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回姜府

庆春泽 万莲生香 2008 2019.03.17 14:23

  燕三娘朝老黄的背影闷哼一声,转头看向僧人,面带恭谨的安抚道:“大师受惊了。”

  僧人双手合十,摇了摇头,不言不语。

  燕三娘以为他是哑子,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两手一抱拳,向僧人自报家门。

  “在下青莲山燕三,现寄居在城西永阳坊姜府,听候姜大娘子差遣。大师若不嫌弃,可随我去府中稍作歇息。”燕三娘刻意放缓了音调,态度甚是亲和。唯恐吓着僧人。

  僧人还是摇摇头,向燕三娘微微俯身以示谢意。

  燕三娘也不强逼,道声“大师珍重”,便赶紧去寻姜妧。

  香梅和姜妧刚刚到在车旁,就听前面马鞭声渐起,心知定是燕三娘将事体料理妥当了。

  香玉见姜妧折返,忙跳下车趋步迎上,问香梅,“如何?”

  香梅嘴角一撇,气呼呼的说:“别提了,那老黄好没道理。真是个能讹就讹,能诈就诈的市井儿!”

  香玉睨一眼徐徐前行的马车,又问:“三师父呢?”

  “大娘子让三师父拿钱给老黄了事。这不嘛,他收了钱遂了心,就让人走了呗。”

  香玉哦了声,忖量片刻,道:“那老黄赁的是咱们的铺子,何必给他钱?斥他几句,他不也得老实受着?”

  香梅神情肃然,目光瞟向姜妧,道:“大娘子自有主张。”

  香玉嘴一撇,哼道:“来年加他的租子,好好整治整治他!”

  在姜妧面前,香玉从来都是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从不藏着掖着。

  闻言,姜妧顿住脚步,“一码事归一码事。我给他钱皆因不想往来路人耽搁时辰。怎能公私不分,明着给出去,暗里取回来?更何况租约上白纸黑字写着多少就是多少,断没有说加就加的道理。姜家组训:无商不尖,可不是无商不奸!”声儿依旧柔柔糯糯,却能听出姜妧十分不悦,“盗亦有道,商也有商道。和气方能生财,把人逼到死角,等同于断了自己的后路。这些浅显的道理,祖母每天不知念叨几多次,你怎的一点都不往心里去?”

  香玉肩膀一缩,小声求饶,“婢子知错。”

  姜妧恨其不争,轻声喟叹,扶着香梅的手上了车。

  姜妧的无心之语,恰巧入了无心人的耳。

  倚在引枕上读书的辛夷断断续续听到姜妧所言,忍不住撩开车帘,循声向旁边望去。但见一角柔似烟雨的妃色缭绫在眼前轻轻晃两晃,那人便进到车内。辛夷心生不甘,再看过去,奈何车窗紧闭,只余朦胧侧影。

  能有这般见地,姿容必定不俗。辛夷暗想。

  小仆阿甲顺着辛夷的目光瞄了两眼,轻声道:“那是姜大娘子的鹿车,可着整座都城也找不出第二辆。”

  姜大娘子……

  辛夷唇角微弯,默默记在心里。

  姜妧从暮雪山庄动身,姜家这边得了信儿,上上下下都为此忙碌。

  丁媪换了身簇新的褂子一早就在大门口候着。她一会儿看看天色,一会儿抻长脖子向前张望,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

  阍人老方给她搬来条凳,用衣袖拂去上面的浮尘,“大娘子许是在路上耽搁了,你坐下歇会儿。”

  丁媪满面焦灼,“小乙匆匆把话带到就赶着出城去催促阿郎星夜回返,我心里记挂着,一宿都没睡好,翻来覆去都在琢磨这事儿。大娘子可别是在山庄受了闲气才急着回来让大爷替她做主。”

  白小乙是孤女,燕三娘见她可怜就将其收做徒弟,教她功夫。细说起来,白小乙也不一般,她天赋异禀,徒步能一日往返三百里地,比骑马都快。

  老方嘿嘿笑了,“你这话说的,大娘子不管是在姜家还是吕家都是众星捧月似得人物,再说亲家翁最是宠爱大娘子,怎会给她气受?”

  他这一说,丁媪神情略略松缓,退后两步在条凳上坐下。

  老方继续说道:“我琢磨着,准是大爷年下带商队去到并州,一走好几个月。大娘子挂念阿耶,想快些与他团聚,才命小乙跑这一趟。”

  近两三年,姜妧的外祖吕甫身子不大硬朗。一来他思念爱女,二来到现在没能查到害死吕氏的真凶。吕甫为此终日郁郁难欢。姜澈视吕甫若亲生父亲一般,但他忙于经营,不能时常相伴左右,为吕甫宽心舒怀。于是就吩咐姜妧替他多尽些孝心。

  丁媪颦了颦眉,叹道:“哎,要不是大爷和老夫人悉心照顾,可能大娘子现在都不能开口讲话呢。”

  年幼的姜妧眼睁睁看着吕氏等等二十七人做了刀下鬼,受了惊吓。被人寻到时,外伤内伤都没有,但她就是一句话都不肯再说了。

  当其时,姜澈和吕氏成婚才刚满四年光景。少年夫妻,琴瑟和谐。原指望相守到老,到头来却是阴阳阻隔。曾经精灵聪慧的小女儿,变成了无知无觉的木人。姜澈肝肠寸断,恨不能随吕氏一同去了。但为了姜妧,姜澈强打起精神,终日陪她说话玩耍。

  为了能使姜妧恢复如常,姜澈、姜老夫人不知倾注了多少心力。个中艰辛,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

  那些心酸的往事就好像发生在昨日一般,历历在目。老方也摇头叹息,“所以说,大娘子从小经受那许多磨折,谁还舍得再让她吃半点苦头?”

  丁媪眼角湿润,应道:“是啊。好在最难的时候都过去了……”

  话音未落,耳听得鹿铃轻响。

  丁媪喜上眉梢,“大娘子回来啦!”说着,麻利的站起身。

  老方赶忙撤了条凳,拿扫帚又将门口扫了扫。

  鹿车拐进巷子,缓缓前行。丁媪等不及了,快步迎上去,隔着车窗絮絮的说:“大娘子路上可还顺当?老夫人命人在松鹤院摆了饭,有大娘子爱吃的醴鱼臆和燕菜牡丹……”

  丁媪掰着手指头给姜妧报菜名的当儿,鹿车入了姜府大门。姜妧打开窗,撩起鲛纱帘笑盈盈的看向丁媪,问道:“嬷嬷一早就出来候着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