照的宛如白昼。于氏觑起眼睛,但见姜妧松松挽着发髻,身披檀红莲蓬衣,随着她莲步轻移,鬓边金簪上的蝶翅微微颤动。

  福儿越来越像嫂嫂了。

  思及故人,于氏不禁眼眶发热。

  吕氏性情温婉,不论对待下人,或是姜老夫人,从来都是不笑不说话。那样好的人,为何下场那般凄惨?!

  于氏愣怔间,姜妧在廊下向她屈屈膝头,便匆匆进了明间。

  许管事尚在正堂回话。胡医女怕姜老夫人动怒,也一同陪着。连翘借换热茶的功夫,来向姜妧回禀。

  “老夫人面上不见喜怒,就是静静听着。”连翘欲言又止。

  姜妧睨一眼香梅,香梅会意,道:“连翘姐姐使人传话,大娘子想都不想就来了,就是念在连翘姐姐一心为老夫人着想。连翘姐姐心疼老夫人,大娘子又何尝不是呢?要是有话,姐姐不妨直说,大娘子不知头不知尾,也帮不上忙不是?”

  连翘赧然。思量片刻,便道:“婢听许管事讲述前因后果,以为错不在三郎君。三郎君是为了回护大娘子,才掀了米粮铺的桌子。”

  姜妧眼角一跳,难以置信的反问:“成儿为了我掀桌?”

  连翘点头如捣蒜,“嗯,许管事是这么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