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试炼求生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能否告知

试炼求生记 南珠鱼 2235 2020.03.10 19:00

  李云苒杵在原地,盯着树干上的黄色果子,一脸阴晴不定。

  抢吧,估计这些树枝得发疯。

  不抢吧,又咽不下这口气。

  明显是宝贝儿的东西,傻子才不拿!

  所以抢一定是要抢的,而她要考虑的不过是自己怎么抢,才能不被树枝抽死吸干。

  李云苒思索了片刻,决定先走到树林边缘,再出手。

  这样一来,即便树木丢了果子发疯,李云苒还能有机会逃到树林外,躲开攻击。

  于是,李云苒打开神识,沿着各棵树之间的一线天慢慢往一个方向挪,就跟走钢丝是的。

  ……

  ……

  ……

  密林某处,枝叶颤动,树枝横甩,一群学生狼狈逃窜,一个个身上脸上都挂了彩,甚是狼狈。

  啪!咻咻!锵锵锵……

  “妈蛋!根本砍不断!这还怎么打?”

  “糟糕,我的剑断了!谁还有多余的武器?”

  “嗷!痛死了,该死,这些树枝居然会吸人血!”

  “段飞,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大家不要放弃,我们只要沿着一个方向,一定会走出这片树林的!”被唤作段飞的少年挥刀狠狠将甩至身前的树枝砍断,抽空喊了一句,紧接着又砍向另一根树枝。

  “我们跑了这么久,灵气都快被这些树枝给消耗完了,根本就撑不下去了!”

  “对啊,我根本就没有灵气了,啊!救我!啊……段飞!救我……”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在众人耳边想起,几乎能撕裂他们的耳膜。

  众人寻声看去,登时,“咝咝”的抽泣声此起彼伏。

  只见呼救的那人,此时已经被多跟树枝缠绕住,卷到了遮天蔽日的树叶中,充盈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转眼便成了一具人干。

  连出手抢救的时间都没有。

  “该死,这些树枝居然真的是在吸人血!”一人喊道。

  ““啊,我不参加考验了!我要回家!呜呜呜……””一个小个子少女当即掩面哭泣,对于身边的战斗已经全然不顾。

  显然精神已经崩溃了。

  似乎是被这个少女感染,原本还在与树枝抗争的其他几人,动作一滞,有的速度甚至开始变缓。

  段飞见状,不禁着急,正想说话,不想变故再次陡生。

  就是众人稍微迟缓的这一瞬间,掩面哭泣的少女又被树枝卷走,适才恐怖的一幕再次发生,少女眨眼也成了一句干尸。

  “振作点!你们都想死吗?”段飞连忙大呵,将众人的注意力从死去的少女身上拉回,“继续战斗!跟我跑!”

  说罢,他运起灵气灌入长刀,脚尖一点,跃至几人头顶之上,将四周飞甩而来的树枝尽数斩断,将众人救了。

  随后落地,他面色有些发白,手臂发麻,而虎口已经鲜血淋漓,显然也很不好受。

  不过相对于被吸成人干,这点伤他还是能接受的。

  “看到没有,这些树枝并非不可战胜。”段飞又道,同时再次挥刀劈砍,“不想死的就跟我来!”

  众人见状,不由精神一振。

  是啊,在这片吃人的树林中,若是稍微显露出一点软弱,就会命丧当场。

  拼一下还有活路,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之前,大家都自认为是脱胎境的天才,对于排名在第三的段飞并不如何服气。

  然而,他刚才显露出的那一手,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做到的,至少他们当中无人能做到。

  对于有这样的高手带领,生存的希望似乎也更多一些。

  剩余的几个学生,也不在废话,跟着段飞,往前就是干。

  半个时辰后,本来就只剩下六个人的队伍,此时只剩下四人。

  刷刷刷……

  锵锵锵……

  “段飞,我们真的不行了……呼,呼……”一个大个子少年吭哧吭哧的大喘气,机械的挥舞着手臂。

  “再坚持一下!”段飞手上动作不停,头也不回道,“前面就是出口,我已经听到水声了!”

  闻言,余下的三个学生当时眼泪就要留下来了。

  “段飞,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十二次了……”一个魁梧少年哀嚎道。

  “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另一少女附和。

  “这次是真的!难道你们没听到吗?”段飞动作一滞,随后立即沿着原先的轨迹继续劈砍,若不注意,还真没人能发现,他又道,“而且都到这份上了,除了继续往前,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吗?”

  语气中透出了些许无奈……与绝望。

  说实话,若不是组成队伍活命的希望更大,段飞根本就不想废那么多口舌,没看到他除了血快流干以外,嘴唇也干裂了吗?

  是啊,段飞说得没错,除了继续,他们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望着眼前那些张牙舞爪的枝条,心中涌起一波又一波的绝望。

  不再废话,四人沉默的机械挥刀,眼眸中的色彩一点点的暗淡下去。

  忽然,队伍中剩下的唯一一个少女眼睛猛地睁大,不可置信的望着一个方向,惊呼:“你们看!那个人怎么没有树枝攻击他!”

  闻言,其他三人军事一愣,转头望去。

  只见约莫离几人三四十米的地方,一个灰头土脸满身血迹的人,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在树林间慢慢挪动,嗯,勉强能说是如螃蟹般行走吧!

  而且,就如少女所说的那样,没有枝条攻击他!

  此时那人行走极慢,有点走走停停的意思,不知道的人,手上不知道拿着什么,不时往嘴里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逛街呢。

  登时,段飞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们这拼死拼活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同学,能否告知我们,你是怎么做到的!”段飞边挥刀边冲远处喊道,脚下的步子也调转了方向。

  远处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云苒。

  照理说,李云苒作为前二十名,很少有人不认识她。

  特别是段飞,同为前二十,就更没有认不出的道理。

  当然,这其中有距离较远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

  李云苒做了伪装。

  此时的李云苒一身夜行衣,头脸几乎被黑布裹住,唯一露在外边的眼睛,周围的皮肤也全是灰尘和血迹。

  莫说是这些同学,李大江来了都认不出来!

  李云苒用感知,在百米的位置就发现这几个学生了,此时是故意靠近几人的。

  现在听到段飞的呼喊,她眼中满是笑意,慢吞吞的脚步终于加快,迅速朝段飞几人靠近。

  片刻后……

  “同学,你是怎么做到的?”段飞再次出生寻问,对着距离他们不足十米的李云苒再次问道,“能否告知?”

  “好说好说。”李云苒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黄色果子都拿出来,包起来扔给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